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披露一起广州计生毒针杀胎案件/刘士辉
(博讯2012年06月16日发表)

    刘士辉更多文章请看刘士辉专栏
     连日来,陕西安康怀胎7个月的孕妇冯建梅被计生部门出于勒索目的大月份引产的新闻,以及及血淋淋的被毒杀胎儿的照片风靡网络,国内外网络上一片挞伐之声,纷纷指责计生“杀人”!
     其实,在中国这个奉计生为“基本国策”且方方面面“向计生倾斜”的国度,在人权概念聊胜于无,至今还是软皮蛋的情况下,这种大月份强行引产、小月份强行流产的实例无以计数。现实生活中,你回家问问,哪个村子没有几个被强行引产的?中国人早已见怪不怪。如果把未出生的胎儿也看做生命的话(其实本来就是未自主呼吸的生命),那么中国的强制引产(自愿流产、引产除外),不知已经屠杀了多少个南京! (博讯 boxun.com)

    笔者本人就曾经经办过一起计生毒针杀胎的计划生育行政诉讼暨国家赔偿案件。
    那是2007年前后的事情。当事人叶※能、戚※嫦夫妇是广州市芳村区(现已并入荔湾区)中南街道的村民,平时以做小生意为生。夫妇二人结婚后,决定要一个孩子,他们向计生部门申请了准生证。随后妻子戚※嫦怀孕了,一家人欢天喜地。在怀孕的初始阶段,他们曾经在计生部门的要求下,做过包括地贫在内的多项检查,都显示胎儿一切正常。
    戚怀孕6个月的时候,突然有一天芳村区中南街办计生人员上门以查验准生证为由,几个人将戚※嫦抓走。戚某争辩,我是有准生证的,为何要抓我?计生称:有人举报你曾生育过一个孩子,你的准生证已经作废,现在你必须打掉这个孩子。任凭戚某怎样哭诉、怎样申辩都无济于事。戚的老公叶某得知自己大月份的妻子被计生抓走,马上赶往计生部门,发现自己的妻子和其他大肚婆一起,被锁在一间会议室里,不准见面。
    戚某后来被计生人员死拖活拉抬上车,送往妇幼保健所。在没有家属和本人签字的情况下,在大月份引产面临生命危险的情况下,计生授意医生在戚某隆起的肚子上打下了一剂毒针。次日,产下一个死胎……
    当事人找到我的时候,已是屡屡信访山穷水尽之后。当事人觉得他们很冤,他们有准生证,有怀孕前的连续孕检记录,有怀孕后的例行检查,这是他们第一次准备生育,没想到遭此厄运。他们所以坚定信心打这个官司,是因为如果不打这个官司,他们就没有办法拿回准生证,他们还没有生育过,以后还想要个孩子。以后如果一定要生的话,就要承担十万以上的“社会抚养费”!这是他们根本无力承担的(如果没有这些考虑,他们也许就不打这个官司了。经济考量大于人权捍卫,这是计生受害者的通病,是千千万万计生受害者的悲哀所在!)
    我代理戚、叶夫妇向芳村区法院提出了行政诉讼和国家赔偿请求。此后,为了争取立案权,我耗费了长达三个月的时间,在芳村区法院、广州市中级法院、广东省高级法院之间辗转奔波,踏破铁鞋,磨破嘴皮。后来,苍天不负,终于立上了案(我现在只能庆幸当年很幸运,同类“敏感”的案件,在维稳压倒一切的今天,还能不能立上案,我很怀疑。网上看到,很多地方计生案子是不给立的)。
    开庭的时候,我在法庭上慷慨激昂直指计生“杀人”,主使人员充当了谋杀的“刽子手”!这个被毒杀的大月份胎儿如果早产的话,在温箱里已经可以成活了,这本是一条不该被毒杀的鲜活生命!在准生证等几证俱全的情况下,计生部门采用暴力手段将孕妇绑架到医院,未经当事人夫妇同意和签字(计生代签字),在大月份孕妇的肚子上就打下毒针,杀戮生命,这是灭绝人性的谋杀行为!这是受害者终生挥之不去的的噩梦和难以愈合的创痛!此行为当然违反《宪法》和《计划生育法》的有关规定,应该承担败诉后果和国家赔偿责任。
    这个案件最后取得了出乎意料的胜诉,行政诉讼和国家赔偿请求均得到了支持,其中还支持了大概是1万元的精神损害赔偿。后来得知,主审该案的审判长还曾被计生部门告到政法委,指其判决“偏离”了正确的政治方向,不利于计生和维稳工作的开展云云。
    后来香港媒体报道了该案。当时港媒还想作进一步采访,结果官方施压当事人。当事人慨叹:终究胳膊扭不过大腿,以后还要生活……
    不知道陕西的冯建梅,会否很快被官方“维稳”?按照法律规定,毒杀7个月胎儿的涉案计生官员,即便构不成杀人罪,但是显见已经涉嫌故意伤害罪和滥用职权罪,应该追究涉案官员的刑事责任,而不应仅仅是以“纪律处分”代替刑事追诉,敷衍网民的愤怒。
    但愿冯建梅不会被廉价的“道歉”遮蔽双眼!我等网友也该再接再厉,让计生杀手承担刑事责任!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2/06/20120616153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