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母亲否认周克华给过钱 得知死讯后发呆手抖
(博讯2012年08月15日发表)

     (大洋网)记者随后在周克华家隔壁找到一间小屋,这间小屋非常黑暗,没有灯,唯一的光源是从开着的房门中射进来的光线。
       而周克华的母亲就坐在这间屋子里,她穿着蓝白色的汗衫和黑白相间的裤子;接受本报采访时,她始终用一把扇子遮着自己的面部。
     (博讯 boxun.com)

      在交谈中,周母说自己有很长时间没有见过儿子了,也记不清楚他最近一次回来看自己是什么时候。当被问到儿子回来有没有给她带过东西或者钱时,周母摇头否认,“没,没有给过钱。”
    
      得知周克华的死讯时,她足怔了有20秒钟,握扇子的手微微抖了几下。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犯罪心理学专家李玫瑾
    
      他行动的目标是钱不是“反社会”
    
      冷静、孤独、目标明确。这是李玫瑾对周克华作出的评价。昨日上午,得知周克华已被击毙的消息,李玫瑾长出一口气,连称“好消息、好消息。”
    
      在李玫瑾看来,周克华的行事风格与白宝山、成瑞龙、马汉庆等杀人狂魔非常类似,作案时心理素质超强,异常冷静。但是,对于很多公众认为“周克华具有反社会倾向”的看法,李玫瑾提出了不同意见。她认为,嫌疑人的社会危害巨大,但从他的内心上讲,他就是一个“行动者”,他的目标仅仅是钱,这与“反社会”的犯罪者有本质区别。
    
      李玫瑾确信,周克华是个目标型的犯罪者,而非情绪型的。“他没有任何心理异常的表现,就是奔着钱去的,这和美国丹佛影院枪击案的疑犯完全不一样。作案时,他杀伤的都是与他的目标直接有关的人,比如取款人,或者直接对他构成威胁的人,比如追捕过程中牺牲的铁警,与此无关的人并不在他行凶的范围之内。”李玫瑾说,这种特点表明,他并不是一个憎恨整个社会,将所有人视作报复对象的心理异常者。因此,他的犯罪手段虽然极为特殊,但是犯罪心理却非常简单。“这是个特别理智的人,非常孤独,平时很少和人打交道。正因如此,他才能更安静地考虑问题。我相信平时咋咋唿唿的人是干不了这种案子的。”
    
      李玫瑾分析认为,周克华是个能力超强的人,可是他的生活经历、教育程度、社会背景都没能让他沿着正常轨迹发展,没能得到一份正常的工作,而这个人又不甘于平庸的生活。“一个普通人,面对平庸的生活可能只能认命了,他却不是。”
    
      此外,抢劫杀人案连续发生之后,各地警察很快意识到此人具有极强的反侦查能力。网络上不时传出此人有特种兵背景、有警察经历等传言。
    
      但在2009年3月重庆哨兵被杀枪支被抢案发生之后,李玫瑾等专家曾通过一系列专业手法对犯罪者进行了心理画像,最终得出结论:歹徒虽然作案手法高超,但绝非军人或警察。
    
      善后分析
    
      江苏熙典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罗利军
    
      劫款不能用作民事赔偿赔偿只能指望周克华遗产
    
      劫款和赔偿款是分开处理的。警方追回的劫款,能确定来源的部分,应直接返还给相应受害人;不能确定来源,无法返还给相应受害人的,将在办案机关的主持下,按比例分割给各被劫受害人。
    
      劫款是非法收入,必须返还给被劫受害人,不能用于民事赔偿。也就是说,10条人命的赔偿金,唯一的指望就是周克华的遗产。
    
      假如周克华被活捉,受害人家属可以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向他主张赔偿。现在刑附民诉讼已无从谈起。周克华是成年人,他的犯罪跟家人没有关系,除非他给家人留下了遗产,受害人家属才能起诉其家人。即便起诉家属,赔偿也仅以遗产金额为限,怎么分割给众多受害人家属,由法院决定,一般是按比例分割。如果周克华没有任何遗产,受害人家属就找不到被告了,诉讼也就无从进行。
    
      目前看来,众受害人得到赔偿的可能性是较小的。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2/08/20120815080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