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李克强需要直面污血案受害艾滋病患者,而不是包装歌颂自己丰功伟绩
(博讯2012年11月29日发表)

    
     来源:参与 作者:万延海
    
    联合国儿基会不要做罪恶的帮凶和遮羞布
    
    李克强需要直面污血案受害艾滋病患者,而不是包装歌颂自己丰功伟绩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 万延海所长
    
    2012年11月28日发布
    
     (参与2012年11月29日讯)根据中国新闻网11月28日消息,李克强副总理11月26日在京“会见艾滋病患者,称要听草根组织意见”。综观全文,对李克强歌颂、包装有余,而对艾滋病患者及其草根组织承诺不够,特别是不可饶恕地缺乏污血案受害艾滋病患者的代表。
    
    一、联合国不要成为罪恶的帮凶和遮羞布
    
    我们对联合国儿童基金两位代表的发言感到震惊:
    
    1、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华代表处代表魏英瑛曾经评价:河南“在中国乃至世界上发挥了示范带头作用,河南的防艾经验值得在国际范围内推广”。
    
    2、而在26日的座谈会上,同样来自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驻华代表麦吉莲则盛赞“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在艾滋病防治方面取得的巨大成就”。她会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中国很幸运能有这样一位领导人。他如此重视并积极推动防治艾滋病等相关政策的出台,大力支持为受艾滋病影响的人群提供所需服务和帮助的项目,为解决民间团体所反映的问题采取了果断决策。”
    
    因为血液污染而导致艾滋病在卖血、输血和用血制品人员中流行,李克强担任省长(1998底-2002年)和省委书记(2002年-2004年)期间的河南省出现了空前绝后的人道主义灾难,是人类医学史的巨大耻辱。李克强持续地沉默,已经导致成千上万艾滋病患者的死亡,出现大量孤儿。依照中国法律,李克强应该接受审判,而不是让人民感到幸运的领导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不要成为罪恶的帮凶和遮羞布!
    
    二、李克强的沉默导致成千上万艾滋病患者死亡
    
    2002年夏天,笔者分别接到来自河南省驻马店地区上蔡县后杨村和十里铺村等多个村庄艾滋病患者整理的“不明原因中青年男女死亡报告”,即艾滋病患者死亡报告。死者基本有卖血经历,出现相似的病症,在1997年到2001年底期间死亡,并且村庄里有数百乃至上千人正在出现类似病症。
    
    后杨村有将近4000人的人口。村民们反映,80%以上的卖血者感染艾滋病病毒,全村有感染者1600人,其中100多人死亡。这份报告反映的是1997年以来的艾滋病死亡情况。
    
    十里铺村有3140多人,分13个组。经过化验,发现艾滋病病毒阳性者129人,其中因为艾滋病死亡者占65人,还有64人存活。究竟该村有多少感染者,因为许多人不敢化验,所以谁不确切地知道。但是,根据因同样原因感染艾滋病的上蔡县文楼村、睢县东关南村的情况,那里大约10%的感染者已经死亡,所以可以初步假定,十里铺村大约有600-700名感染者,也就是全村人口20%已经被感染。
    
    三、李克强担任省长的河南省不良人权纪录
    
    在李克强任职河南省省长期间,关注艾滋病的医学工作者受到迫害和排斥,比如王淑平、高耀洁、桂西恩;媒体受到打压,河南本地记者被开除,外来记者被驱逐;外国记者被指责为美国特务。高耀洁医生被阻止出国领奖。最早报道艾滋病流行消息的记者张继承被开除。河南省政府也给关注艾滋病问题的民间组织制造麻烦,不断到中央部委举报北京爱知行在当地动员农民造反。北京爱知行多位同仁受到短期关押,我本人被北京市国家安全局关押长到28天。
    
    四、李克强担任省委书记的河南省不良人权纪录
    
    李克强担任省委书记期间,情况同样恶劣。2002年底,河南省安全人员驱逐了爱知行在河南省上蔡县的援助人员,没收所有给当地艾滋病遗孤捐献的衣物。2002年底-2003年10月,河南省安全部门秘密关押省卫生厅官员马士文,怀疑他向外泄漏河南省卫生厅艾滋病工作文件。把艾滋病防治工作信息作为国家机密,本身就是对人民健康的犯罪行为。
    
    根据北京爱知行研究所2003年底发布的《河南艾滋病、法律和人权报告》,2003年:
    
    1、河南的媒体继续对当地艾滋病问题,特别是卖血导致的艾滋病流行,保持沉默。中共中央宣传部关于河南艾滋病问题的媒体报道禁令继续发挥作用。
    
    2、在河南省政府、河南省卫生厅、健康报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网站上,依然主要是介绍项目工作或报喜不报忧的消息。
    
    3、河南当地政府依然阻止外来记者对当地艾滋病的采访。2003年6月下旬,香港星岛日报记者和北京地坛医院的医护人员在河南商丘市柘城县收到当地警方的驱逐。
    
    4、2003年6月下旬,上蔡县电视台连续一周播放了当地警察袭击五龙乡熊桥村的事件,给当地的感染者们,特别是积极出来为感染者权益说话的人,带来了巨大的阴影。2003年6月21日,500多名武装警察和政府官员袭击了熊桥村,逮捕了13人,许多人被打伤。
    
    5、2003年8月中旬,河南中医学院党委书记找到退休职工高耀洁,要求她不要接受加拿大中文电台的一次采访。
    
    6、在上蔡县,2003年3月初,当地政府关闭了后杨村艾滋孤儿学前班。
    
    7、2003年6月下旬,睢县国家安全人员多次找当地的感染者积极分子谈话,提出告诫。
    
    2004年,河南省政府采取进一步行动,打击民间帮助孤儿的工作,比如取缔柘城县双庙村朱进中先生创办的帮助艾滋病遗孤的“关爱之家”,取缔位于河南省商丘市的民间艾滋病遗孤学校,并对志愿者大打出手。
    
    五、李克强应该直面污血案受害艾滋病患者,而不是包装、歌颂自己
    
    中国官方媒体包装和歌颂李克强在艾滋病防治工作中贡献,无法消除人民对他治理下河南艾滋病灾难的负面评价和追究其法律罪责的冲动。李克强副总理不应该回避当年自己担任省长和省委书记的河南省至少数十万名艾滋病患者,李克强应该在12月1日之前会见来京上访的感染者,下令河南省解除近期对艾滋病维权人士和感染者活跃的管控,确保感染者人权受到尊重,他们/她们要求经济赔偿、改善医疗和保障儿童权益的呼声受到重视和解决。只有这样,李克强才能真正赢得声望,承担起人民对一国总理的期待!
    
    李克强副总理11月26日会见的艾滋病患者和民间组织,没有来自河南、河北等地区污血案受害人代表或团体成员。相反,北京爱知行研究所获悉,李克强曾经担任省长和省委书记的河南省在这一天却把艾滋病维权人士和维权团体看管起来,包括河南省柘城县双庙村民间艾滋病工作者朱龙伟被监视,不得离开村庄,出行需要坐在政府公务车上,郑州和而不同中心近期受到郑州公安部门的持续干扰。据悉,尽管河南省在全省范围对感染者实施管控,但依然有数百人离开家乡进京上访,在12月1日年度世界艾滋病日之际发出自己的呼声。
    
    李克强是否将会见来京上访的艾滋病患者?给他们/她们承诺!让我们拭目以待!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2/11/20121129065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