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参与首家连载:孙文广《参选纪实》(7)(视频、图)
(博讯2012年04月09日发表)

    孙文广更多文章请看孙文广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孙文广
    
    参与首家连载:孙文广《参选纪实》(7)(视频、图)


    与贺卫方(左)合影于山东大学2004
    
    参与首家连载:孙文广《参选纪实》(7)(视频、图)


    2010年与莫之许(右)合影于济南家中
    
    参与首家连载:孙文广《参选纪实》(7)(视频、图)


    国保公安封锁校门阻止独立参选人进入校区
    
    参与首家连载:孙文广《参选纪实》(7)(视频、图)


    向学生讲解选举
    
    参与首家连载:孙文广《参选纪实》(7)(视频、图)


    餐厅演讲(自拍照)
    
    
    
    
    视频一链接:http://youtu.be/tXu5IZFpXUU
    
    
    
    视频二链接:http://youtu.be/YSRT2vWbWys
    
    
    
    (参与2012年4月8日讯)《参选纪实》连载(7)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一
    
    
    
    作者按:《参选纪实》即将在香港出版,现摘录部分文字和图片,先行网上发表,基本按书上的排列,现在发表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的部分内容。
    
    
    
    2011年12月3日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山东大学独立参选人孙文广受到警方打压
    
    
    
     山东大学独立参选人、退休教授孙文广,昨天被济南国保、辖区派出所警察、山大公安处工作人员等12人困在家中长达约一小时,无法出门。前一天,他在山大餐厅门口演讲、发名片时,山大公安处工作人员当众把两块展板抢走并撕毁名片,还驱赶学生不让其围观和接收名片,但学生还是越聚越多,甚至不惧威胁,当场取阅他所剩不多的传单。
    
    
    
     孙文广表示,这次参选的经历和以往一样可谓是困难重重。他的支持者被拦在山大校门口不能进门,他张贴的参选海报不超过两个小时肯定被撕下来,平时发传单和名片要突破重围。现在山大已经把其他五个校区公安处的工作人员抽调到中心校区,专门用来监控他。
    
    2011年 12月 03日
    
    
    
    美国之音:山东独立候选人遭遇警方阻挠
    
    
    
    77岁的独立候选人孙文广在山大校园竞选地区人大代表。
    
    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加当地人大代表选举的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日前因为受到警方人员的骚扰而不得不取消竞选活动。孙文广说,当局试图通过多种手段阻挠和破坏他的竞选活动,其中包括对支持他的选民发出威胁。
    
    
    
    出门竞选遭传唤威胁
    
    
    
    孙文广教授说,他在宣布参加济南市历城区人大代表选举后,最近每天都受到山东大学公安处和济南市国保的监视。12月2日,他和选民见面的计划因当局阻挠而被迫取消。
    
    
    
    孙文广对美国之音说:“我走出去几步后,就出来12个人,其中有济南国保和山东大学公安处的人,说你不要去餐厅,要去我们就传唤你。”在孙文广同意接受传唤后,山东大学公安处的一位官员将他带到停在附近的警车中谈话,前后大约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孙文广原订的选举活动因此取消。
    
    
    
    警方对孙文广说,阻拦他出门的理由是此前接到举报电话,说他的竞选活动扰乱了社区秩序,但警方拒绝向他出示传唤证。对此孙文广表示,山大校园是当地选区选民集中的地带。他在山大餐厅附近主要是通过演讲和餐叙的形式和自愿参与的选民接触,属于正常的参选活动。
    
    
    
    山东大学公安处一位没有透露姓名的值班官员谢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他说:“我不知道。我现在是过来值班的。”
    
    孙文广说,竞选海报在贴出后一般不到两个小时就被撕掉
    
    
    
    参选受到多种干扰
    
    
    
    这是孙文广第二次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加当地人大代表选举。2007年,他在参选过程中也曾受到校方和当地警方阻挠,结果未能当选。
    
    
    
    孙文广说,当局最近几天一直通过多种手段阻挠和破坏他的参选活动。他说:“一种呢,不管你贴的什么海报,不超过两个小时肯定给你全部撕掉,这是我的经历。你要摆展板,展板就会被抢走。撒传单的话,传单也会抢过去撕掉。”
    
    
    
    孙文广教授说,他的参选赢得了一些学生的支持,但这些学生在出席他的竞选活动后受到了校方的警告。
    
    他说:“马上校公安处的人就会对他们讲,你小心点,你还想毕业吗,想找工作吗,想考公务员吗?”
    
    
    
    封杀独立候选人并非个别现象
    
    
    
    今年是中国基层人大代表选举年,除山东外,在贵州、四川、河南、北京等地,最近也不时传出独立参选人受到当局阻挠、封锁和破坏的消息。
    
    
    
    台湾《自由时报》最近刊载的一篇评论文章指出,本届中国地方人大选举的绝大多数候选人仍是由当局钦点,独立参选者不是在资格审查阶段就被封杀,或者就是参选后受到各种干扰,反映出当局在本质上仍然无法容忍人民自由参政。
    
    孙文广教授所在的济南市历城区将于12月12日投票选举当地人大代表。孙文广说,他在选举日前不会放弃参选活动。
    
    2011年12月12日
    
    
    
    自由亚洲:孙文广参选遭连番打压,人大选举公正性受质疑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因参选区人大代表以及在山东大学发表演讲,日前遭校方强行要回住房,星期一他又被大批便衣国保挡在家中无法外出投票。而在深圳,律师李志勇自参选人大代表以来多次受到警方约谈。
    
    
    
    山东济南区县级人大换届选举投票在星期一举行,山东大学选举工作小组也在学校网站公布通知,要求当天下午2点召开全院教职工大会并布置人大代表选举工作以进行投票。但当天一早孙文广被堵在家中无法外出投票,并有大批国保、便衣人员看守,孙文广询问不让他出门的原因,对方并没有做出答复。校方更将投票箱送到他住的地方,并用摄像机想摄录他投票的记录,而孙文广拒绝投票。
    
    
    
    孙文广表示:“他们在这的人我是看得到的,门厅里面大概有五六个人,开了门后一边是两个人,一共是四个。老远可以看到一排人大概有十几个,他们就是堵在这不让我出去,也不讲道理,我说我要出去投票,他们就说不准出去,什么理由也一律不讲。一个小时后有人拿着票箱来了,带着摄像机让我投票,投票本身是不记名的,但这样做是记了名,何况那么多人在旁边我怎么写这个票,新的选举法规定选举一定要在一个隔离的小单元里面投,而我要去他们就不让我去。”
    
    
    
    记者:“孙教授,他们为什么不让你出去投票?”
    
    孙文广:“因为投票的地方有很多人,我会和人讲话、交流,对他们会造成影响。组织投票的人每年都会开会,我就想问他们几个问题,其中一个问题是,那些候选人我都不认识,你要让他们见见选民我再投票,否则我就投反对票,公开讲的话就能影响到很多人思考这些问题。第二点是投完票当天就要开票,你不能把票箱搬走,四年前这里选举,他们选完就把票箱搬走,我觉得这是不可以的。所以我们应当派人跟踪票箱,不能事后开票,还有就是流动票箱也不合理,我应该去现场投,你们怎么可以把票箱送到我家里投。这我都想提,我一提会场就乱了,就算不乱的话,有的人也要考虑下要不要投这个票。”
    
    
    
    孙文广本月初在山东大学餐厅外发表参选演讲,吸引了许多学生的围观,之后有学生遭到威胁,他为演讲而准备的标语与海报也遭到校方人员的撕毁,12月2日更遭到山大路派出所的传唤,指其涉嫌“策划非法集会”。
    
    
    
    上周五下午3点孙文广的房子被校方强行收回,生活用品也被校方的保安及房管处强行丢下楼,并且不让他回到自己家中。此前有国保人员要求把孙文广带到青岛旅游,但遭到他的拒绝。
    
    
    
    孙文广被抄家的消息在网络上传开之后,学者贺卫方在新浪微博表示“七年前山大一见,他忧国忧民的情怀、推进民主的勇气令人感动。有关部门不得太放肆!”北京学者莫之许也表示“孙文广教授一言一行,给我很大震动,一个充满良心和道义感、真正具有知识分子的社会担当意识、一身正气又不乏平和理性的老知识分子的情怀。”
    
    今年年近80的孙文广,是物理学家,也是山东大学退休教授,文革期间因为发表文章遭到抄家、批斗及被拷问,1978年被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所谓“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判处有期徒刑7年。
    
    
    
    自中国基层人大代表换届选举以来,各地以独立身份参选者都遭到不同程度的打压,在深圳的律师李志勇与家人都遭到警方的约谈,当局希望能够用亲属的压力让他放弃参选。李志勇告诉本台记者:“按照选举法的规定,由选民候选小组规定候选人是谁,据我所知这些选民小组是谁我们也都不知道,小组长都是由选区提名的,他不认得我也不会支持我。”
    
    
    
    记者:“12月16日马上就是投票日了,你还会继续参选吗?”
    
    李志勇:“肯定的,我有始有终的,都做半年多了,不可能在最后几天我不搞了,也强调了重在参与,实际上参与的意义比当选的意义大。”
    
    李志勇表示他会继续呼吁选民以“另投他人”的方式在这场选举中投票。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2011年12月12日
    
    
    
    自由亚洲:当局为阻孙文广参选穷出卑劣手段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因坚持参选区人大代表选举,周一投票日被禁止外出拉票,三日前宿舍遭强行收回,贵重物品及选举宣传材料全被抄走,孙文广的支持者亦受当局警告。(冯日遥报道)
    
    
    
     孙文广周一(12月12日)投票日遭国保禁止出门,多名国保守在他门外对探访者拍摄。(相片由张女士提供)
    
    孙文广自宣布参选历城区人大代表选举后,他多次的竞争宣传活动均遭打压,周一为投票日,孙文广下午向记者指出,被数十名国保禁止外出,无法到报票站投票。
    
    
    
    他说:“现时我楼下约有30多名国保与公安,有五部警车,5个公安在门后,4个公安在前门把守,把出口堵死了,今天是投票日,他们怕我到票站演说竞选,把我困著不准出门。”
    
    
    
    孙文广指,投票日前三日即上周五,当局为阻止他继续参选,曾提出安排他外游,遭他坚决拒绝,当日下午,他自资购买并住了数十年的宿舍房,遭山东大学强行收回,贵重物品被扣,包括两部电脑、打印机、照相机等,以及所有选举宣传资料全被扣走,当局目的就是要彻底阻止他参选,期间他更遭公安粗暴对待。
    
    
    
    他说:“他们行为就如强盗,他们数十人把我带出屋外,强行扣走所有物品,贵重的如电脑,打印机等都被抢走,不值钱的都被他们扔在街上,我质问他们时,四个公安把我这个老人抬起来,然后掷上警车,把我压著,这是严重侵犯人权。”
    
    
    
    孙文广现时住在校园内,另一个不属山东大学管理的自置物业,至今被扣走的物品仍未获归还,孙文广批评当局行为卑鄙,采取流氓手段阻止他竞选及与支持者接触。
    
    
    
     孙文广上周五(12月9日)遭当局强行收回宿舍,物品被扔在楼下布满一地。(相片由张女士提供)
    
    孙文广数名支持者周一下午到他家中探视,其中一名支持者张女士向记者,感到孙文广身体十分疲累,当局警告他们不要投票给孙文广,但均遭他们坚决拒绝。她说:“我和数名支持者到他家看看他,慰问他,因选举的事他身体十分疲累,有很多国保公安在他家门拍摄我们的举动,警告不能支持他参选,但我们都认为孙教授参选是对的。”
    
    
    
    记者多次致电山东大学党委办公室,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而济南公安局值班人员,以不清楚为由,拒绝回应记者任何提问。
    
    
    
    今年78岁的孙文广,曾任山东济南政协委员,退休前是山东大学经济信息管理系主任,他上月26日宣告参加历城区人大代表选举后,他到校园进行助选活动均遭打压,上周末起遭公安及学校保安在家门外设岗禁止外出,虽然如此,孙文广未有放过任何宣传竞选机会,他日前在网上发表文章,呼吁境内外支持者到当地监督选举过程。
    
    2011年12月12日
    
    
    
    美国之音:济南地区人大代表独立参选人参选受阻
    
    
    
    记者: 袁野,发自香港
    
    
    
    今年是中国区县人大代表选举年,这也是中国各级人大选举中唯一采用直选方式的选举。12月12日是济南市历城区人大代表选举投票日,山东大学管理学院的退休教授孙文广是该选区的独立参选人,他因为受到当局阻拦而没能前往投票站投票。孙文广当天接受了美国之音的采访。
    
    
    
    Q: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孙教授,你今天作为独立候选人行使您的被选举权,同时也作为普通选民行使选举权。能否介绍一下投票的情况?
    
    
    
    A:是这样的,早上起来7点半的时候我下楼,就想到餐厅吃饭后去投票。下楼才发现,在我大楼的门里边有5个国保和公安。我使劲往外走,他们就使劲塞我。刚出去我就看到,在门外还有4个,一边2个,不让我出去。到了上午10点的时候,有人来敲门,有个人抱着票箱来了,跟我说现在要投票。他身后大概有5、6个人,拿着摄像机。我说,你们这种作法是违反法律的,按照法律应该是无记名投票,现在你让我站在这投票,背后有摄像机在看,另外你的流动票箱一个人抱着来了,票箱里要塞点什么东西,谁知道呢?所以我等一下想看看他们下面看得怎么样,如果看得松一点,我想再去投票。
    
    
    
    下午3点半,孙文广教授下楼,再次尝试前往投票站,但又受到了阻拦。孙教授只好返回自己的住处,并被告知,投票已经结束了。他随后继续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
    
    
    
    Q:您以77岁的高龄出来竞选,讲讲您的想法是什么?
    
    A:参加这个竞选,我当选的可能性是极小的,但是我还要选。这个选举过程本身有很多方面的意义,其中之一就是要冲击由共产党来垄断选举的局面。他们安排选举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要安排他们认为合适的人作为候选人,只有共产党提出来的人才称为正式候选人,民间的候选人想以各种方式争取一下,都被以各种方式打压,排除在正式候选人之外。
    
    
    
    Q:独立候选人被排除在外的具体方式是什么?
    
    
    
    A:你比如说,在外国的选举中,候选人的提名会有一个很高的联署人数。大陆定的很低,10个人就可以。你想一个选举如果三万人的话,10个人凑一下很容易,那就会出现很多的人被提名。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就说要协商,谁来协商呢?全是共产党的官员,在学校来讲就是党委书记和各院的书记,把所有像我这样的人给协商掉。
    
    
    
    Q:虽然您没有放在“正式候选人”的名单上,但坚持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加选举,那您的政纲是什么,能不能简单介绍一下?
    
    
    
    A:我的政纲就是我的权利我作主,我来自选民,代表选民。过去我们也选过很多代表,但那些都是在共产党操控之下,他们是代表共产党的,我希望代表选民。
    
    
    
    Q:跟社区的选民日常生活和福祉相关的,您有没有哪些具体的事情要推动的?
    
    
    
    A:有啊,因为我在这里是教师住的大院,这里大概有几千人,很迫切的问题是住房问题。房改以后,房子成了自己的了,但到现在校方不给他们发房产证。为什么不发房产证呢?就是因为这样可以随时调动你的房子,掌握房屋处置的主动权,那么我就要提出这方面的意见,为大家去争这个事。
    
    Q:您在选举过程中是一个人孤军作战,还是有支持者或者志愿者来帮您?
    
    A:在我决定参选的前一天, 我们开了一个会,大概有17个人。这17个人负责方方面面,等于是像美国的竞选团队一样。但很快就发现,当局针对这个团队打压、分化、瓦解。公安来找他们谈话,有的谈一次,有的谈两次,有的谈三、四次的。如果他们要进入校园来帮我,他们就会通过警察手里的资料,查明白这些人在哪里工作,家里情况怎么样。然后就在山东大学的四个门分别派人把守,所以我的团队都不让进入山东大学。
    
    Q:四年以前,孙教授,您也曾经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当时也受到一些阻挠。今年也有类似情况发生,那您觉得从上次到这次,当局对您的态度有没有什么变化,还是跟上次一样?
    
    
    
    A:在山东大学来看,比上次更要紧张,限制得更严格。比如说,上次选的时候,我贴出去的海报,开始被撕掉被破坏,我就抗议,抗议以后,他撕的就少一些,最后做到基本不撕。这次贴出的海报没有超过两个小时的,最近就是半个小时内甚至几分钟,就给破坏掉了。
    
    
    
    Q:从全国来看,今年有几百名独立候选人出来参选,数量比往年要多。有人认为这是很积极的民主化进程的趋势,但也有的宪政学者说,地方人大在立法程序中作用有限,这个趋势的实际意义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大。您自己怎么看?
    
    
    
    A:区人大代笔虽然作用不大,但是表现出来的一些东西是应该肯定的。比如有几个独立候选人选进去了,那么就会给大家一些希望,觉得将来我也可以争取。而你选进去以后呢,可以把民间的要求和诉求带到会上去,为民间走上民主这条路树立一个信心。
    
    Q:谢谢。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2/04/20120409232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