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山东莱州张玉玺起诉平里店镇政府要求归还土地及村委公章(附多图)
(博讯2012年01月07日发表)

    来源:参与 作者:夏飞石
    
    
    (参与2012年1月6日讯)夏飞石报道:前天(1月4日)山东莱州市平里店镇石柱栏村村主任张玉玺邀请济南市法律顾问倪文华,前来莱州市平里店镇石柱栏村商议起诉平里店镇政府霸占面积为22亩土地的石柱栏小学,及自2008年就被镇政府抢占的村委公章。
    
    据悉,张玉玺现年54岁,山东莱州平里店镇石柱栏村人。2009年12月24日,以800余票当选石柱栏村主任。自当选为村主任以来,张玉玺就带领村民为收回被平里店镇政府霸占石柱栏小学面积22亩土地,及自2008年就被镇政府抢占的村委公章而努力。但是,由于受到镇政府的多方阻拦甚至打压,没有一点效果。镇政府除了不给张玉玺村主任开工资之外,还到张的原单位石柱栏金矿威胁,使行金矿停了张玉玺每月有2400元的工作。
    
    为了更好的维护村委的利益与个人权益,张玉玺被迫拿起法律的武器,邀请济南市专长从事行政复议的法律顾问倪文华,于2012年1月4日晚上到达莱州市平里店镇石柱栏村商议起诉平里店镇政府。第二天(1月5日),倪文华一行人对当地案情进行了解,还对被霸占的石柱栏小学进行勘察与拍照,下午乘车回济南。
    
    末了,张玉玺还带领村民郭云飞、邹俊民、邹广斌、郭秀莲、付洪香等人在平里店镇政府门口合影,表达强烈要求镇政府归还霸占的土地及村委公章。
    
    山东莱州张玉玺起诉平里店镇政府要求归还土地及村委公章(附多图)


    图1:山东莱州市平里店镇石柱栏村村民选村主任张玉玺
    
    山东莱州张玉玺起诉平里店镇政府要求归还土地及村委公章(附多图)


    图2:平里店镇政府抢占村委公章的文件
    
    山东莱州张玉玺起诉平里店镇政府要求归还土地及村委公章(附多图)


    图3:村民签名要平里店镇政府归还被霸占的土地
    
    山东莱州张玉玺起诉平里店镇政府要求归还土地及村委公章(附多图)


    图4:部份村民在平里店镇政府门口的合影
    
    附:
    
    
    血泪上访录
    
    我叫张玉玺 山东莱州平里店镇石柱栏村人 汉 现年54岁,多年来为我家及我们村的问题上访了40多年,至今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我的家庭问题:
    
    我家是1937年就参加革命的老革命人家,舅舅迟云生 原青岛公安局,迟境川 原公安部二局局长,母亲迟国珍 上世纪60年代文化革命中,村、乡、市硬说我母亲不是党员,在县工作组和公社书记王树吉,后任县委书记,烟台行署专员的强权迫害下,我们一家人在上访路上奔波四十余年。,十人被伤害,七人被枉法,两人精神病,一人被打死。小侄刚生下三个月,嫂子就被山东省委苏善田抢走离婚。1966年,对我父母吊打非刑,三天两头批斗,全县展览广播,游街示众,对儿女们是大枪押着,民兵看管,逼得我大哥利刃自尽,逼得我大姐跳井自杀。我二哥在六中被县工作组开除,兄弟姊妹们从此不让上学,1972年22月2日,我二哥(22岁)我二姐(18岁)跳进中南海(北海桥原来是汉白玉栏杆,后改为一人多高的铁栏杆)2007年两会期间(3月9号)我二哥乘坐20路在天安门广场撒发上访材料,(从此每当国家重要的政治活动,路过天安门的公共汽车窗子都被封死,并加了两个公安)。1974年我在中南海新华门汽油自焚,十六岁就被关进了省监狱。我二哥在狱中嘴里被拧上口榴子,流脓流血,屎尿屙裤子里,前铐背铐两年多。一切都是政府行为,也是我人生中抹不去的伤疼。我多次上访,无果。
    
    打倒“四人帮”后,中央两办和公安部成立了省地项目工作组,三下莱州,虽然都给平反了,但全家数人除我落实在金矿上班外,其余善后赔偿工作至今没落实第二个人。
    
    村里的问题:
    
    节假日回家常常看到我们村的耕地被侵占,又听多人诉说原委,是一个叫张福新、邹金海的人串通村干部郭洪俊所为,大多数村民和党员都知道二百多亩土地的原始合同是村委和郭洪俊定的,当时只有郭恩成在合同上签了字,也盖了法人郭洪海的章,这才是真正的合同,与张福新、邹金海根本不存在合同关纟,2007年合同已到期,村委本应将郭洪海的合同及时收回,却没有这样做。期间由于产权不明白,致使生长了四十多年价值几十万的器材树被盗伐,幼树十四年现也基本成材,灌木无数,无专门人管理,造成损失上千万,村民上访多年不但长期得不到解决。村民邹建武2009年冬在村委讨要土地与村委发生了口角,话赶话摔了一条板凳被拘留。
    
    村民反映我村的水库,平塘沟渠四十多年失修,改革开放以来,根本没有公共投入。采取吃光、卖光、贪光的三光政策。一场大雨就是一场灾难。今天剩下村委只是空壳一个。连自来水,道路等公共设施的修复都无法落实,至今村民仍背着70多万的银行贷款无力偿还,全体村民苦不堪言。
    
    几年前张玉玺公休回家,有人对张玉玺说:“你办事公道,选你当村长干不?”张玉玺无意间说:“甭说村长,选我当市长也能干。”
    
    这年(2009年12月24日)换届,真的张玉玺以800余票胜出,当选村长。
    
    上任后经认真调查,全村二十五年来生下的孩子和过门的媳妇430多人至今都没有土地。这土地全被张福新、邹金海所霸占。面对村民群情激昂,满脸期待,既然村民选择了我,我就要有所担当,为全体村民负责。自然我就成了张福新、邹金海们的对手。
    
    张福新、邹金海为什么既没合同,又不是法人能如此的强势,原来有人在支持。因为在此期间副镇长胡英圣找司法所长刘金成等人,七嘴八舌都来做我的工作,说:“法院只相信公章不相信真假。”有的在旁也帮腔说:“人家是懂法律的,如若把他俩的地分给村民造成了损失要由村委负担。”我说:“若是我错了,不要村委负担,我个人不但承担经济损失,还要承担法律责任,就是倾家荡产,砸锅卖铁,也心甘情愿。”村书记郭洪海在旁边对我说,我们村委每年都给他1500元(不知什么钱)
    
    2010年4月5日、5月10日我带领村民(包括党员)两次去分地,九个5米的铁尺,六个50米的皮尺被张福新、张京云(张福新父亲),还有其外甥,邹金海、邹宝礼(邹金海父亲)剪断,拔掉29个分地界石。胡英圣副镇长、派出所警员武淇沛不但不义正言辞的加以阻止,并当着广大村民的面说:“张玉玺你连地都分不了,你还想当村主任,干不了就辞职”。
    
    5月10日上午村民和镇政府公安发生了冲突,为了避免事态的发展,张玉玺说服了村民,下午村两委和六十多名村民到市政府讨还公道。镇政府书记、镇长、信访、派出所所长、土管局长、林业局长、法院院长、信访局长、保安等一大帮人马掐着录像机,照相机长枪短炮早已摆好阵势严阵以待,气氛非常紧张。
    
    5月11日市政府常年聘任的文津律师事务所的所长梁宝军在胡英圣的陪同下来张玉玺家说是成立项目工作组进驻我村,对张玉玺说:“知道你一心想为村民办事,不过有点太执着,现在不公平的事太多了,我们国家就是这么个体制,单凭你一个人能扭转过来吗?如果有人给你家扔个炸药包,万一有个好歹,抓又抓不着,没有证据,吃亏的是你……”,有人说:“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为民捐躯也值得”来人接着说:“你说得轻巧,没赶上你就不知道厉害。”
    
    至今一年多,坚持维权的四家被放火,三家被砸玻璃,李贵发家半亩多花生被打上了“一扫光”(农药),110都有拍照。郭云飞刚给父母建起的墓碑被炸毁,中华信息传媒网记者已拍照。张福新还扬言对上访者要一个个收拾,
    
    4月5日分地当天晚上就把张玉玺机井的电缆剪断拿走。但张玉玺现在并不孤独,有一千三百多村民签字维权,更有38名党员(全村46名党员)的支持。
    
    5月29日张玉玺召集村民去埋分地界石,村委书记郭洪海也在场,态度从来也没这样积极配合过。结果下午他躲了,下午2点村民来报:“张玉玺你千万不能去,他们雇了一帮黑社会,在周围哨着你,如果再分地,砍了你,让你分不成。”接着又有村民来报:“张玉玺你一定不要去南园(地名),镇政府昨天就知道这事了,但他们在将计就计,你不要中了圈套”,其实张玉玺也早有警觉,
    
    4月6日他们就雇了一帮痞子在石柱大街上游荡,分地期间也有来路不明的人为其叫嚣。随后村民手持法律文书(村委与村民订的分地协议)由邹秉铎带领去埋自家的界石。两霸百般阻挠,邹金海夺走了分地清单并撕碎,村民打了110,派出所来了不到现场取证,却到了村委直录了张玉玺与村民对话的场景,村民都说,他们雇了黑社会把你打趴下,政府肯定说抓不着凶手。若是村民打坏了他,肯定找你村主任算账……
    
    这并非是一起合同纠纷案件,而是强占土地四年之久,盗伐林木,侵占公共财产,给村民造成了上千万元的损失,带有黑社会性质的违法案件,为什么不追究,甚至连过问的话都没一句。
    
    最高检察院的检察官说:“单一合同无效,无需法院”这是道理,政府公安本应旗帜鲜明的配合村委收回土地,这是合理合法的,伪造虚假证明,盗伐林木,侵占公共财产,本来就是公安检察院追诉的案件,即使按诉讼标的一审也不属于莱州初级法院受理的范围,现在我们的案件已形成强大的证据链和事实链。一一摆在人们面前
    
    6月7日我们10人到了省委,10日又到了国家信访局立了案,
    
    7月20日胡英圣给我们找了文津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娜,担任我们的律师,费用5000元,我们村委起诉状起诉的本是邹金海,张福新两个人,他却改成土地纠纷只起诉了张福新一个人,以小捂大,继后以《石柱栏村民意见》、《补充石柱栏村村民意见》的形式增加诉讼请求,政府又给我们村委请了律师张娜。结果律师不以法律为准绳,玩的是法律游戏,律师从未到我村取过一次证,而是指示张玉玺左一趟、右一趟骑着摩托往她那里跑。
    
    9月18日在庭审当中,村民和律师发生冲突。张福新出示证明内容是“协商种地”,一个从没有什么法律效应的所谓“协商种地”是从那里来的,是何时生效的,这些律师也说没有说明,这是张玉玺当庭耳闻目睹的事实,而最后判决和给张玉玺的复印件却篡改为“承包土地57.97亩”,“协商种地”同“承包土地57.97亩”性质根本没有相同之处。这些极其简单的问题,律师都不出声。可见邹金海背后有多少人在撑腰,这些人究竟是谁?只有郭金海们最清楚。
    
    10月10日左右当庭辩论,政府知道张玉玺的大哥免费为村民出庭。开庭前来了一群光头青年,且问这是谁安排的,当时张玉玺就给市政府打电话提出了抗议,也算是备案,也给“正义网”徐祥打了电话,张娜不吭声。
    
    再一件事,石柱小学占地二十二亩,是我们村集资筹建的,是我们石柱村的资产,但是被镇政府以20万元卖了,政府有什么权利出卖村民的财产?手伸的有点太长了吧。
    
    从7月21日开始张福新和其父张京云以及外甥强占了村委办公室四十余天,强占并砸坏广播,其中还带领其它几位强占土地者关门对张玉玺进行威胁,大街拦截,指划撕打,侮辱诽谤,两次驾驶摘掉牌子的面包车,对张玉玺驾驶的摩托紧追猛靠,把张玉玺摔倒在地,抢走钥匙一串,张京云见面就撕打张玉玺,多次举报110,至今没有任何处理结果。
    
    9月1日张玉玺的二哥和邹延斌、邹建武、付洪香、郭秀莲到国家信访局上访,2号我们回到济南,镇政府和派出所从公安厅把我们抓回莱州巡警大队进行审问。问谁带头到北京上访,拘留我二哥七天,邹延斌和郭秀莲五天,把张玉玺的二哥四肢绑在床上三天三夜不会动弹;
    
    今年国家为我们村《小亩方》打井补贴据说是50万元,究竟多少,从没通知我这个村长,据说十口井的指标,每口井5万元,直接被镇政府截留了10万。剩下的八口井40万元竟投放给了两人,其中由张福新参加指挥分配,郭云华转手倒卖。每口井的费用究竟多少,这可能都是‘国家’机密
    
    前任书记郭洪海良心尚存,不能无原则地服从上级指示,镇党委就把他免职,重新任命张福新的亲戚陈占云当书记,邹尚武副书记(也是强占土地者),在任命当天党员(46人)就有38人表示抗议而退场。
    
    27日19名党员联名签字要求镇收回决定。还有1300多名村民签字要求调查事实真相。具郭洪海说:“胡英圣说如果我把张玉玺能挤下来,书记可以继续当,否则……”,并说凡是账目镇政府都不让张玉玺知道,并操纵会计邹学进,强制会计“任何账目不许告诉张玉玺,邹学进没答应他,他就解雇他。而胡镇长对张玉玺却说邹学进是辞职。更不能容忍的是陈占云、邹尚武新任命的两位书记,有什么权力阻止张玉玺召开村民大会,并扬言“我专管你”, 为了阻止张玉玺为村民维权,镇政府越权干涉村委事务,通知各承包户把承包款交给新任命的书记陈占云,现在陈占云手中有十几万的巨款。不经村委会计走账,据说已挥霍一空,胡镇长和陈占云狼狈为奸,把石柱村的自来水工程不投标更不和村委商量,断然给了他自来水公司的老婆。
    
    2010年10月25日接到莱州一审人民法院的判决书,判决书写,只能维持,不能纠错,
    
    2011年1月4日我们村委、村民去找镇政府史艳春说:“二审终审判决了,就不能再上诉了”我说:“我们还可以提出抗诉”,他回答“抗诉你也赢不了”。
    
    6月29日我们又开始起诉邹金海,我们几个人去镇政府找史艳春,按我们村委的章,他们一看是起诉邹金海,被拒绝。
    
    (2011)年烟民四终字536号判决维持履行的义务仍然是一审法律文书指定履行的时间内,从2010年10月19日一审判决至今,我们村委多次申请,将近一年迟迟不给于执行,莱州政府在地霸案件上究竟替谁说话为谁牟利,昭然若揭。
    
    村主任任期一届三年,这是法定的,人所共知2009年选举而是为了合村提前换届,我们村和石东村原来都有村主任,不属于补选。要补选也只能在我届满后2013年底进行补选。补选任期到下次换届为止,才符合法律规定。今天市政府打着两委换届选举的旗号派工作组进驻我村。
    
    2011年4月25日下午,趁我在金矿上班的空间召开党员会,蛊惑,威胁,要挟党员。说“本届选举,被选上书记或主任,镇政府看不好,照样拿下来,不予承认。”“上访人没有被选举权。”(详见《史艳春要挟党员破坏选举》)已张贴。他们的目的把张玉玺搞下去,这才是他们的真心所在。
    
    春节前全镇各村任命和民选的书记主任的工资都发下去了,为阻止张玉玺维权,从经济上封锁,至今没给张玉玺一点工资。金矿和政府合谋打压张玉玺,张玉玺从落实政策入矿以来,上一天歇三天,前几年又改成上两天歇四天。自从张玉玺任村主任以来,却让张玉玺干常白班,天天把张玉玺拴到矿上,不给张玉玺到村委工作的时间,这明显是逼张玉玺辞职。在矿上连续六年探亲假被剥夺。怕张玉玺到北京上访,不能给张玉玺留下半点空隙。哈尔滨张玉玺姐去世不让奔丧,母亡故不让上坟,找种种借口克扣张玉玺的工资,张玉玺恒心已定,宁愿被他们开除也要为村民讨还公道。
    
    石柱栏村一千多村民为了自己的生存,为生存而抗争为什么就这么艰难,这是为什么 ?
    
    张玉玺
    
    山东莱州平里店镇石柱栏村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2/01/20120107011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