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仁之初:驳环球时报社评——悼念民主先驱方励之先生
(博讯2012年04月17日发表)

    仁之初:驳环球时报社评——悼念民主先驱方励之先生
    
     (博讯 boxun.com)

    
     摘要:按当代政治理念,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复兴是以其国人的主人翁地位为标志的。君不见,人类社会中弱肉强食的游戏规则正在被人权法则所取代。这是文明的必然表达。方励之先生为圆中国人的自由梦与人权梦奋斗了,呐喊了,抗争了。虽然民主的甘霖还没有沐浴中华,但方先生一生奋斗的故事已经并正在激励万千后来者,可以肯定,中华大地民主之棒必将世代传递。基于此,方先生已经活出了沉甸甸的价值,活出了永不被淹没的精彩。
      
     公元2012年4月6日,方励之先生逝于美国,享年76岁。噩耗传来,九州同悲。
    方先生是著名天体物理学家和理论物理学家,曾是中科院学部委员、中国科技大学副校长。他是中国目前为止唯一一个获得引力研究基金(Gravity Research Foundation)一等奖的科学家,在中国科学界拥有崇高的地位。
     在方先生的生涯中,比获取科学奖项耀眼十倍的是他看轻学部委员和大学校长这些帽子的份量,毅然启蒙、指导并投身于中国的民主化运动。方先生“民主不是自上而下给予的,而是从下到上争取的”的名句唤醒了国人沉睡的权利意识,让普罗大众体察到自己作为国家主人翁的身段与价值。正因为有方先生等仁人志士的努力,我国才有了1986年前后的民主化学潮,在大学里和社会上广泛培育了民主思潮,并为1989年的大规模民主化运动奠定了坚实的思想基础。
    1989年后发生的柏林墙倒塌,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以及2011年后发生的突尼斯、埃及、利比亚事变等等无一不说明方先生为之奋斗终生的事业已然成为新时代的潮流。民主化作为一种政治文明正被不同肤色不同文化背景的族群所采纳,欧洲、美洲、亚洲、非洲莫不如此。方先生选择的是全世界一致向往的文明之路,尽管民主政治还与我们有距离,但总有那么一天中国人也会赶上人类文明隆隆的步伐。
    《环球时报》就方先生离世发表了一篇极不得体的社评。尽管在党文化下这篇文章没有对方先生进行人身攻击已经难能可贵,但它释放的有毒气体容易迷人双眸,让人看不清前路,我们有必要对之进行澄清并给方先生讨回一份公道。
    《环球时报》一如既往地采用敌对思维解读方先生的行为与遭遇,造成严重误导。其实,《环球时报》完全清楚,方先生和王立军一样,他们前往美国驻华领使馆寻求保护并不是因为美国和中国是敌对双方,而是因为在中国大陆人治大于法治,法律丧失尊严,人权没有保障。即便是体制内的英雄,王立军也不敢相信中国的法律制度,反而去认同美国的法律制度,又何况批评当政者的方励之先生?美国政府收留方先生完全出于人道考虑,这里没有任何阴谋和企图。
    外部势力想影响中国?不排除一部份外国友人可能有这种愿望。然而,一个国家的兴衰说到底是由这个国家内部的政治、经济、文化等诸多因素共同起作用的,外部因素的影响十分微弱甚至可以忽略。前苏联解体完全起因于苏共内部的分化瓦解,并非外部势力插足。突尼斯之变更看不到任何外部势力的影子。如果说外国政府施加压力可看成外部势力的影响企图,那么受这种外部势力影响最大的并不是中国大陆,而是朝鲜、伊朗、古巴。但这些国家的社会制度并未在外部势力影响下发生变动,可见大力渲染所谓“外部势力的影响”不过是自欺欺人的把戏。很多时候,它是转移国内矛盾的手段;更多时候,它是推卸责任的借口。
    对于中国大陆的内部事务,所谓的“外部势力的影响”是不曾存在的。不说远的如土改、镇反、反右、大跃进、大饥荒、四清、文革等等重大社会事件完全跟外部势力无关,光说近年发生的重大社会事件中有哪一件是外部势力导致的?引起人神共忿的强制性拆迁,没有外部势力什么事,完全是强势集团利用优质资源掠夺弱势人群的作为。瓮安事件、邓玉娇事件、钱云会事件,有哪一个事件是外部势力所为?动车事故与外部势力有关吗?唯一真正涉及到对外关系的恐怕只有王立军事件。然而,正如众所周知的那样,在这一事件中外国政府是被动卷入的。生活在大陆的老百姓可能并不知道,这个事件发酵以至于薄熙来受整肃后,美国政府在被记者问及时仍拒绝给予评论。
    再来审视一些社会现状,让我们看看到底外部势力的影响在哪里。官员不申报财产绝不是外部势力所为;毒奶粉的出现与外部势力无关;环境被破坏自然灾害频发与外部势力毫无关系;道德滑坡诚信缺失怨不到外部势力头上;官员腐化变质更是跟外部势力不搭界。
    对于这些,《环球时报》为什么视而不见?答案也许只有他们知道。但是,由于独占了话语权,他们这种经不起一驳的论调还是误导了大众。因这种误导,方先生的生平没有得到公正的评价,方先生的事业在大陆受到了不该有的贬损。殊不知,正是方先生和他的同仁志士倡导的民主宪政,着力于建立对权力监督的有效机制,使得:官员的财产必须无条件申报,隐匿着出局;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强拆为犯罪行为,强拆者必须服法;公共安全的监督本身要接受社会监督,让毒奶粉止于出厂前;居住者对环境保护有发言权,可以对环境破坏的措施一票否决;司法独立,让“刑不上大夫”的旧典消失,让公平正义得到法律的关照;......。
    因此,我们要说,《环球时报》,你不地道!
    同时,我们也要说,《环球时报》,你枉费了心机。因为互联网打开了资讯的闸门,真相正在涌入,民智已经开启。曾经封闭的国度正在敞开双臂拥抱世界,这一进程不可逆转。方先生为之奋斗的事业已经被千万同胞所继承,一个以普世价值为核心理念的社会即将到来。我们有理由乐观,尤其是看到了东欧和西非的人们给我们做出的榜样。我们坚信方先生的努力不会白费,他的愿景一定能够实现。
    方励之先生是中国民主化事业的一座丰碑,他的名字将与民主同在,与人民同在。
    2012年4月17日星期二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2/04/20120417195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