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3岁幼女疑遭父亲工友强奸殴打 嫌犯在逃
(博讯2011年12月26日发表)

    来源: 重庆晨报
    
    3岁幼女疑遭父亲工友强奸殴打 嫌犯在逃


    事发地工地员工宿舍内小女孩的鞋子旁的床板上还遗留着一滩血迹 田飞 摄
    3岁幼女疑遭父亲工友强奸殴打 嫌犯在逃


    据南方网报道 23日下午2时许,惠阳淡水土湖金惠大道一工地,包壮轻轻推开一间铁皮屋房门,看到唐某成正在穿衣,手上有血迹,女儿露出一只脚,一动不动,衣服摆在一旁。他揣测3岁的女儿小琪(化名)已被唐某成强奸致死。此时,他并没有上前阻止,而是关门下楼报警。10分钟后惠阳警方赶到,疑犯已从后窗逃跑。据医院初步诊断,小琪会阴裂伤,头部裂伤缝了十多针。昨日惠阳警方称,唐某成涉嫌强奸并殴打3岁幼女,近日内可破案。目前小琪的情况已趋于稳定。
    
    着急:女儿不见了
    
    今年22岁的包壮和3岁的女儿小琪是辽宁人,生活在惠阳淡水已有2年多。2年前的一天,四川籍妻子小美(化名)离家出走,1岁的小琪坐在床上哭着喊妈妈。2年多来,包壮带着小琪辗转于惠阳各个工地做泥水工。半年前,包壮的父亲包广义从辽宁老家到淡水土湖照顾孙女,一家三口人住在金惠大道金惠停车场旁的一家工地上的铁皮屋内。大多数时间里,包壮在上班,只有包广义照顾小琪。
    
    但是在工友们的眼里,包广义并非一个称职的监护人。“老头喜欢喝酒,也不太管小孩。小孩贪玩贪吃,经常跑到我们房间里来要吃的。我们可怜她,经常给她吃的。有时候我们看到小孩在地上捡吃的,老包看到就会打她。”工友黄国平说。
    
    工友熊小姐说,小琪喜欢吃糖果,很贪玩,总是在铁皮房里面穿来穿去。“但她很可爱也很懂事。叔叔阿姨给她吃的,她会说谢谢。我们很喜欢她。”
    
    23日上午,包广义看到工地上一名男子将小琪带到工地旁边的小店里买糖果吃。“我当时并没有留意,以为他只是喜欢小孩。”包广义说,后证实男子就是犯罪嫌疑人唐某成。
    
    当日中午12时许,小琪吃完饭之后像往常一样跑出去玩耍,30分钟后还没有回来。随后,包壮着急地在工地上100多个铁皮房寻找。包广义说,“孙女经常一个人出去工友家要吃的,而且贪玩,所以我没有和儿子一起去找。”包壮也没想到女儿会出事,于是也没发动工友们一起寻找女儿。“我一家一家地敲门,一个多小时后,约下午2点,终于找到了女儿。”包壮眼里闪烁着泪花。
    
    冷静:他未阻止疑犯逃跑
    
    包壮轻轻地敲打推开位于工地厕所旁边的工地二楼的一间铁皮屋房门。“他说等等,正在穿衣服。”房门并未反锁,他轻轻地推开门看到了惊人的一幕:男子手上有血,正在穿裤子。床上,女儿的一只腿露出来,纹丝不动。衣裤和鞋子摆放在一旁。“我以为女儿已经死了。”
    
    这时的包壮没有上前去训斥、殴打甚至阻止男子,而是轻轻地把门关上,然后下到一楼的厕所旁拿起自己的电话报警。在警察来之前,包壮只是在厕所旁等待,没有通知保安,也没有向工友们求助。“当时我们没有听到有人呼救,所以都没人出来。如果有人喊抓坏人,这里的保安和工人们不会让他逃跑的。”工友们说。
    
    约下午2时10分许,土湖派出所9名警员赶到现场破门而入时,男子已从房间的窗口跳下,逃离了现场。警员们立即追赶,但男子已远去。包壮进入房间后看到,女儿全身赤裸地躺在被子上,被子上、身上全部是血,头部、眼角也是血肉模糊。他立即用被子将女儿裹着抱往附近的惠阳三和医院。
    
    初诊:头部和外阴裂伤
    
    前晚10时许,南都记者在三和医院住院部看到,小琪安静地躺在病床上,头部缠着厚厚地纱布,两眼浮肿,左手上正在扎针打吊瓶。她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老包在一旁睡着了。包壮守护着女儿。“我现在睡不着,一刻都不想离开女儿。”10分钟后,小琪突然从睡梦中惊醒,不断地喊“妈妈,妈妈,好疼,好疼……”睁开眼后看到爷爷,又叫爷爷。然后再睡去。
    
    昨日上午10点,小琪做完检查之后回到病房,吃了一碗粥,喝了两瓶牛奶。“美羊羊怎么没有手啊?”小琪手上拿着美羊羊的玩具调皮地笑着说。她不停地要玩玩具,要吃最爱吃的糖果。然而,身体上的创伤却不时让她大哭不止。
    
    根据医生初步诊断,小琪头部裂伤,额头、左眼角共被缝10多针,外阴裂伤。“小孩目前的情况比较稳定,身体恢复得还不错。”主治医生说。
    
    警方:“近日有望破案”
    
    昨日,惠阳警方称,当日下午2点左右,惠阳土湖派出所接案后赶往现场,唐某成已从作案现场逃离。根据警方初步调查确认,唐某成涉嫌强奸幼女,在施暴过程中,将小琪头部打伤。“唐某成的姓名是假的,我们目前已经掌握了他的真实身份和地址,有望很快破案。”惠阳警方有关负责人称。
    
    回访
    
    保安:跳窗疑犯可能翻墙逃走
    
    昨日上午10点30分,记者在事发工地宿舍看到,该宿舍由两层共100多个铁皮房构成。工地呈四方形,占地数千平方米。包壮的铁皮房位于工地左西方,而事发铁皮房则位于工地的右南边,中间隔着两个工棚。工地只有一个出口,与金惠大道相连接。
    
    小琪被强奸一事在工地上早已被传开。“太残忍了,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工人们说,疑犯来工地才十多天,接触他的人也很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来。”
    
    事发房间的房门未锁住,记者推门而入,映入眼帘的是墙角一张床上的一摊已干的血迹,小琪的鞋子和衣裤散乱地摆在地上。房间约30平方米,有三张高低铁架床,上铺摆放行李,下铺住着三名工人。带血迹的床是疑犯的,床上放着一个音乐播放器和几件衣物。疑犯的床靠近铝合金窗户,约一平方米,窗户被一层报纸遮住,外面的人看不到屋内发生的事情。窗户距地面约2米高,下面是水泥地。与窗口仅一米之遥的地方是一堵一米多高的墙。工地入口处唯一的保安亭保安蔡先生说,“当时他一个人值班,并未看到有人跑出去。疑犯可能是跳窗之后翻墙逃走。”
    
    工友:案发时没听到呼救声
    
    与事发房间仅有一房之隔的黄国平说,“当时包壮敲开我们的门问我们看到她女儿没有。不多久,我们看到警察过来了,包壮和警察大喊抓坏人。警察还让我看住现场,不要让人破坏。”黄国平说,疑犯作案时他们一家人在房间看电视,没有听到呼救声。
    
    “他(疑犯)在这里没住几天,我们和他只接触过几次。有一次他跑到我家,问老婆有没有拿他的袜子,自称袜子20元一双。事发前一天他喝完酒上楼,还把酒瓶扔下去。”在工友们的印象中,疑犯总是喜欢在食堂里面打酒喝。
    
    工头:“那天他喝了酒”
    
    唐定平是工地上的一名小包工头,也是疑犯的介绍人和唯一熟识的人。“他是清远人,自称37岁,在工地上干活没有押身份证,我们都叫他清远佬。5年前我们在广州给老板老宋干活时认识的,一起在工地上干了5个月。”唐定平打电话询问老宋后说,“老宋说他叫唐某成(音)。”
    
    唐定平拿出工地上的出勤表说,“他这个月12日才过来上班,做混凝土的。他喜欢喝酒,经常喝得醉醺醺的。那天上午9点多,我出房间时,他一个人在房间里喝酒。”唐定平说,当日下午2点多,他接到电话得知房间出事了,“发生这样的事,我也感到很意外。”
    
    老宋告诉记者,昨日唐某成还打电话给他,“他问唐定平是否打电话给我,我说没有,他立刻挂电话关机了。”昨日,南都记者拨打唐某成的电话,对方显示号码无效。
    
    唐定平说,事发后,他和其他工头已经号召工地上为女孩捐款。
    
    温馨提示:如果有读者愿意资助小琪,可致电南都热线:15820729040
    
    对话
    
    包壮:我后悔,但已没用
    
    南都:这个人你认识吗?
    
    包壮:不认识,他来工地才几天。如果见面,就认得出。
    
    南都:你为何没有发动工友们找女儿?
    
    包壮:我没想到女儿会出事,她经常去外面玩,所以没想到求助工友,而且我和工友不是很熟。
    
    南都:你当时看到房间的情形,第一反应是什么?
    
    包壮:我以为女儿已经死了。当时惊呆了。
    
    南都:唐某成当时怎么反应?
    
    包壮:他好像很冷静,没有立刻逃走,正在穿衣服,不慌不忙。
    
    南都:你有没有想过上去抓住他?
    
    包壮:想过。但是他比我壮、高大,我担心一个人控制不住他,也不想惊动他,所以只有报警。
    
    南都:但是你已经惊动他了。你怕了吗?
    
    包壮:我不知道惊动了他。我不怕,我认为女儿都已经死了,还怕什么?!
    
    南都:前后有多久?
    
    包壮:10多分钟。
    
    南都:当时你为何不呼救让工友和保安帮忙抓人?
    
    包壮:我不想惊动他,担心他跑掉。只是在楼下守着,等着警察过来。
    
    南都:这10分钟足够让疑犯逃走,你后悔吗?
    
    包壮:后悔。但后悔有什么用。世上有没有后悔药卖。当时整个人都蒙了。
    
    南都:你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包壮:希望早点把疑犯抓住,也希望这件事不会给女儿今后的生活造成阴影。
    
    医生观点
    
    “生理上的伤害大于心理”
    
    惠阳淡水一名有着20多年儿科经验的医生刘女士说,因为小孩年龄太小,心理上影响应该不大;而生理上要看损害程度,重的可能有些问题,轻的经过修复可以恢复,总的来说以现在的医疗技术与修复技术都是可以恢复得不错。小孩昏迷是出血过多造成的,也就是伤害了较大的血管。孩子不一定是真的昏迷,而是惊吓与疼痛引起的短暂晕厥。而出血和对女性身体的伤害是两回事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1/12/20111226135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