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抗美援朝老兵被劳教:真比杀了我还难受
(博讯2012年12月09日发表)

    
    来源:央视
    
    核心提示:2011年4月18日,营口市以前后37次进京上访为由,决定对抗美援朝老战士刘春山劳动教养1年6个月。
    
    刘春山
    抗美援朝老兵被劳教:真比杀了我还难受



37次进京上访,为儿子讨个说法
    
    从2010年至今,刘春山共37次进京上访。
    
    刘春山为什么进京上访?事情得从刘春山的儿子刘学波说起。刘学波在辽宁营口市开了一家废品收购站,据刘学波反映,当地派出所一名民警刘某多次到刘学波的废品收购站闹事。“他说我收来的铁是赃物,要予以没收并且罚款,”刘学波说,“但是,这个警察拿不出证据证明我的铁是赃物,收到罚款后也不给我开任何单据。”
    
    刘学波称,他前后被罚款几十次,损失大约有四五万元。
    
    “这位姓刘的警察把我家逼得实在是没活路了,”刘学波说,“到后来,他甚至派专人在我家的门口守着,只要有人来卖铁,他们立刻上来没收、罚款。”
    
    为什么刘姓民警要没收刘学波收来的废铁?刘学波的解释是:“这位警察把没收来的铁再卖给别的废品收购站,然后把罚款和卖铁所得的收入私吞。”
    
    恰巧,2008年5月7日,营口发生一起盗窃案,营口市造纸厂附近一条正在使用的地下水管道被盗走126米,造成附近停水72小时。据当年的《营口日报》报道,这起案件直接经济损失达15万元。
    
    刘学波掌握到的消息是,这起案件牵涉到了派出所民警刘某。由于先前的矛盾,刘学波决定举报民警刘某,他找到营口市的相关部门反映情况,但均没有结果。
    
    于是,刘学波夫妇多次进京上访。
    
    2010年3月,由于刘学波夫妇进京上访,营口市某派出所把二人拘留了起来。刘春山老人一看自己的儿子、儿媳妇被抓,勃然大怒,于是他也去北京上访。

20万补助缘何而来?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刘学波还向记者透露了一件事情:“因为我和我父亲的上访,公安分局和派出所给了我20万元的补偿款,他们如果没干过亏心事的话,为啥会给我这么多钱?”
    
    刘学波向央视网记者提供了一份公证书,公证书上显示,辽宁营口某公安分局曾给过刘学波20万元人民币,公证书内容大致如下:
    
    上访人刘学波、张艳二人,从2009年开始反映民警刘某盗窃自来水管道和销赃。由于自来水管道盗窃案已经由法院审理结案,刘某未被指控属犯罪团伙,但是市公安局纪委调查后,刘某在此案中没有正确履行人民警察职责,给予记大过处分一次,现经协商,由该公安分局一次性补助给刘学波夫妇人民币20万元。
    
    该公安分局之所以会给刘学波夫妇20万元,公证书上写的理由是三点:
    
    1、鉴于乙方该全家由于连年上访,无心情经营和打理维持生计的废品收购点,现家庭生活极为困难,其父刘春山还是抗美援朝老战士,并患有帕金森综合症,由甲方向乙方一次性救助人民币二十万元。
    
    2、乙方在接受救助后,不得再以与本案相关联的任何问题到任何部门进行上访或诉讼。
    
    3、本协议签订后,双方必须共同遵守,如乙方违约,乙方必须退回全部救助金,并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拿到这20万元补助,刘学波夫妇、民警刘某都各自签了一份保证书,刘学波夫妇保证书的内容大致是保证不再上访,保证不提及20万元补助的事情等,民警刘某的保证书内容大致为,不再提以前的矛盾,不再打击报复,“像保护自己的利益一样,保护刘学波的利益”。

刘春山被困在饭店里等待劳教
    
    已经拿到了20万的“补助”,为什么刘春山还要上访?刘学波的解释是:“拿到‘补助’以后,我们再上访是为了别的事。”
    
    刘学波所说的“别的事”,是有关自己家废品收购站所在地块的买卖问题。刘学波想举报当地政府以较低的价格把一块农村耕地卖给了一个商人办工厂,且刘学波认为,在出售这块土地的过程中存在腐败现象,所以要坚决举报。从2010年5月以后,刘春山再去北京上访,实际是为了向有关部门反映这块土地的买卖问题,并不再关联民警刘某的违法事件。
    
    2011年4月18日,营口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以刘春山前后37次进京到“非上访接待地上访”,“严重扰乱该地区的管理制度”为由,决定对刘春山劳动教养1年6个月。教养期从2011年4月18日起至2012年10月17日止。
    
    刘春山回忆,2011年4月8日自己进京上访,结果被营口市警方接回,直接被送到营口当地某派出所。“回到派出所,警察什么也没对我说,就是让我等着。”刘春山说,“从早晨5点等到中午12点,几个警察把我接到营口市鲅鱼圈的一家宾馆内,在这个宾馆里把我控制了起来。”
    
    在宾馆内休息一天后,几位看守刘春山的人开着车,把刘春山拉上,从鲅鱼圈开到瓦房店,到那里的一家饭店吃了午饭,然后再原路返回鲅鱼圈。令刘春山不解的是:“这来回一百多公里的路程,难道就是为了吃顿午饭?”
    
    第二天依旧如是,只不过这次地点选在了普兰店。
    
    经历这几天的事,刘春山心脏病犯了,医生建议刘春山住院观察。警方并不同意,刘春山说:“他们带着氧气袋,把我拉到了营口市劳动教养所。”
    
    “我知道我父亲是被派出所带回来了,可是接下来我父亲去哪了,我们全家一点儿都不知道,”刘学波回忆,“问派出所的人,派出所的人回答是‘不知道'。”

在医院里完成一年半的劳教处罚
    
    4月19日,刘春山家人知道了刘春山被劳教的消息。
    
    刘春山回忆说:“为了防止我自杀,劳教所特意装修了一间房子,屋内有沙发床,铺的是地板,墙壁用软苯板包住,屋内没有一件金属物品,凡是带棱角的物品,棱角处也都被包住了,屋顶还安了多个摄像头。劳教所专门派了一位员工,24小时看守我。”
    
    在劳教所住了15天,刘春山心脏病又犯了,再次住院,刘家在写了以后“绝不上访”的保证书以后,把刘春山接回家中静养。
    
    今年3月26日,因为土地问题,刘春山再去北京上访,结果刘春山被再次送到劳教所,还是在原来的房间,继续执行一年半的劳教处罚。
    
    在劳教所住了没几天,刘春山的心脏病又犯了,再次住院。
    
    “开始时候,我父亲住的是医院的心血管急诊室,”刘学波说,“但是因为床位紧张,我父亲病情好转以后,被医院送了出来,警方又把我父亲送到劳教所,可是住了一天以后,我父亲病情又加剧。”
    
    这一次,刘春山被安排到了干部病房,共有24个警察4人一天,轮班看守,刘春山在医院病房里完成了余下的劳教处罚。
    
    因为刘春山病重,需要人照顾,刘家上下轮流去医院伺候,送饭、看体温等等。张艳说:“在病房内一共有三张床,我父亲睡一张,我们家人睡一张,看守的警察睡一张。”
    
    一位看守刘春山的警察开着玩笑说:“老爷子,你现在有24个警察保护你,你的待遇是’军级'的了!”听到这样的话,刘春山哑然,他有些哭笑不得!
    
    10月18日,刘春山重获自由,可是他的心里一直有个死结。“我不能背着这个处分进棺材!”这是采访结束时,刘春山对央视网记者说的最后一句话。
    
    本文来源:央视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2/12/20121209054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