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河南智障男被“改名判决” 多处黑砖场使用智障奴工
(博讯2011年09月08日发表)

    
    自由亚洲电台2011-09-07报导
     (博讯 boxun.com)

    中国媒体报道,河南省洛阳市的智障人吕天喜被法院判处入狱3年。近日刑满释放,他的家人才得到有关他被判刑的消息,引发舆论质疑案件从拘捕、起诉和审判到服刑的程序有问题。另外,在河南,有多处黑砖场仍在使用智障或有精神病作奴工。
    
    官方新华社6号报道说,河南洛阳嵩县大坪乡村民智障者吕天喜,三年前离家出走,三年后却被发现在河南省三门峡狱中服刑。
    
    吕天喜的狱中档案显示,其姓名为“田星”,年龄为50岁左右,改大了19岁,因犯抢劫罪入狱。吕天喜的家人称,吕天喜在狱中的资料完全不符实,怀疑他是替他人顶罪。
    
    本台记者星期二晚间致电吕天喜所在的阳嵩县大坪乡宋岭村村委会及大坪乡派出所,但是电话均无人接听,无法进一步了解详情。
    
    官方新华社的报道说,事发后有关部门专门成立了吕天喜案件调查组,找到了当年现场抓获吕天喜的两名群众,经过指认,“田星”就是吕天喜,也就是说,吕天喜犯抢劫罪事实成立。
    
    调查组的负责人表示:“但是名字、家庭住址为什么不一致,还有待进一步调查。”
    
    北京维权律师刘晓原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即使调查组调查的结果属实,有关部门也要根据吕天喜的智障程度来裁定他究竟应不应该承担法律责任。
    
    “如果你的调查认为他只是推了这个九十多岁的老人,抢他钱的话,那他是不是因为自己智障发生抢劫,对他是否要承担刑事责任应该做个鉴定?现在的处理还停留在儿童时代,就像小孩一样是否要承担法律责任要根据智力,如果他的智力低于14岁以下,跟儿童一样,那是不要负法律责任的。如果他的智力是处于18岁以下未成年的状况,那就要减轻处罚了。”
    
    北京律师刘晓原认为,吕天喜入狱前未做精神病鉴定、在审判过程中没有通知家属,这些做法都显示了公检法部门在办案过程中的失误。
    
    “公安机关把他抓起来发现他有点儿傻,有点笨,这时候就应该给他做一个智力的测定。看他行为方式及外表的判断做一个鉴定。如果公安没做,到检察院检察起诉也应该主动做,特别是到了法院以后,没有如何智力残疾的话,那他回答问题是说不清的,等等。当时他们忽略了这个问题。认为他说不清嘛,家里人也不知道。我怀疑当时他的父母和辩护律师也不知道。”
    
    报道说,吕天喜所在的河南省嵩县大坪乡宋岭村村民都知道吕天喜天生智障,到处游荡,不识字也不会计算。
    
    深圳当代社会观察研究所所长刘开明博士就此案表示,象吕天喜这样的智障人士为何会被“改名判刑”,的确需要有关部门作出进一步的解释。
    
    刘开明说在中国,有农村的智障人士因为生活没有保障,一旦流落街头,就有被拐卖到黑砖窑做奴工的风险。
    
    “雇佣残疾人这些工厂,政府也没有尽到一个巡查的责任。跟他们做生意的商家以及周围的社区民众我觉得普遍非常的冷漠。对工人的情况并没有任何的关注。造成这些问题都得不到解决。我觉得可能是很复杂的,不是某一个方面的问题。从政府到社会,到普通的民众都要承担起责任来。”
    
    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日前播出暗访专题节目《智障奴工》。
    
    节目披露,在河南驻马店市驿城区、西站县以及郑州市告成镇等地,有多处黑砖场使用智障或有精神病的奴工。每一处砖场的智障奴工少则5人,多则10几人,他们从事搬运等简单单而机械的动作,挤住在散发恶臭的宿舍,39℃高温下都要工作,每天吃不饱仍要加班到深夜。有人已经在工场工作了6、7年,却得不到一分钱工资。
    
    刘开明对此表示,这些黑砖窑老板之所以敢明目张胆拐骗智障者做奴工,和当局监管不力、甚至纵容姑息不无关系。
    
    刘开明强调,要从源头上解决这个问题,还需要国家民政部、残疾人联合会为残疾人、尤其是农村的智障人士,提供更基本的社会保障服务。
    
    “从民政部到残联应该说有义务来帮助解决残疾人的问题。同时,在财政上他们有很大的能力来解决这个问题。因为中国的企业实际上都需要交残疾人就业保障金。你或者雇佣残疾人,或者不雇佣都要交钱的。也就是非常庞大的收入,而这笔钱有没有用到残疾人身上?有没有解决残疾人中的最弱势的人群?特别是农村残疾人。我觉得做得是非常不够的。大城市残疾人的问题基本上要比农村好很多。整个农村人的生活就比较贫穷,家庭也没办法抚养他们,又没有公共资源包括民政部门的资源,残联的资源来帮助解决他们的问题。他们的困境会比其他的人群更艰难。”
    
    根据中国民政部2006年的数据,中国大陆有智障人士近千万,其中150万人有一定工作能力,并处于就业年龄。但他们得不到救助机构的帮助,无法学习工作技能,很多人被遗弃。
    
    中国官方的残疾人联合会承认,他们并不掌握中国智障者就业、讬养、保障等的数据。中国有超过70%的智障者住在农村,这些地区对残疾人的救助服务比城市更为缺乏。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1/09/20110908002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