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莫言:写作时我不是共产党员
(博讯2012年10月19日发表)

    来源:明镜网
    

      莫言关心刘晓波意外
    
      10月11日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揭晓后,除了中国国内,各大媒体与网路评论皆将此次的诺贝尔文学奖与两年前的诺贝尔和平奖进行联想、比较两位得主的境遇。两位诺奖得主不仅在针对中国政府、中国共产党、审查制度的态度和作为上不同,得奖后中国官方的反应更是天差地别。
    
      比起莫言的得奖使得全中国 “沐浴在(属于中国的)文学荣耀中”,刘晓波在中国作为推动民主、发起《零八宪章》的异议份子,在获颁2010诺贝尔和平奖前的2009年,就已被中国政府送进监狱,得奖后更使中国官方极度不满,认为这是对中国内政以及司法主权的干预。
    
      莫言在得奖后,在山东接受访问时表示希望刘晓波能尽快获得自由。毫无意外,莫言的发言被中国官方消音了。《纽约时报》10月17日以“中国的诺贝尔得主们”为题,报导了刘晓波与莫言各自的处境。尤其对刘晓波在1989天安门事件后对中国政府的反抗声音多有着墨。文章作者,美国笔会“自由写作与国际项目”主任、同时也是诗人的赛姆斯(Larry Siems)以及刘晓波英译诗集《念念六四》(June Fourth Elegies)的英译者杰弗里‧杨(Jeffrey Yang)更在报导中引用了刘晓波的诗(节录刘晓波的《六四,一座坟墓—六四十叁周年祭》一诗),描写刘晓波对“六四”事件的哀痛。
    
      赛姆斯与杨在《纽约时报》的报导中表示,对比于刘晓波对“六四”天安门事件的公开悼念以及指责中国政府于此事件中的暴行,他们很难想像莫言会对此事件的血腥有任何公开的表示。但他们也提及了莫言在上週五,也是得奖后一天,意外地表达对刘晓波的关心,纵使他在此前曾表示不清楚刘晓波的状况。 莫言:写作的时候,我不是共产党员
    
      尽管赛姆斯与杰弗里‧杨表示不认为莫言能对“六四”天安门事件有所表示,《华盛顿时报》(The Washington Times)的迈尔斯‧余(Miles Yu)却在10月17日的报导中表示,莫言曾经公开表示自从天安门事件后已对共产党失望,尽管莫言曾经是解放军的一员、也拥有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的官方职务。
    
      报导也指出,中国中央电视台最近推出《你幸福吗?》栏目,随机采访一般民众,以使大众有机会能对党的“伟大社会主义成果”表达感激。央视在采访莫言时也追问此问题,但并没有得到莫言感谢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的言论。
    
      在接受韩国《东亚日报》的访问时,莫言也被问及共产党员的身分问题。莫言回答说,他是在开始写作之前的1979年加入共产党,但是他仍是军人。中国的共产党员有八千万人之多。他更表示,当他在写作的时候,他并不把自己当成一名共产党员,而是以一位以良心写作的作家看待自己
    
      对于被问及曾说过自己的文学是超越政治的、是否是表示自己不开口评论政治问题时,莫言说,文学与政治的关系是复杂的,特别是在新中国。一开始,文学必须为政治服务,到1980年代,文学开始脱离政治的束缚,作家们开始可以照自己的想法写作。莫言进一步表示,这个时候,要求作家们写过度政治化的作品,反而有可能会伤害作品。莫言认为人们的内心面是超越政治的,人性的面向不只是政治、党派和阶级。另外他也认为,虽然文学作品的确可以影响社会,但是希望文学作品成为“社会问题的宣言书”却是过分要求了。复杂的中国文学与政治
    
      莫言在与韩国媒体的访谈中提到,特别是在新中国,也就是1949后的中国,文学与政治的关系是相当复杂的。而在马来西亚的《新海峡时报》(The New Straits Times)关于莫言得奖的报导中,资深记者秦家骢(Frank Ching)也认为中国作家普遍来说在共产党上台后,也就是1949后,已变得不再富有创意。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在祝贺莫言得奖的贺信中表示,莫言的得奖是“中国文学繁荣进步的体现,也是(中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不断提升的体现”。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也表示这个诺贝尔文学奖中国已等了百年。
    
      秦家骢认为,的确中国在早年就有知名作家得奖的唿声,如鲁迅以及巴金。但是他们的作品皆是完成于1920或1930年代,也就是1949年前的中国。鲁迅死于1936年,而巴金虽然在2005年高龄去世,但他却在1949后停写小说。
    
      秦家骢也表示许多作家更在1950、1960年代毛泽东推动的许多政治活动中被迫害。文学在当时被视为共产党的宣传工具。当代中国依然有杰出作家的出现,秦认为则是自毛泽东于1976年死后,中国经历巨大改变的一个象徵。绳索上的莫言
    
      在中国得知莫言得奖后,中国官方的反应与得知异议份子刘晓波得奖的反应完全不同。对中国政府而言,莫言的得奖再适当不过。秦家骢认为,毕竟,“莫言”就是意味着不多说话,而莫言的确在这方面似乎也扮演着官方希望的角色、也的确是有浓厚“官方背景”的作家。
    
      但是莫言针对刘晓波的发言也许会让中国政府感到惊讶、也向外界传达一种讯息:即使是在(中国官方认可的)中国“主流”之中,也不一定会完全为政府马首是瞻。
    
      秦家骢认为,虽然中国官方将莫言针对刘晓波的言论消音,它还是必须面对一个问题,即它不能期待自己完全控制一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言论以及写作,特别莫言还是一位中国官方曾经背书过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在莫言继续在中国写作与生活的情况下,他将会走在一条微妙的线上,不过分触怒官方、同时却也要维护一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正直与高洁。
    
      秦最后表示,莫言将于12月领奖时发表演说,届时我们将可以看到莫言在拿捏这个尺寸上有什么样的表现。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2/10/20121019112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