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叛逃反腐”逼中南海转维稳党内—— 薄熙来立功大于王立军
(博讯2012年10月01日发表)

    
    
    
    作者:朱健国
    
     “薄事件”相当于“林事件”
    
    成都中院一审王立军,于9月17日、18日表演了两天,给重庆市原副市长、公安局原局长王立军戴上“徇私枉法、叛逃、滥用职权、受贿”四大罪冠,但百姓感觉,庭审焦点主要是表彰王立军立功。对于24日的公开宣判会给王立军什么刑名,百姓都能事前预测:绝无死刑。所以者何?今日胡锦涛视王立军,如当年毛泽东对待日本战俘,宣传上虽然痛斥痛骂,而心里却是感激不尽。一如日本侵略中国救了中共和毛泽东,王立军叛逃也救了胡锦涛和十八大——若无王叛逃,胡哪能轻易拿下根基深厚野心勃勃的薄熙来?有薄氏定时炸弹,十八大真不知“诈”成什么样。所以今日对王、谷等多有将功折罪的安抚——对于薄谷开来、王立军这样的权贵,只要不是立即执行死刑,就等于没判刑:其住五星级监狱,比百姓的住宅还高级,且不日就会以“保外就医”之类重获自由。
    关于谷王两案的“照剧本审判”之司法腐败,已有许多网民昭然天下。人们相信,序幕完后,大戏紧接——主角薄熙来案的审理,必在十八大之前,秘密审判花招必更甚于其妻案与王案。尽管审判的方式和钦定的罪名现在还难以推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绝不会给薄熙来什么“立功”的赞许。恰恰是这一点,将让更多百姓为薄鸣不平:薄熙来立功远远大于王立军!
    今日人们评价“九一三”事件,多以公平客观的角度赞扬林彪立下了盖世之功——没有“九一三”,文革可能要闹二十年!毛泽东和中共“挂社会主义羊头,卖秦始皇狗肉”,到现在也难揭穿!邓小平所说“没有文革就不会有改革”,实际上是在感谢林彪。而眼下的新共识是,薄熙来事件相当于林彪事件——林彪揭穿了文革的封建丑恶真相,薄熙来曝光了伪改革的专制人治本质。薄熙来之功,岂是王立军可以同日而语?岂能厚王立军而薄“不厚”?不公开承认薄熙来之奇功,天理不容啊。
    
     薄首曝政治局委员特权空前
    
    薄熙来的巨功可从三方面细看。
    彻底暴露中共政治局委员的无法无天的特权,此薄熙来第一大功。此前人们想象不到,中共政治局委员的亲属可在公安部门的配合下亲自暗杀私敌仇家,而中共政治局委员即使知情,也非但不会举报,反而要迫害知情者。这是何等史无前例的政治黑暗!这是中共九十年来从未曝光的核心禁区。虽然以前也有多个政治局委员成阶下囚,文革时多因“路线错误”,改革时多称“贪污腐化”。而薄案则是中共政治局委员全家整体双腐败(薄夫妻子女共同政治腐败和经济腐败,而林彪事件中其女儿林立衡则是大义举报者),它首先让人震惊:今日中共政治局委员家庭竟然如此特权空前——政治局委员的妻子可以一面经商发大财(中共三令五申的“干部家属不得经商”竟只限制政治局委员以下官员),一面随心所欲地亲自暗杀对手,哪怕是洋人外商,也毫无顾忌。且敢于事前事后公开告知公安局长:我要杀人,我杀人了!一派视司法部门如家奴的皇家豪气!而公安局长不但追究,反而安慰其放心,帮助其掩盖——乐当家臣。
    新华网9月19日《王立军案件庭审及案情始末》透露:“薄谷开来在证词中说:‘当天(2011年11月14日中午),)见到王立军以后,我详细告诉了他13号晚上我去见尼尔及实施投毒的过程。他让我不要再去想这件事,今后这事和我无关了,还让我把案件的记忆抹去。我讲我有点担心,他讲过一两个星期就好了。’”此前,“2011年11月12日,经与薄谷开来等人商议,王立军以尼尔•伍德涉嫌毒品犯罪为由,安排对其实施监控。”
    
     薄证中国司法只唯上
    
    薄熙来案再次铁证中国公安司法“只唯上,毫无法”的惊人政治体制腐败,此其第二大功。以往尽管揭露过许多中共司法腐败,但人们总以为是司法部门自身不廉,但薄案显示,中国司法腐败直接来自政治局的污染和授权!中共各级执法部门的官员只是各级党政一把手的家臣家奴,其执法准则完全根据首长的利益与喜好,甚至唯一把手的亲属意志而从——中共完全是“苛法坑民,无法管党”的独裁党,其信誓旦旦的“依法治国”,其大吹大擂的“中央政治局请专家讲法”,纯属装模作样,欺世盗名。
    凯迪网9月20日《王立军被掌掴一记改写历史的耳光》分析:“从新华社的《在法律的天平上——王立军案件庭审及案情始末》的报道中看到了王立军曾被重庆唱红打黒的巿委书记掌掴。市委书记打了副市长的耳光,这就是民主集中制的本质。”更有点睛之笔:“在新华社的文章中不难看出王立军从为杀人犯薄谷开来掩盖罪行到揭发检举不是制度的优越,不是政策的感召,也不是反腐的天罗地网,而是源于一记耳光。倘若巿 委书记不打那记耳光,唱红打黑还在継续,杀人的红二代还在台上。”
    薄熙来一失手成千古恨——若不以 “耳光很忙”成为压反王立军的最后一根稻草,薄熙来和全体政治局委员依然可继续“和谐社会”和“科学发展”的骗局。
    
     薄逼出“叛逃反腐”新模式
    
    薄熙来逼出的“叛逃反腐”新模式,显示中南海的维稳重点已被迫由外(百姓)转内(党内),此其第三大功。中纪委、反贪局、预防腐败局等机构近年皆公开承认,现有的各种监督机关皆不如“情妇起义”、“小三反腐”、“小偷反腐”。9月20日人民日报的《环球时报》又发展了这种评论,提出了 “叛逃反腐”新模式才是最佳反腐利器:“王立军曾是‘打黑英雄’,扒开来却如此不堪入目,而如果不是他自己叛逃美国领事馆,似乎一时没有正常的力量捅破这段故事。这很值得反思、警醒。”——这既是对王立军以叛逃到美国领事錧来揭薄熙来薄谷开来杀人案的表彰,更是在坦白:今日中共体制内的反腐毫无出路,否则王立军不会冒险叛逃。连一个直辖市副市长、公安局长都不相信中央能公正处理政治局高官的贪腐,平民百姓又如何能监督腐败高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又谈何民主法治?所以“喉舌”也不得不含泪承认,中国反腐的希望在于“叛逃反腐”新模式——只有依靠美国等民主国家的帮助和施压,中国人才可能有一线生路!于是人们纷纷效法王立军:近日深圳一警察到香港举报局长腐败,内地一和尚官员逃到香港跳海控诉大陆佛门如官场肮脏不堪!
    “叛逃反腐”的普及型新例,是9月22日的新闻:“深圳一派出所副所长在办公室刀刺不听话的老民警,受伤老民警开枪打死副所长后自杀,引发深圳全市清查‘情绪不稳定警察’”。维稳者更不稳定!这清晰地标志中南海的维稳战略大转折:其维稳重点被迫由百姓转向党内,转向维稳集团内部——维稳战略已从对外进攻退为防御众叛亲离的内部。
    今日查处薄熙来等,只是维稳集团内部的维稳。并非是要解决其暴露的体制性腐败,而是想将薄案与体制切割,丢卒保车,以便继续裱糊一个腐败透顶的封建朽楼。
    可惜,胡锦涛之心,路人皆知。谁也不会将薄熙来与胡锦涛看成两种人!
    
    2012年9月22日于深圳 早叫庐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2/10/20121001235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