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转基因大米实验:衡阳参与实验的学生家长讨说法
(博讯2012年09月10日发表)

失踪的“黄金大米”

     来源:齐鲁晚报
     文/片 本报记者 刘德峰 刘帅 (博讯 boxun.com)

      这是一场发生在四年前的转基因试验,却意外在近日发酵升温。
      8月31日,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在其官方网站上发文称,2008年,美国塔夫茨大学教授Guangwen Tang(“绿色和平”译为唐广文)曾与中国国内机构合作,对湖南衡阳72名6-8岁小学生进行了转基因大米——“黄金大米”试验。
      短短几天,国内舆论集体指向衡阳——由美国机构领导的试验为何放到中国来做?试验为何能得到国内相关机构的批准和合作?转基因的“黄金大米”是否有害?为何在儿童身上试验而非成人……一时间,叫屈者、恐惧者、沉默者、质疑者纷纷出现,一场论文中言之凿凿的试验,此刻却演变成一个说不清楚的“罗生门”。
      本报记者前往湖南衡阳、浙江两地,对“黄金大米”一事进行调查,试图还原四年前那场试验的真相,以及到底是谁在撒谎。
      “米慌”
      8月31日,很偶然的,湖南省衡阳市衡南县江口镇13岁男孩李文在上网时,发现了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发的一篇文章《揭开“黄金大米”背后的秘密——孩子不是转基因的实验对象》。
      李文立即喊来父亲李建强,他不确定这篇文章是否与自己有关。但文章中所指的试验地——湖南衡阳,试验时间——2008年,试验样本——6-8岁儿童,都与自己曾经参加过的一个项目极其相似。
      看完文章后,李建强也开始担心,今年李文的腰部和膝盖等处,长出了几条紫色的皮肤纹,8月份,他刚带孩子去医院检查过身体。如果儿子给他看的文章中所提到的试验,真的是李文参加过的项目,那在李文的身上,是不是存在着潜在的危险?
      此次“绿色和平”揭露的论文,是在2012年8月1日,发表于《美国临床营养学杂志》上的一篇论文——《β-Carotene in Golden Rice is as good as β-carotene in oil at providing vitamin A to children》(黄金大米中β-胡萝卜素与油胶囊中β-胡萝卜素对儿童补充维生素A同样有效)(下简称“黄金大米论文”)。
      经“绿色和平”曝光后,该论文原文很快被网友找到。论文显示,2008年,课题组将参加试验的72名湖南衡阳小学生分为3组,每组学生分别食用β-胡萝卜素胶囊、“黄金大米”和菠菜。其中,“黄金大米”和菠菜,均来源于美国国家农业部休斯敦的一家儿童营养研究中心。
      论文称,食用“黄金大米”的试验获得了学生本人及其家长的同意。而且该试验获得了浙江医学科学院伦理委员会的批准。
      美国机构在中国学生中进行转基因试验,虽然已经时隔四年,但这条消息仍然快速在国内引起轩然大波。
      9月3日,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北京项目部主任方立峰告诉记者,论文第一作者为美国塔夫茨大学Guangwen Tang(中国疾控中心译为“汤光文”,本文亦采纳此名),第二作者为湖南省疾控中心胡余明,第三作者为中国疾控中心荫士安,第四作者为浙江医学科学院王茵。
      9月4日,北京大学医学部免疫学系副主任王月丹对本报记者说,论文显示,试验中所使用的菠菜和“黄金大米”,均系重水浇灌,试验中使用氢元素的同位素——氘,作为标记。虽然氘比较稳定,不具有放射性,但根据资料显示,重水主要用于尖端科技(如核反应堆——笔者注),对新陈代谢有抑制作用。
      2008年7月,“绿色和平”的工作人员曾在发现此试验后,向农业部致信要求停止这个项目。“绿色和平”同时公布了农业部的回信,回信中农业部表示已委托浙江省农业厅展开调查,并要求浙江医学科学院立即停止该项试验计划。
      一个四年前就已被叫停的转基因试验,如何在四年后,又爆出了研究论文和结果?一时间,湖南省衡阳市站到了社会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衡阳寻米
      9月6日上午,记者在湖南衡阳见到了衡阳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吕正平,9月1日衡阳的调查结果正是通过他们发布出去的。
      吕正平告诉本报记者,经过他们调查,2008年3月确实在衡南县江口镇中心小学进行过试验,但并非“黄金大米论文”中所提到的试验,而是“植物中类胡萝卜素在儿童体内转化成为维生素A的效率研究”。这是湖南省疾控中心和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委托的课题。
      根据衡阳市的调查,该课题组一共选取了68名学生进行分组比较试验。参加试验的学生所食用的全部食品,均在本地采购。试验中未涉及转基因大米及其他转基因食品。
      已经“快崩溃了”的吕正平告诉本报记者,现在很多人都怀疑衡阳在说谎,还有人质疑为什么在论文曝光一天后,衡阳第二天就拿出了调查结果。而当时的情况是,8月31日当天,衡阳市政府就召开会议讨论应对方法。随后,由公安部门介入,对2008年在衡南县江口镇中心小学试验项目中的所有参与者,进行了调查。
      “我们对正在衡阳当地的参与人员,进行了单独的询问,并做了笔录。对正在外地的参与人员,由公安部门派专门人员赴其所在位置调查,并做记录。”吕正平说。
      而据衡南县疾控中心副主任伍剑桥回忆,当天的调查是连夜进行的,从8月31日傍晚进行到9月1日凌晨。
      吕正平说,公安部门做完笔录之后,市政府工作人员对所有内容进行了比对,“内容基本吻合”。于是,9月1日下午,衡阳市新闻办陆续公布调查结果,否认衡阳曾进行过转基因大米试验。
      但调查结果并未让社会舆论完全相信衡阳,反而形势越来越紧张。
      接待媒体采访、开会讨论舆情和应对办法,让衡南县委宣传部副部长谭顺之一直奔波于衡阳市、衡南县及江口镇之间。而调查结论公布后外界的再次质疑,也让谭顺之的情绪有些激动。“一些家长中已经出现了担忧的情绪,我们怕媒体采访会让更多家长感到压力。”谭顺之说,他刚因为拒绝某家媒体的采访,还在电话中和记者吵了起来。
      9月6日,记者路过衡阳市政府时,已经有一些市民在政府门口聚集。吕正平说,目前的状况已经给当地的稳定带来了压力。而据记者了解,在衡阳市聚集的家长,多为其他县区的居民,他们对所在县区正常的防疫工作也产生了怀疑,不确定那些是否也是“试验”,所以要求政府解释。
      江口镇中心小学参加试验的学生家长,则聚集在中心小学附近。“早知道是这样的话,就不该让孩子吃那个营养餐,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李建强说。还有的家长向记者讲述自家孩子发生的变化,“视力下降”、“听力下降”和“头发变毛糙”等,这些不管是在儿童成长过程中正常的还是不正常的变化,现在都被家长与试验联系到了一起。
      9月7日,衡南县召集所有参与过试验的校方人员,包括原校长、教师甚至厨师,向家长做出解释,人群这才慢慢散去。
      “如果中国疾控中心负责任的话,就应该站出来把事情讲清楚。在江口镇中心小学进行试验的全部资料,都汇总到了他们那里。”谭顺之愤怒地说。
      “活要活得精彩,死要死得明白。”吕正平问记者,“这么多人怀疑衡阳在撒谎,那谁能还衡阳一个清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2/09/20120910160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