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莫言称抄写《延安文艺讲话》与创作没有矛盾
(博讯2012年10月12日发表)

    
    中新网10月12日电 12日下午,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在老家山东高密举行记者见面会。见面会上,莫言表示,自己的获奖是一场文学的胜利。同时他对媒体坦言,并不希望引起“莫言热”,期待引起读者对文学的热情。

获奖是文学的胜利 站在人的角度写作
    
    见面会上,有记者提问说,有人质疑莫言是官方作家,站在权力角度写中国,不应得奖。莫言对此并不认同。他认为,诺贝尔文学奖是站在全人类的角度来评价作家作品的,并不是一个政治奖,这种质疑并没有说服力。
    
    莫言说,从上个世纪80年代拿起笔来,我就非常明确一个观点,我是站在人的角度,写人的情感、人的命运,我的小说突破了阶级和政治的界限。
    
    莫言认为,这次获奖是文学的胜利,是因为文学获得这个奖项。“如果是读过我的书,就会知道,我对社会黑暗面的批判,是非常凌厉和严肃的。80年代写的《天堂蒜苔之歌》、《酒国》、《十三步》、《丰乳肥臀》都是站在人的立场上,对社会上的不公正现象,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批判。”

谈抄写《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见面会上,有记者提到《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莫言表示,抄写《延安文艺讲话》并不后悔,因为抄《延安文艺讲话》与自己的创作没有矛盾。而自己的创作,一直在突破《讲话》。
    
    莫言进一步解释称,《讲话》是一个历史文献,它的产生有历史的必然性。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它对推翻腐朽政权产生了积极的作用。今天再看,确实有巨大的局限,比如过分强调文学与政治的关系,过分强调文学的阶级性而忽略了文学的人性。
    
    莫言表示,我们这一代的作家,在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写作的时候,就已经认识到了《延安文艺讲话》的局限,我们所有的创作都是在突破这个局限。
    
    莫言还说,很多批评我的人,没有看过我的书。如果看过,就会发现,我的作品是冒着巨大的压力来写的,与当时社会上流传的作品大不一样。

不希望引起莫言热
    
    莫言在见面会上坦承,并不希望引起“莫言热”。“如果不幸引起,希望大家尽快忘掉。”
    
    莫言同时表示,期待引起读者对文学的热情。他希望更多读者读书,希望作家更加努力地创作,写出无愧于读者、值得读者阅读的小说或者诗歌。

出版自由已经放宽到令人惊讶
    
    在就出版自由的有关问题上,莫言表示,在很多海外国家,涉及到宗教问题也会受到限制,经常会有一本书引起整个族群强烈抗议的事件。中国的小说写作和出版自由,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相比,已经放宽到令人惊讶的地步。

钓鱼岛应搁置争议
    
    在发布会上,莫言对钓鱼岛争端也发表了看法。他说,争端是客观存在的,要完全解决争端,打仗并不是一个更好的方法。
    
    在莫言看来,最好的办法,就是按照上个世纪70年代中日建交的时候,两国领导人的措施,搁置争端,大家先谈友谊。

不会出国定居
    
    在回答记者是否会选择出国时,莫言幽默地表示,“我连高密都不想离开”,不会出国定居。
    
    莫言称作家对故乡的感觉,比普通人更为强烈。“在这片土地上时感受不深,离开的时候就会魂牵梦绕,尤其是我这样以乡土为主要风格的作家。”
    
    莫言表示,自己的小说确实写了很多农村题材,但城市的影响已经在小说里得到体现,现在写的乡土,已经是一个城乡化、城镇化的乡土。“一直说我是个乡土作家,不太能够让我服气”,他说。
    
    莫言表示,肯定会去瑞典领奖,但演讲讲什么,还没完全想好。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2/10/20121012211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