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透视江苏灌云一起“反复无常”的欠债财产执行案
(博讯2011年08月13日发表)

     依法索债为何这般难?
     □ 曹峰峻 王未未
    
     核心提示:2008年9月,灌云伊山个体户陈素芳因欠借款、货款100多万以上不还,而被债主孙乾本等十多人起诉。可令债主们没有想到的是,法院一方面在判决生效后要求债主对已经保全过的被告财产进行强制执行申请,一方面却悄悄地对已经进行法定保全过的被告财产进行非法分割,并且将进入强制执行程序的执行案件以涉嫌刑事责任移交公安部门。经过债主的百般努力,经过两年诸多环节且反复无常的“灌云司法运作”,虽然案件已经从公安退回法院,虽然法院也对被保全并进入强制执行的被告财产分割裁定进行了纠正并撤销了原先裁定,虽然法院也同时要求原告于4月20日递交了恢复强制执行申请,可法院却突然又冒出此案还要再审的说法。目前,案件又将近半年时间,再审何时启动,孙乾本等十多位债主下一步还需要配合法院做什么,何时才能取得他们合法权益?这在孙乾本心中已经无从有底-------
    
    透视江苏灌云一起“反复无常”的欠债财产执行案
     陈素芳的房产
    
    透视江苏灌云一起“反复无常”的欠债财产执行案


     灌云县人民法院
    
     欠债潜逃 债主被逼诉于法庭
    
     “我真的是弄不懂了,这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道理在我们灌云怎么就行不通呢?别人欠我十多万,一跑想了之,我却一点办法都没有。我是遵纪守法的人,哪想通过法律并一步步按法律办的,却想不到一步步让我失去希望了呢?”
    
     将近50岁的孙乾本说他有生以来从来没有这样窝囊过,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无奈过。他说,通过法律也让他得到这样的结果,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据孙乾本说,2005年7月4日,灌云县伊山镇个体经营户陈素芳突然找他以月利率2%向他借款6万元。
    
     “当时因为第一次,也没有约定还款时间,就说了让她尽快还上话。谁知道,过了半年她又来借款了。”
    
     2006年3月13日,陈素芳又以同样的月息向孙乾本借款15万元。“后来我听一些人说,陈在外借了好多钱,个人信誉方面也不是太好,我看我不到一年就已经借了21万给她,万一她不守信誉好怎么办,于是我就想与他签个还款协议。”2006年8月16日,孙乾本就与陈素芳订立了还款计划,协议约定:陈于2006年11月30日前归还他全部21万元借款及利息(按月利率2%计算),如不按上述计划还款,陈要承担违约赔偿金按借款的30%计算,并自愿以其自家楼房底层四间门面房作为抵押物。可到了2006年11月30日,陈素芳仅归还了6万元和相关利息,还钱时陈对孙说,欠他的余款15万元一时确实抽不出来,让等等再还给他。孙乾本看她一脸诚恳,又的确是她资金实在转不过来,当时就只好同意。谁知时间一拖又是大半年,陈素芳不但不提还钱,反而软磨硬磨地还要向孙借钱。2007年7月2日,陈突然找到孙说她接了开发区工程,现在急差钱,要孙再借她3万元,并说,如要不借给她就没办法赚这工程的大钱了,到时也就没办法还孙的那些钱了。孙为了尽快让陈还上欠他的钱,就很爽快地又借给了她3万元。但钱借去了,孙乾本也一直没有看到陈素芳在她说的工程上赚了大钱,更不见她再提还他钱的事。
    
     经孙乾本的不断催要,陈素芳才于2008年5月、8月19日先后还款1万元、8仟元及相应利息,至此,陈再也没有还过孙一分钱。
    
     令孙乾本没有想到的是,2008年中秋节前一天,他到陈家去要钱,她的儿子周保全意外地对他说,他母亲骗了很多人钱,为逃避债务已经跑了。“他让我到法院去起诉他妈妈,否则说拿不到半分钱。”孙乾本说,后来他通过了解得知,陈素芳不但欠他的钱,而且还欠本镇的王耀华、王余吉、王敏等十多个债主的钱,加起来有一百多万元。
    
     “知道这样的情况,我无路过走了,只能通过法律渠道来解决欠款问题了。”孙乾本说,他不但自己而且会同其他几位债主一起向法院进行了起诉。
    
     判决胜诉 却因“保全财产”被分无法执行
    
     2008年9月27日,孙乾本将陈素芳诉至法院要求她立即归还余款本金16.2万元和约定利息,并承担本案诉讼等费用,与此同时,他还于2008年9月27日向法院申请对被告陈素芳所有的位于灌云县伊山镇振兴北路52号四间三层楼房的底层门面房中的北首2间房屋进行了财产保全措施,并提供了相关担保。“其他几位债主也同时进行了起诉,同时对被告所属财产进行了保全并作了相关担保”,孙乾本说,与他不同的是,其他几位债主保全的不像他只楼底下2间门面房,而是陈素芳的全部房产。
    
     记者在相关资料中看到,被告所属房产证上的姓名是陈素芳,该处房产占用土地使用权证,证号为(1997)1480号。
    
     2008年9月27日,灌云县法院对孙等债主的申请下了保全裁定书,可法院一直没有开庭审理,一直等到2009年才开庭审理并于1月12日下达民事判决书,限被告陈素芳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返还原告孙乾本借款人民币16.2万元以及相关诉讼费用。其他几位债主也同时得到类似的民事判决。
    
     “满以为通过法律就能解决问题的,谁知道通过法律却越来越复杂了,现在觉得到没有指望了。”孙乾本说,事实让他感到怀疑,“难道我们灌云的司法部门出了问题?”
    
     令孙乾本没有想到的是,法院一方面于2008年9月28日依法查封了陈素芳所属房屋并对社会进行了公告,同时,也于09年1月12下达了被告要在十天之内归还欠款民事判决书;一方面却接受被告关于与子女分割被查封的房产的申请并于2009年2月28日订立被告家庭房产调解协议书。“你说陈素芳在外欠了一百多万,她自己的所属房产已经被原告申请保全并被依法查封了,她有什么权利自愿将这些在法定意义上已经不属于她的房产赠予其他人呢?法院既然为原告下达了被告财产保全裁定,也依法对被告的财产进行查封,那又为什么又帮助被告转移财产呢?”在孙乾本看来,法院就是有暗箱操作串通被告转移财产以达到帮助被告逃避债务目的嫌疑。
    
     采访中,记者查证了灌云法院给陈素芳分割房产的“(2009)灌民一初字第310号”民事调解书。调解书表明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第十四条的规定,经陈与三个子女自愿达成协议的。分割情况是:位于灌云县伊山镇振兴北路52号,坐东朝西四间三层楼房一幢(底层四间门面房,上两层共八间生活用房)连底四间门市房共十二间房,陈素芳本人只分割到二楼两间生活用房和底层一间门市房,剩下的都给予了三个子女,也就是说全部房产她和三个子女一起平均分配了。
    
     “这显然是法院帮助被告逃避债务的,也是有违法律的呀。那幢房子我们十多位债主都是拿财产进行抵押后进行了重复保全的,并在下了裁定书后被依法查封了,怎么能说分就分呢?再说,法院对她房产分割也是违法的。”孙乾本认为,一、房产产权人是陈素芳,陈现在欠债不还,法院判令归还仍然不还,就可对她被原告申请保全过的所属财产进行强制执行;二、即使陈的所属房产理解为她与已故丈夫的共同财产,按遗产继承法规定,三个子女最多也只能得到整个房产二分之一的四分之三份额,即:陈应该至少为两间半门市房产加上五间生活用房。即使他丈夫遗嘱将他个人份额全部赠予三个子女,在陈还没有去世之前,三个子女也最多只能将全部房产的一半拿去分割,怎能将陈的一半也一并拿出分呢?何况现在陈欠债潜逃,法院怎么能将应该属于债主依法取得的财产而给他们子女在强制执行中前给予先预分割呢?
    
     正由于有了法院的“保护”与“串通”,那判决十天之内让被告还钱自然就成了空话,缺席审理的陈素芳就会顺理成章的一直不再露面。“应该返还的钱当然也无从谈起,判决书在我们的手上等于一张废纸。”孙乾本说,令他们难以置信的是,在他们的不断催促下,法院在他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又掩耳盗铃地要求他们于2009年6月1日向法院上交200元用来申请强制执行。
    
     移送公安 公安却始终不立案、不会办
    
     让孙乾本更为吃惊的是,法院在他们申请强制执行并按规定交纳了执行费用时,又突然于6月10日将案件移交到公安部门,说是陈已经涉嫌刑事责任。
    
     “这纯粹是法院帮助陈分割了房产而没法执行,也不想执行的又一托词。”孙乾本坚定的认为。而另一债主王跃华则认为,法院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程序变化,完全是耍弄他们原告:“既然你(法院)认为是刑事案件,那你(法院)就应该在立案时审核中看出,就不应该让我们交起诉费,就不应该进行审理并且下了判决。从起诉到判决有大半年的时间,你(法院)没有看出来是刑事案件吗?现在判决下了,保全措施也办了,强制执行手续也办了,我们都交了钱,办了相关抵押,你(法院)突然因为自己违法串通被告分割房产而面临无法执行了,就突然说是刑事责任,这不是明显糊弄我们是什么?”
    
     至此,灌云法院在不退各种保全费、执行费的情况,将此案一推了之,高高挂起。如果债主找他们,他们就说现在已经归公安局管了,去找他们吧。
    
     而公安部门对此案什么态度呢?孙乾本说,公安基本不问,也不回我们上下。“我们催多了,经案大队的马大队长就让我们去找来陈素芳,并说找不来陈,就不好办。”孙乾本说,“如果是刑事案件,那犯罪嫌疑人还要我们找吗?这在刑事侦查规定中有吗?这可能是我们灌云的法律。”
    
     果真,孙乾本等债主无法找出被告(已经变成犯罪嫌疑人)陈素芳,公安就一直不办。
    
     退回法院 纠正错误却要重审而迟迟不审
    
     直到有过了将近一年,一直不办的陈素芳涉嫌经济犯罪的刑事案件才于2010年4月20日退回到法院。“当天,公安局马队长电话通知我说,案件已退回法院执行局了,让我们不要再找公安局了,还说这个案子本身就是民事案件,法院不想执行就推给他们公安局的。”孙乾本说,当时他就和王跃华、王敏、王余吉等十几债主去法院找执行局扬局长,扬局长叫他们都写恢复执行申请书,他们随即写了恢复执行申请书并于当天送交了法院。
    在孙乾本他们看来,经过几个来回案件又回到法院,又都按法院指示写了恢复执行的申请,这下看来问题应该很快得到解决了。可是,他们又想错了,法院仍然一拖再拖,不问不理,一问不是正在研究,就是让再耐心等待,个别法官对于他们的催办还显得极其不耐烦。“执行局的吴立亮,整天那种高高在上的样子,每次都问我们找他做什么。我们都说让他执行案件的,每次都显得很不高兴。他总是说:‘你们叫我们执行就执行啦!我们又不受你们管。’有一次我们对他说:‘你法院就得按法办事,你不在法院执行部门我们也不找你的。’谁知道他竟然对我们说:‘你们要跟法院讲理,不如去找江泽民讲理去。’这哪像是法院人员讲的话呀!”孙乾本说,这样的法院还配称人民法院吗?
    
     鉴于有关法院人员说此案执行难主要是法院下达了陈素芳房产的分割裁定书的情况,孙乾本与其他十多位债主又马不停蹄地向上法院反映情况,他们相信错误终会得到纠正的,他们也将最后希望寄托在纠正这一分割房产的裁定上。
    
     经过他们的共同努力,2010年6月25日灌云法院对那份陈素芳房产分割的裁定确认错误。可是这份裁定书并没有因为确认原分割裁定错误,而可以恢复执行,而是又裁定:此案将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再审;再审期间,中止原调解书的执行。
    
     对于孙乾本他们十多位债主来说,这马拉松式的诉讼已经让他们筋疲力尽,也浪费了他们多少宝贝时间。孙乾本说,原来认为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道理,在灌云好像比登天还难!“自从我诉讼到法院那天起,法院就不断给我们玩花样设障,从判决生效到申请保全和执行,从分割财产到移送公安立案,再从公安退回案件到纠正分割裁定,我们冲破一道道障,但到头来还是要等待他们重新审理。这不等于否定他们原审判决吗?法律还有什么尊严可言?”孙乾本认为,被保全执行的的房产权证上写明是陈素芳名字,法院给她及子女的分割裁定也已经得到纠正,债主们也都按法院要求重新写了执行申请,再审等于否定前面一切走过的法律程序,这是有意耍弄债主。
    
     “即便当陈与其丈夫的共同财产,按继承法规定,也是十分简单的分割,为何他们又要拖呢?说再审是六月份,一转眼又是三个月,何时再审,再审结果又是什么?不知道法院下一步又要打什么主意?”
    
     专家评点 审判过程诸多不妥 个别程序确已违法
    
     江苏知名律师崔武认为,本案实质上是一起普通的债务纠纷,虽牵涉多个债权人起诉,法院基于同一种类的法律关系可以合并审理。从本案情况看,反映出三个问题:第一, 依据《民事诉讼法》第94条,“财产已被查封、冻结的,不得重复查封、冻结。”而该案中,十多个债权人通过同一家法院对被告的同一处房产进行重复保全显然是不当的,属于违法行为。其次,法院在民事案件的处理过程中若发现该案被告涉嫌刑事犯罪,可以随时移送公安机关侦查处理,但本案在审理结束已经进入执行阶段才发现可能涉嫌刑事犯罪的问题,此时草率移送公安机关显然不妥。第三,本案中尽管被告与子女达成协议,平均分配该查封房产。但是该协议显然是隐藏了被告放弃权利的事实,如果被告放弃该部分应得财产成立,则其债权人利益将受到损害。受理法院应该坚持本案中的权利人放弃权利必须以不损害其他第三人的合法权益为前提的原则对该协议不予确认,而应依据《继承法》依法分割。
    
     本案中,原审法院对财产分割的裁定确认错误,决定再审,同时裁定中止原判决也是符合法律规定的,但原审法院应该尽快再审,而不是一拖再拖。本案当事人也应该督促庐院尽快再审并判决执行。若当事人认为该法院在审理的过程中有程序违法之嫌且可能影响公正判决的,可以向上一级法院提出上诉。
    
     东南大学法学院教授、我国著名法学专家张赞宁认为本案确实存在违法之处。
    
     首先是审判程序违法。一是对同一房产进行重复财产保全及重复查封、冻结;二是对已经采取财产保全或查封、冻结的财产,在未解除财产保全或查封、冻结的情形下,不得进行处分(分割),否则完全失去了财产保全或查封、冻结的意义,使司法失信于民;三是如果案外人对已经被财产保全或查封、冻结的财产有异议的,可以书面向法院提出异议。法院可以就此问题作出裁定。法院若作出解除财产保全或查封、冻结的裁定后,才有可能根据案外人提起的诉讼请求而进入诉讼程序。如法院的裁定是驳回异议,案外人则不可对此财产提起诉。本例对已采取财产保全或查封、冻结的财产进行诉讼并作出判决,其行为明显违法。
    
     其次,灌云县人民法院相关法官的行为已涉嫌徇私枉法。我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第三款规定:“在执行判决、裁定活动中,严重不负责任或者滥用职权,不依法采取诉讼保全措施、不履行法定执行职责,或者违法采取诉讼保全措施、强制执行措施,致使当事人或者其他人的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致使当事人或者其他人的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法院为什么要如此偏袒被告,并以司法手段帮助其实现转移财产的目的。该行为实在太为可疑。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检察院提出控告或举报,请求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目前,孙乾本等十多个债主,按照律师的指导,一方面向上一级法院提出反映情况,一方面就相关司法程序及相关法官向当地检察部门提出控告。他们相信,他们的合法利益会在他们的努力之下得到最终的保护!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1/08/20110813064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