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孙文广:悼念方励之——兼评《环球时报》社论(附多图)
(博讯2012年04月12日发表)

    孙文广更多文章请看孙文广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孙文广
    
    孙文广:悼念方励之——兼评《环球时报》社论(附多图)


    图1:2010年方励之、李淑娴夫妇赴挪威参加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
    
    孙文广:悼念方励之——兼评《环球时报》社论(附多图)


    图2:黎安友、方励之、刘宾雁(左起)参加王若望的追悼会
    
    
    
     方励之先生,4月6日逝世。他是89六四民运的启蒙者和精神领袖,是知识分子的榜样,他的过世对中国民运是个巨大损失。
    
    
    
     上世纪80年代,中国民运兴起,有三个知识分子功不可没,其中一个是科技大副校长方励之,还有作家刘宾雁,政论家王若望,号称三剑客。我对方励之印象最深,因为他是大学副校长,我在大学教书,而且我们都是学物理出身,1989年前,在大学里就流传他的讲话的复印件,当时没有互联网,有些敏感言论和文章,只能靠打印件传播。从传单中看到,他对当局的批判居高临下,讽刺挖苦,很是过瘾。
    
    
    
     1986年,发生学潮,方励之在整个过程中,没有对学生的诉求进行打压,科技大学部分学生因对人大代表的“橡皮图章”性质不满而抗议,上街游行,进而引起全国的86学潮,方励之在1986年学生集会上说:“民主不是自上而下给予的,而是自下而上争取到的。”他鼓励学生争取民主。
    
    
    
     1987年春天,他和胡耀邦一起被邓小平批判,说他们反对自由化不力。“三剑客”都被开除党籍,方励之被免去大学副校长职务,调离科技大。方励之在这之后,没有停止过问政治。1988年,方励之在北京,积极参加北京高校政治研讨会,并接受外国传媒采访,公开批评“四项基本原则”(包括党的领导,社会主义道路,马列毛思想和无产阶级专政)。1989年1月,他向军委主席邓小平发出公开信,建议释放民运人士魏京生,64学运期间他与在北大任教的妻子一起支持学生诉求。64事件后,6月12日他被北京市公安局“通缉”,他与妻子在美国使馆避难后转去美国。
    
    
    
     方励之到了美国,主要工作是在大学从事天体物理的研究和教学。也曾担任中国人权理事会的主席,参加一些比较有影响的活动。2010年,他到了挪威的奥斯陆参加了刘晓波获诺贝尔奖的获奖仪式。
    
    
    
     我曾经想过有朝一日中国实现民主,方励之回国,如他愿意从政,可以当教育部长,或者更高的行政职务,用他的理念,改革教育,推动变革。因为方励之品德高尚,思想先进,在任科大副校长时,就能引领潮流,对学生言教身教,以后有了在美国大学从事二十余年的教学和研究的经验,在中国未来的建设中,他应该是一个十分难得的人才。
    
    
    孙文广:悼念方励之——兼评《环球时报》社论(附多图)


    图3:4月9日《环球时报》社论
    
    
    
     他的死讯,使人悲痛、使人惋惜,我们这些活着的人,应该同心协力,促进大陆的变革,使得流亡国外的有才有识之士,早日回国,推动中国的现代化建设。
    
    《环球时报》是中共官方喉舌,针对方励之逝世,在4月9日发表一篇《顺历史而行,个人力量才能激活》的社论。说方励之逆历史潮流,所以“一事无成”。这当然是错误的。方励之所作所为是中国民主潮流的一部分,他的言行,曾照亮过中国争取民主的道路,温暖过很多人的心,他的作用会得到历史的承认和记录。在历史上人们回顾64学运的时候,人们会记得方励之,会缅怀方励之等三剑客,在将来中国科技大会树立他的塑像,他会成为后人学习和敬仰的人士,而现在和过去对方励之先生泼污水的人,只能是历史洪流中的一些浮渣。
    
    
    
     《环球时报》站在官方立场,会贬损方励之。但是从社论的字里行间也能看到一些变化,1989年的学运领袖都被扣上“反革命暴乱”的罪名,被“通缉”,而作为精神领袖的方励之也以煽动学运动乱的“反革命罪”被通缉,但是这次的社论中对方励之的描述却是“在美国病逝,享年76岁”的“异见人士”,已经不是“反革命分子”,“颠覆分子”,“反华势力”,这正像对64学运的评价,从“反革命暴乱”到“动乱”到“政治风波”一样,说明上层有些人,在向现实靠拢。
    
    
    
     建议北京当局在方励之逝世之后,能够进一步面对现实承认有“不同政见者”,承认有“反对派”,首先应该释放国内的“政治犯”、“信仰犯”、平反四六,允许被排斥在国门之外的中国公民尽快回国。
    
    
    
     2012年4月11日于山东大学 电话:13655317356 0531—88365021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2/04/20120412012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