[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陈永苗:南周事件发酵了“改革已死”共识
(博讯2013年01月09日发表)

     来源:参与 作者:陈永苗
    
    
    
    
    (参与2013年1月9日讯)自从游精佑等三网友案件在福州街头来自舆论界的最大规模街头行运动以来,已数年没有接班了。有人发起了微博头像更换为“南方周末”,响应者廖廖无几。不像腾讯微博头像“莺歌海”换了极多。说明民生革命附带自由的路径,才是国道。
    
    前几日网友们聚集南方报业大院门口,是举菊花,是哀悼改革之死,南周之亡,而不是支持你们一惯的改革立场。切莫错觉收割。如诗人潘婷等不少微博公开说南周之死。南周若新生,也需在改革立场之外。
    
    万圣书园老板刘苏里说,“改革已死,这是共识……信不信由你。” 新浪微博“郭东翔”说,权贵集团高叫的改革只不过是旧欺骗的终结,新的更大欺骗的开始。醒醒吧,改革已死!新浪微博“我的时光”说,看了南方事件,深深悲哀,改革已死,黑暗降临。
    
    新浪微博“中山首里”说,改革死于49年,而非死于13年。49年的后若存改革无非就是倒行逆施。譬如呆表大会,公社化,公私联营。它们所有的改革,不为破旧立新,而是为巩固执政,世袭罔替。所谓的开放也是经济有限自由。我敢说49后跟78后就像两坨屎,哪坨其实都不能吃。
    
    新浪微博“黑色的眼睛小屋”说,1:炎黄春秋被关闭和南方周末被代笔及南方周末记者被禁言三件事情看绝对不是孤立的。出现这样的事情我认为是好事,让秀提前结束使之前限入新政梦的人该醒了。2:共识只有一个:就是回归中华民国国体和政体上来一缆子解决大陆现有的政治和经济灾难。惟有此中国才能走上复兴 。
    
    新浪微博“张航_Sherlock”说,时至今日,我已彻底明白,今日微博的力量只能解决发生在全国各地的辛酸个例,却永远无法对体制和意识形态产生影响。民众人权意识的觉醒,本质上是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自由派,民宪派,直至一般民众为争取民主宪政所产生的任何行为,最终都会成为保守派行为合理性的最有力的佐证,局面只会不断的倒退。
    
    我终于也看到清华大学孙立平教授,从一惯的北京出租车司机水平,开始屁股挨到教授的位置。他发微博说“我们是不是该放弃改革话语,换一种新思维了?
    
    “改革已死”让改革的受害者和8090后与改革受益者与四五一代平起平座,凌驾他们之上。一句“改革已死” ,就会责任倒置,需要拿出实质性的东西,才能证明自己不是说谎,迫使他们破釜沉舟。主客体地位发生了乾坤颠倒。后者成了被告。
    
    我接受希望之声采访时认为,《南方周末》之所以得到各界人士的持续支持和声援与中国民众对宪政的渴望有关。我还发现,在这场与官方的微博攻防战中,普通民众成为声援南周事件的主角。
    
    我说“新一届领导人上台,大家对最新的领导人有期待、民众对宪政的渴望是有关系的。庹震的行动是让大家非常恼怒的行动,他在历史的大潮流里面,做了一个逆向的工作,那大家所有的力量都联合起来去剿灭他。有一个微博的博友说,他在这个世界里面觉得真正让他兴奋的就是有颠覆的感觉,好像原来都是不敢做的事情、学者来做的事情,现在普通人也可以做了,也可以参与进去。很容易的感觉这场运动的主角完全是微博的博友跟民众。”
    
    我说我感觉发酵到今天,南周事件的主角是微博博友,是民间力量,南周成了被利用被消费的对像。就像二十来年前八九学生运动,对胡耀邦之死的征用。
    
    改革派,中共专制的基因残留很多,其表现就在于自己以为自己相当干净了。精神分裂症患者到了自己以为自己不是精神病的境界,你说有多严重呢。
    
    新浪微博 “rifle76”说,南方系和当局,现在是在吵架分居,存在和好继续过日子的极大可能。作为民间力量,要顺势撺掇她离婚,实在不行,还应怂恿其谋杀亲夫。若是床头打架床尾和,则意义廖廖。
    
    南方大院内外有别,这不仅仅是受限制南周人立场,也是官方的立场:境内外不同。在官方划分敌我中,南周人和民间都是次要的,附属的,南周人是官方青春期叛逆的儿子,民间是海外势力小马仔。改革派,不管你如何成为社会名流,可是在政治中,是不存在的。民间得带着南周人玩,设置议题,彰显民间主体性。就承载政治性而言,坚守体制内改革媒体,相当于在城内吃一座山那样的甘蔗渣,还不如荒郊野外随手捡到的一根甘蔗含糖量更高。 我判断的是结果,认为他们是无用功,不对他们进行任何道德判断。爱洗煤炭就洗去,我只说洗不白的。
    
    在微博的话语中,在自媒体中,南方系南周终于清晰为民间的远房亲戚,而不是民间本身了。
    
    区分好武器和旗号立场。黒格尔说武器表达了战斗者自身的实质。革命与改良的范式争论中,过去认为革命有害无门。其实什么是方便在手的合适武器,往往决定行动者的旗号立场。革命无门是革命派的弱点。我看到很多革命派上街了,往往打着改革派的旗帜,如新闻自由,作为武器,与自己立场有一定冲突。要强调仅仅是武器。 可以这么说,如果革命派上街了,不以民国为武器,那么则一定被当作改革派,就像广州南方大院门口发生的。
    
    不骂掌权者,专骂公知,这是一种能塑造未来的批判方式,也就是揭开了一个公知的幻觉,掌权者可以骂得变好了,不相信话语权动不了公权力。如此,将掌权者在我们的世界里开除。这是耶稣的政治立场。张麻子说,没有你对我很重要。
    
    如果你卖力地批判掌权者,恭喜你,你是专制的好基友,你在批判中膨胀的是你的权力欲,你幻觉自己取而代之,口头禅是“我党”。当我不批判时,但需要面对它时,我就解释它。解释比道德批判爆发的能量更大。要骂就骂马英九去,别好像和习近平很熟悉的样子,你是一个屁民。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3/01/20130109114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