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封从德:莫言不言是可悲角色
(博讯2012年12月13日发表)

    
    自由亚洲电台2012-12-13报导
    
    前中国89民运学生领袖王丹发表声明,对莫言在斯德哥尔摩记者会上公然说“言论审查是必要的”予以谴责。另一位89民运学生领袖封从德近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莫言在斯德哥尔摩不敢谈刘晓波,是一个可悲的角色。
    
    莫言到底是什么样的角色?封从德认为,毫无疑问,他是中共体制内的人,是官方作家。封从德说:“当然不是所有体制内的人一定会忠心耿耿的跟着官方。莫言的小说,也会提到1960年的大饥荒那些悲惨的情景;还有他的《生死疲劳》也会以反讽的方式讲述中共土改那些荒唐的事情。但是在我看来,这种官方的人有更大的迷惑性,有时候是小骂,但是大帮忙。莫言不会被认为是异议人士,从他现在的表现来看,他完全是官方的立场。尤其说到中国的新闻检查制度,成了应该的,然后说全世界每个国家都有新闻检查,这种混淆视听模糊焦点,是很典型的中共官方的辩词,无耻的为中共的新闻检查制度来辩护。”
    
    封从德指出:莫言在斯德哥尔摩令人印象最深刻的表现是,无论记者怎么问,就是不谈刘晓波。封从德说:“他刚刚知道得奖的时候,还能够提到刘晓波,我想官方还没有给他明确的授意,他也许在外界社会和国际舆论的压力之下,讲了点良心露出来的心里话。他其实不是自己不想讲,而是不敢讲。不敢讲有两个原因:一是他的经历告诉他不能讲,二是官方已经明确给他设了限,不能再提刘晓波。”
    
    封从德注意到,随同莫言前往斯德哥尔摩的,除了莫言的太太、女儿和翻译之外,还有一位中共官员,就是山东省高密市文化广播电视新闻出版局局长。他说:“中共对自己人也是不信任的,包括莫言,不放心他到了这样的国际场合会不会乱讲话,他身边即使不是这位高密官员的话,肯定也是别人来监控他。莫言其实也是蛮可悲的一个角色。”
    
    封从德还指出,莫言是参与了当代中共文坛最丑陋的事件——抄写《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人,那篇讲话要求中共体制下的作家要为政治服务,对诺贝尔奖委员竟然把文学奖授予莫言感到不可思议。他说:“也许很多人的分析是对的,文学奖过去给过高行健,中国官方不高兴;后来和平奖给了刘晓波,中国官方也不高兴。是不是委员会想搞一个平衡,给一位中共官方的人?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是不会承认这一点的,但确实给外界很强烈的这种印象的话,我觉得他们也是需要反省的。”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2/12/20121213232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