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北京日报》对微博上所谓虚假信息过激言论加以抨击
(博讯2011年10月20日发表)

    
    自由亚洲电台2011-10-19报导
     (博讯 boxun.com)

    17 号的《北京日报》 发表“网络微博诚信缺失将无以立足”的文章。文章对微博上的 “虚假信息、过激言论、恶意炒作、低俗之风”加以抨击。评论人士则表示,开放更多的舆论平台是堵塞虚假信息的有效途径。
    
    《北京日报》的文章说,微博作为新的网络传播途径,已经成为影响社会运行和发展不可忽视的因素,“在服务公众、服务社会方面有其积极的一面”。但是文章笔锋一转,指责微博上“充斥着不负责任的谣言、谎言、传言,许多都是捕风捉影、无中生有,或者故意误读、恶意曲解,不少人还以编造传播这些信息为乐。”
    
    利用网络传播谣言当然不对,严重的还会受到法律制裁,但是美国约克学院教授周泽浩表示,这与中国缺乏表达渠道有一定关系。政府应当提供足够的自由的平台,让民众畅所欲言,并将舆论作为指定政策的导向之一:
    
    “把民间传递的信息作为一种政治改革的一种导向,而不是怎样压。而是说通过媒体对老百姓表达的一些顾虑,一些议题需要一一解决,而不是怎么样来压制,而是来利用这个东西来为政府政策的制定提供一些导向。如果政府对民间的传递都是采取高压方法的话, 老百姓有消息的话只能通过小道。所以政府越是把舆论压得越严、越紧的国家的话,小道消息就越盛行。所以为什么我们中国的茶馆里就莫谈国事啊,这种话都贴出来, 就是是言论罪。在美国左翼的、右翼的大家都在公开的场合来表达自己的意见。如果太过分的话,大家和媒体再通过法律予以限制。”
    
    周教授说,政府不应对民间的批评采取敌视态度:
    
    “美国人有一句话说是对政府的批评是爱国主义的最高体现。越批评政府的人是越爱国的人。大家要这么来看,大家要推崇批评,要赞扬批评,要鼓励批评。要给批评提供正常的渠道。让报纸上不要开天窗,而是要报纸上密密麻麻的都是提满批评公平的意见。你看看《华尔街日报》、你看看《纽约时报》、 《华盛顿时报》它们那一个不是批评政府的?媒体的责任,民间各种舆论渠道的责任就是监督政府。政府是来给老百姓监督的,而不是来让老百姓赞扬的。是给媒体来监督的,而不是给媒体来赞扬的。现在中国的东西都搞反了。”
    
    但是周教授表示,他理解政府为什么对于微博这样难以控制的表达平台存有顾忌:
    
    “一、二年来发生不少事。阿拉伯之春、在英国的暴乱、包括最近的占领华尔街。这一系列东西跟互联网的作用和微博的作用有直接的关系。一个个独裁政府都下去,是不是从穆巴拉克到突尼斯到也门,不是下台就是接近存危了。所以中国威权政府它们对这个东西当然是非常之忌讳。因为它们不像以前毛泽东的时候,对媒体的控制是百分之百的。或者像今天的北韩。现在的政府它是所谓要保护自己的利益,互联网是唯一干涉它的东西。互联网是不买你的账。就是说它有自己的运作方式。所以官方看这一系列的影响互联网、推特和国际政治局势密切联系的话,对他们来说,他们要予以警告或者控制。这个是完全符合他们统治逻辑的,一点都不奇怪。关键是你怎么控制法?它可能要三令五申,但是具体的做法它法落实。所以这是它的一个困境了,它有五毛党,比国安编制还要厉害。它是占国家编制的一大部分。它控制不了,因为微博它没法控制。外面的科技发展超越了独裁的控制。我是能理解它为什么这么担心,这么害怕。他们应该与是时俱进,要改变这种控制的方法。要真正的看到问题在哪里?老百姓哪些是谣言?哪些不少谣言。”
    
    美国俄克拉荷马中部大学西太平洋研究所所长李小兵教授表示,网络上如果出现虚假信息并造成不良后果,可以通过法律渠道加以解决。
    
    “这个关系到信息传播的方式和信息社会化的问题。不是很容易避免。当然在美国西方国家有的是付诸于法律,有的是影响到个人威信,如果造谣的话。很多传言,不是说谣言说得头头是道。这还不光是关于这个政局,有些不科学的分析或者一些比较有偏见的见解,都难以避免。如果没有一定的规章制度,或者一定的法律程序,提的话也没有什么作用。不过是道德上的一种倡议。社会政治道德的倡议。美国也同样。美国也很难划分界限,对你个人的自由言论自由,什么是影响到别人的生活,具体讲到别人或者你造谣而造成别人生活上的痛苦或者困难。所以,法院也常能听到这方面的案例。”
    
    李教授认为中国的网络自由有一些进步,但还很不充分:
    
    “这个比过去是有进步,但也有不足的地方,比说说很多网址、网站都封闭,如脸书,比如说检查人的电子邮件,所以说还是有很大的限制。但是比以前还是进步开放一些。”
    
    据新华社的数据,中国目前拥有4亿多网民和数百万家网站。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1/10/20111020012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