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薄熙来另立司令部 重庆黑幕才刚揭开一角
(博讯2012年04月02日发表)

    (争鸣) 三月十四日,面对全世界的摄像机,温家宝一改往日温温水的形象,勐烈批评重庆:“现任重庆市委和市政府必须反思,并认真从王立军事件中吸取教训。”十五日,薄熙来被免去重庆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因王立军叛逃美领馆事件引发的政坛地震余震不止,“重庆森林”的厚重黑幕只不过掀了一角。
    
      二○○九年七月重庆掀起声势浩大的打黑行动。十月十二日,中纪委副书记、团派大将刘峰岩率中央巡视组赴重庆,监督检查重庆市级领导班子及其成员“贯彻执行党的维护稳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情况”,“执行民主集中制的情况,执行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和自身廉政勤政的情况”,意在给打黑风暴降温。不料,自恃有强大的民意和江泽民支持的薄熙来,根本就没把“自身廉政”这一警告放在眼里,利用媒体宣传其被迫打黑的苦衷,不但变本加厉地黑打,“唱红”运动也四下蔓延,一路唱进北京、香港。 (博讯 boxun.com)

    甚至,王立军叛逃事件发生后的两会期间,薄熙来谈及打黑,居然公开向中央叫板:“敢同恶鬼争高下,不向霸王让寸分”。文革期间一本红卫兵小册子的书名就叫《敢同恶鬼争高下,不向霸王让寸分──记同刘少奇叛徒集团英勇斗争三十年的韩培义同志》。薄熙来数十年都没忘,不愧老红卫兵的本色,似乎知道自己的政治生命就此完结,薄熙来摆出一副站着死的架势。
    
     重庆与中央的矛盾,不仅是瞎折腾和不折腾的分歧,也是极左与较为开明和保守(希望和谐稳定地腐败下去)势力的较量,是牵涉到十八大权力分配的殊死搏斗。表面上,薄熙来输在缺乏“人格魅力”,王立军不愿做替罪羊,以薄熙来心腹、打黑大将的身份叛逃美领馆要求避难的决绝宣告重庆模式的破产;实质上,这是“唱红打黑”严重变调、变质,天怒人怨的必然结果。就像林彪出逃,王立军叛逃何尝不是万般无奈下的自保选择?从客观效果看,前者事实上宣判了文革的死刑,后者终结了“唱红打黑”,也算是功德一件。
    
     以薄熙来的能力、资源和胆色,要想树立政绩在十八大更上一层楼,其实有多种选择,比如用民生工程、推行基层选举来博取民望;何以剑出偏锋,去搞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唱红打黑”呢?
    
     这就不得不从具有中共特色的“政治正确”说起。中共鼓动民众革命的理论就是消灭剥削、开创人人平等的共产主义社会。刘少奇、周恩来、彭德怀、邓小平等党内较为务实的健康力量,一旦威胁到毛泽东的权威,后者就念阶级斗争的紧箍咒,前者根本无从反驳。中苏论战,“九评”祭出解放全人类的原教旨马克思主义,赫鲁晓夫照样溃不成军。
    
     后毛泽东时代,邓小平也无法与中共特色的“政治正确”相争论,一九九二年南巡只好说“不争论”。这个“不争论”与胡锦涛的“不折腾”是一个道理,就是“打左灯向右拐”,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改革开放和提高民众生活水平来换取执政的合法性。
    
     有鉴于此,既然经济上无法超越团派大将汪洋领导的广东,重庆能搞点什么特色呢?入党誓词不是至今还有“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吗?以中共的“政治正确”而言,谁敢反对“唱红打黑”?这其实是个投机取巧的馊主意,急功近利、好大喜功的薄熙来“聪明反被聪明误”,以立竿见影的方式建立非常事功,垮台的方式自然也就摧枯拉朽。
    
     幕后力量对薄熙来的支持,以及薄熙来对民意的利用、操弄都只能是有限的,而不可能是无限的。刑讯逼供、匿名羁押、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拒绝律师会见和阅卷、实行公检法流水线式办案等黑打方式,以“李庄案”表现得最为明显,“眨眼”竟然也成了罪状,真是旷古奇闻!一时间,律师人人自危,法学界群情汹涌!
    
     什么叫“众怒难犯”?网名为“燕七”的重庆警察说得中肯:“李庄案透视出一条政治铁律:一隅不可以敌全国,无论在哪一方面(尤其是意识形态),针对哪一个群体。不厚(薄熙来)有个讲话,或许自己不这样想,但其实已经把整个律师界作为自己整治的对象了,以他的资源,对付重庆律师界没问题,对付李庄也没问题,然而,对付整个中国律师界,就显得力不从心了。这不是因为律师太狡猾,不信换个对手试试,学生?教师?医生?农民?工人?莫不如此!”
    
      二○一○年王立军在重庆市公安局党委会议上发表讲话:“凡是报纸歪曲事实真相攻击我市公安机关和民警的,就以单位起诉当事报社和撰稿人;如果他提及民警个人,且造成后果的,民警拿着证据到法院起诉记者,相关部门和民警所在单位要支持和协助。这就叫「双起」,公安机关起诉报社,民警起诉记者。”王立军成了媒体公敌。
    
     四面树敌的结果往往是四面楚歌。中央确实无法公开反对“唱红打黑”,但对不听话的封疆大吏留有一道招牌菜:反腐败。何谓“自身廉政”?你薄熙来、王立军的屁股就那么干净?王立军曾长期担任领导的辽宁铁岭公安局,二○一○、二○一一年窝案全面爆发,铁岭市公安局副局长富晓东、铁岭市公安局局长、铁岭市副市长谷凤杰等官员相继落马,辽宁省委书记王珉当时此地无银三百両地宣称:“纯属孤立事件,绝对与王立军无关。”
    
    针对铁岭公安局窝案的调查很快涉及到王立军,反腐同样是绝对的“政治正确”,来自中央的压力很大,薄熙来决定丢车保帅。意识到面临西汉酷吏下场的王立军,决定叛逃美领馆拼他个鱼死网破,一举结束了薄熙来的政治生命和冤狱无数的重庆模式。
    
     随着薄熙来的倒掉,中国左派网站和极左人士风声鹤唳、一派肃杀。应该说,这不完全是自由和法治的胜利,更多的还是权力斗争中对极左势力的短暂压制。要揭开“重庆森林”的层层面纱,要还重庆、还中国一个自由民主的晴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温家宝所言:政治改革“必须有人民的觉醒、人民的支持”。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2/04/20120402042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