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铁流:从“蓄鬚誌哀”与换发第二代身份证的麻烦说起
(博讯2012年12月16日发表)

     来源:参与 作者:铁流
    
    
    (参与2012年12月16日讯)汤雨是通过写文章在网上认识的朋友,从声音说话判断,似乎是个血气方刚的中年人,可今年三月我去昆明游玩,相约饭聚聊天。一见是位长鬚老者,甚犯疑虑。可他朗朗一笑说:铁流先生,我就是汤雨,小你八秋,今年整七十。
    
    我看着他胸前一绺黑黑的长鬚发呆,未待提及,他自个儿说开了:我是安徽省怀远人,自家父去世之日起,开始蓄鬚誌哀,至今已七载余。哦,我立即肃然起敬!在世风日衰的今日,难得有这样哀父的孝子。我们四川缅怀亡父母,在头左蓄一撮长发,俗称“偏毛根”,他蓄鬚,同一理也!
    
    生命父母给予,古语有“百行孝为先”。
    
    1949年后毛泽东夺得大陆天下,从此推行“阶级斗争”的治国纲领,所谓“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斗得来天怒人怨,遍地孤魂野鬼,毛竟然笑颜逐开:东风压倒西风,革命形势一片大好!于是,妻子检举丈夫,儿子公然踢打父亲,被毛连口称颂:思想进步,敢于和父母划清政治界线。它所谓的政治,就是“黑治”、“阴治”、“邪治”,全是他妈整人害人的东西,没有点起码的良心人性,中国怎么不群魔乱舞,道德滑坡?想不到劫后的中国竟有如此这样的守道重孝之人?
    
    此后我与他成了很好的文友。
    
    中国有句俗语,叫“好事多磨”。想不到他的重孝守诚的“蓄鬚誌哀”,竟蓄出麻烦来了。他说,两年前的清明节,他由昆明专程回乡掃墓,并前往派出所办理二代身份证。警员要他先行剃鬚,否则无法拍照换证。他是个明理守法的人,认为此言有悖法律,当即拒绝,并请警员拿出有关法律条文。警员请示县公安局后,答复是:按公安部的相关规定,必须剃去鬍鬚才能换发新的身份证。他只好暂时使用旧证,抱憾而返。
    
    明年是公安部规定国人换发第二代身份证最后的一年,他必须换,但不认同去鬍鬚。近日他给我来信说:近期拟为胡子事去北京,我因留胡子,不能办二代证,为此,于今年元月投诉到公安部!但时近一年,居然不给具体答复,网上查询,-直是“处理中”,旧证即将作废,公安部如此不负责任,实在令人不解!为维护人权,我拟聘请律师起诉公安部不作为!已做好了到天安门广场扛旗讨权并被抓投入黑监狱的准备!先生如有暇关注此事,则我之大幸!如遇不测,还请先生代为申张正义。”
    
    我认为留髪蓄鬚乃个人之事,也是个人人格的自我选择,碍不着国家法律法规,公安机关不能以换发身份证为由,强行公民去鬚,这是公然漠视公民的人格人权,是违犯宪法的行为!与习总书记近日讲话大相径庭。
    
    习总书记说:“全面貫徹實施憲法,是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的首要任務和基礎性工作。憲法是國家的根本法,是治國安邦的總章程,具有最高的法律地位、法律權威、法律效力,具有根本性、全局性、穩定性、長期性。任何組織或者個人,都不得有超越憲法和法律的特權。一切違反憲法和法律的行為,都必須予以追究。”
    
    我支持朋友汤雨先生的正当维权行为!届时会去天门广场助威呼应,不信会抓捕进“黑监牢”?不相信大清朝篾视汉族的成规陋习会在今日重演?据云,满清入关后召令天下:汉人必须去发!否则留发不留头,或留头者不留发。
    
    曾几何时,满清倒了,而今全已汉化。
    
    翻查历史,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代国家副主席张澜、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沈均儒两位先生,皆蓄长鬚而登上天安门城楼参加开国大典。试问,若现在两位先生健在,,如去换发二代身分证也去长鬚么?我断然绝无有警员敢如此拒绝
    
    大家经常讲维护人权,汤雨先生维护“蓄鬚誌哀”的长胡子,就是维护人权与人的尊严,而且是真真实在的人权和尊严,望国人能关注此事。
    
    2012、12、16日北京
    
    
    
    附汤雨先生致公安部部长函。
    
    尊敬的孟部长:
    
    您好!
    
    公民圣雨,,现年七十岁。自家父去世之日起,我开始蓄鬚誌哀,至今已七载余,从未打算再行将長鬚剃去。
    
    两年前的清明节,由昆明专程回乡掃墓,并前往派出所办理二代身份证。警员要我先行剃鬚,否则无法拍照换证,我当即拒绝,并请他拿出有关法律条文。警员请示县公安局后,答复是:按公安部的相关规定,必须剃去鬍鬚!为此,我只好暂时使用旧证,抱憾而返。
    
    鉴于旧证将于2013年元月废止,我势必还要为办二代证踏上万里归途——我是-个上了支架的心脏病患者,往返不易,很怕长在嘴巴上的白鬚再次成为办证的阻力,故,致函部长阁下,并请拨冗审阅如下意见:
    
    一,我巳是垂暮之年的老人,留鬚应该属于我个人的权利,做为公安机关理应依法办事,而不应随意剥夺。
    
    二,公安机关不应该为自己办案、破案的便利,而随意制定法规,侵犯人权。
    
     须知蓄意犯罪者,在案前可以蓄鬚,案后可以剃去,甚至可以易容、变性!
    
    须知剃掉鬍子的人,可以再让胡子长出来!无助于公安办案也!
    
    且新证拟采录指纹,无须辨认容貌,便可认定案犯。故, 剃须办证的规定,显然是一种既简单粗暴,而又显得低能的侵犯人权的不法规定!
    
    三,我国的少数民族——回族的穆斯林们大多蓄鬚,恐怕剃鬍子拍照办二代证的办法,对他们就行不通,否则,就可能引起他们——尤其是老者的不满与抵制,甚则产生民族矛盾。
    
    而宪法赋于公民平等的权利。回族可以蓄鬚,漢族为什么不可以蓄鬚?
    
    公安制定法规,必须遵宪守法,而不应带头乱法。
    
    四,我国的大画家张大千、齐白石,国民党元老于右任,生前都是美髯翁,还有贵党崇拜有加的马克思、恩格斯二位也都是大胡须,如果活到今天,活在中国,在贵部的剃鬚規定面前,不知你们还忍心让他们剃去否?而这几位先生在面对贵部的剃鬚規定时,也不知他们甘心情愿剃去否?
    
    我虽-介草民,但我爱我鬚,剃鬚似乎事小,但关乎人权。我有理由依法维权,相信阁下会从尊宪守法的立场上关注我所反映的问题,并能夠理解尊重一个老者的蓄鬚的自由。
    
    五,我积极响应办理二代证,并由衷希望贵部的相关规定更加依法、更加人性化、更多地为身居异地的老者和打工的农民同胞们着想,为他们尽可能提供便捷的、減少往返劳顿与开支的措施。
    
    我拟于今年清明节返乡祭祖,届时再度去办二代证,希望在部长的关注下,不致于因胡须而再遭拒办的事情,谢谢!
    
    
    
    公民 圣 雨 呈2012年1月2日
    
    
    
    注:今年元月二日致函公安部邮箱,至今将近一年!近日查询,回复仍然是“正在处理中”!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2/12/20121216230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