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国微博热令世界惊讶
(博讯2011年06月22日发表)

    
    环球时报
     (博讯 boxun.com)
    “这是一个观察中国正在发生什么的实时检测系统”《纽约时报》近日这样评论中国的“微博热”。作为两年前才引入的“舶来品”,微博在中国的扩张速度令世界媒体也颇为惊讶,不仅因为它直逼推特( twitter)的庞大用户数量和商机,更在于它正在中国社会内部建立起一个“辩论和批评的王国”,深刻改变着中国的思想形态和社会面貌。有的从中看到公众监督的进步,有的看到公民社会的推动。还有西方媒体毫不掩饰自己的期望,希望微博像推特在中东动荡中的作用一样,能让中国发生“更大的变化”,但他们自己也承认,这好似一个“天方夜谭”。在放大真实声音的同时,微博存在的问题越来越引起担忧。这个近乎绝对自由的空间里,攻击谩骂和情绪发泄就是敲几下键盘那么简单。谣言有时候像病毒一样扩散,给社会稳定增添了本不该有的问题。北京大学学者张颐武21日在肯定微博积极面的同时说,微博既能放大谣言,也能放大真实的事件。中国人民大学学者喻国明认为,不同于官方的声音正给政府的执政方式和执政能力带来挑战。
    
    “微博改变中国公共舆论结构”
    
    无论中国还是美国,微博上人气最高的人都是娱乐明星。英国《独立报》 20日说,虽然“电音天后”嘎嘎(Lady Gaga)在推特网上的粉丝已经突破千万,但放眼全球,她的竞争者并不是排名第二的美国偶像歌手贾斯汀•韦伯,而是来自中国的演员姚晨,姚晨在中国新浪微博上的粉丝已经突破900万。从数字上说,姚晨比美国总统奥巴马还要火。让她如此受欢迎的原因之一,就是中国已经进入到“微博时代”了。
    
    但西方媒体更感兴趣的是微博上的“政治事件”,“这不是革命,但它利用了互联网制造公共舆论的能力,微博的存在让政治参与和其他事情一道大大向前迈进了一步。”美国《时代》杂志援引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一名互联网专家的话说。报道称,中国网民人数4.57亿,超过任何其他国家。用户在微博上交流的方式意味着信息,包括争议性的行为和号召行动的呼声,以难以置信的速度传播。微博甚至已经成为一种模式,用户在上面发表尖锐的东西,推进个人事情。以前有人有冤屈往往到省会甚至北京上访,但现在他们可以借助微博。去年9月,江西一户人家为抗议拆迁到北京上访,但被当地警察拦截。后来在记者的帮助下在微上申诉案情,最终导致当地数名官员落马。报道称,中央政府以及一些省级领导已经赞扬网民的监督作用。
    
    《华盛顿邮报》在题为“在中国,微博成为言论自由平台”的报道中说,微博正在改变中国公共舆论的结构,过去公共议程或者热点话题均由精英和记者决定,民众只关心各自关心的问题。现在形势正在变化。微博已经在塑造公共舆论方面占据优势地位。
    
    微博正通过其特有的方式影响着中国人的日常生活。法国《NT新科技》杂志6月7日的文章称,智能手机的普及进一步刺激了中国的微博热。在中国城市的地铁车厢、饭店或其他公共场所,常能看到人们低头用手机“织微博”,甚至朋友聚会的间隙也会随手发上几条。“他们无所不谈,从马克思、传播学大师麦克卢汉到私人关系和风流韵事。微博的成功之处在于它为此类闲谈提供了空间。” 《纽约时报》援引纽约巴纳德学院副教授杨国斌的话说。报道称,微博作为一种强大的个人表达工具,已成为能观察中国在发生什么的实时民意调查系统,许多大公司都在微博上试水,一在华公关公司的负责人说: “我的客户说, ‘每个人都在微博,我们该干点什么?”’
    
    在微博热的背景下,中国官方一些部门也开始重视微博的功能和力量,纷纷开设微博。但在外媒看来,流于形式的居多。法国《诺曼底新闻》17日说,尽管有些官方部门开设微博,但理解微博特性、规律,并善于使用这种信息传播平台的官方机构并不多,大多数尝试这一平台的政府部门仍然将之当作电台那样的信息发布平台,习惯于自己单方面说,而不适应互动和反馈,有些官员则把微博当成麻烦制造者。
    
    微博把谣言放大
    
    微博的流行也带来相当突出的问题,并因此不断受到尖锐的批评。英国《每日电讯报》17日举了一个谣言的例子:近日一则广东警察打死街头小贩并对其有孕在身的妻子动粗的消息在微博上扩散。后来证明是谣言,警方让这名据称被打死的小贩在新闻发布会上现身,告诉大家他和妻子都活着。
    
    谣言在微博上算得上一大“顽疾”。《广州日报》3月23日曾发表文章称,“谣盐”横飞微博成“公共厕所”。以此批评当时民众抢购食盐事件。近日有网友发微博,称某女教师卖淫救助失学儿童。经查,该信息系网络推手通过移花接木手法杜撰。又有微博称,浙江省文化厅为“反三俗”确定37首违禁歌曲。
    
    对此,浙江省文化厅接受采访时表示,从没有发过这样的有关文件。
    
    此外微博上还经常出现过激言辞,有人甚至利用微博相互攻击、漫骂。 penn-olson网站近日一篇报道说,微博成为信息分享的强大平台,但也许微博在中国发展得太快了,微博上出现了一些意料之外的问题,一些名流在微博上互相交战。另外,微博上还出现了一些偏执狂以及一些欺骗和设置陷阱事件。微博在真正有所作为之前,需要解决这些问题。《诺曼底新闻》说,中国的微博热存在许多问题,如隐私得不到尊重,虚假信息难以辨别等,已经有一些网友表示“厌倦了”,或许这股热潮将来也会降温。
    
    对此,德国国际媒体研究所专家乌里克•贝格曼向《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由于微博不是实名制,一些人把平常积累的不满情绪发泄到上面。很多时候,微博反映了一些群体的社会诉求,但它有时候也造成一种假象,因为那些言辞激烈的人有时候不一定是大多数。
    
    北京大学文化资源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张颐武对《环球时报》说,在微博里,博主选择的交往对象往往跟他本人有强烈的相似倾向,与现实社会相比,这在网络世界里更容易做到。然而,微博上看似有无限自由,可以接受无数信息,但实际上却有意无意地屏蔽了许多信息。如此一来逐渐形成的“圈子化” 会导致极端化。另外,微博上经常会有 “群起而攻之”的现象,如果讨厌一个人,还会出现盯住这个人并对他持续攻击的现象,在现实社会,这种持续的攻击或谩骂是不可思议的,但在虚拟世界里,此类做法却是百无禁忌,这也是微博的宣泄、发泄情绪的功能。
    
    张颐武说,微博带来的问题首先在于它没有守门人、没有门槛,而且相关信息传播速度极快,某种程度上说就是 “病毒式的”。某些“谣言”容易通过它传播开来,并通过实名微博“合法化”,然后在实名与匿名微博间反复循环和扩大,像“三人成虎”一样假的变成真的。微博这种功能是把“双刃剑”,既能放大谣言,也能放大真实的事件。总体来说,微博无疑还是一个非常有效的信息平台,大家能更快更及时地了解各种信息。
    
    征地拆迁和官员腐败最受关注
    
    2006年,美国社交网站推特上线,开启了微博时代。2009年8月,中国的新浪微博上线,腾讯、搜狐等公司随后跟进,微博在中国得到迅速发展。 2010年被称为中国的“微博元年”。 中国的微博和美国的推特有什么不同呢?《纽约客》杂志驻中国记者伊万•奥斯诺斯题为“推特能在中国造吗” 的文章说,现在单是新浪微博用户已超 1.4亿,不久就将赶上推特的2亿。作为“辩论、幽默和批评的王国”,中国微博比推特更加丰满,因为140个汉字传达的信息比140个字母更多。而且中国微博内容之丰富,言论之刺耳,也远超预期。《纽约时报》说,与推特相比,新浪微博不仅能发布照片和视频,还允许用户转帖或者发表评论,因而塑造了一个更大的微博群体。因此广告商蜂拥而入,请名人推广他们的产品。法国《89大街》6月20日说,中国目前流行的几个微博平台更带传统的BBS的特性,便于形成共同关注的热推,也更便于热点信息的传播。亚洲记者网站称,如果新浪微博能够维持爆炸性的增长,并且实施国际发展计划,也许不久大多数美国名人将纷纷开设中文微博。
    
    腾讯公司公关部一名负责人21日向《环球时报》记者介绍,与推特相比,中国的微博产品更符合中国人的习惯。微博上的热门话题不仅内容广泛而且变化速度快,这也是互联网时代的一个特征。微博作为自媒体,具有短小精悍易于传播的特点,也正是这样的特点使它能够快速反映社会问题,成为衡量社会冷热的温度计。例如6月21日,腾讯微博上的热门话题包括:浙江兰溪全城被淹、你敢裸婚吗、温网进行时等。新浪公关部毛涛涛也表示,除了一些重大事件能够引起微博用户较长时间的持续关注以外,大多数火爆话题都会很快变化。
    
    《环球时报》旗下的环球舆情调查中心3月份做过一项关于微博的调查,结果显示18.3%的被调查者“正在使用微博”,其中71%认为微博提高了他们对政治的关注度。中国传媒大学同月发表的《2010 中国网络舆情指数年度报告》说,诞生仅仅20个月,微博已经成为第三大网络信息来源,仅次于新闻门户和网络论坛。报告显示,丑闻频发的征地拆迁和官员腐败在微博上最受关注,10条信息中就有一条与征地拆迁有关,60%的评论和民众与县级政府的拆迁冲突有关,70%的微博热点话题与政府官员不当行为或者言论有关,20%与警察有关。台湾《中国邮报》说,在一个著名案例中,一名醉驾司机在撞到两名学生被保安拦住后据称高喊“我爸是李刚”。李刚是河北保定的警察,他的名字也因此迅速成为全国最流行的讽刺用语。在另一起药家鑫案中,微博也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
    
    许多外国媒体则把微博作为从中国挖掘新闻的一个渠道。今年初的突尼斯与埃及动荡让一些西方媒体看到了微博力量的强大,一些西方记者开始使劲把中国的微博与中东动荡往一块联系。但也有分析认为,西方对微博的这种期待在中国是天方夜谭。英国《金融时报》的一篇报道说,越是像中国这样的转型国家,其国民对互联网言论宣泄的需求越火,其原因大概是由于人们处在一个变化更快的社会中而更喜欢抱怨与牢骚。许多人期待“围观改变中国”,但这种围观性参与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改变社会很值得怀疑。大多数人只不过通过微博宣泄愤怒或者同情等情绪,然后转身回去继续生活。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喻国明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微博流行的原因很多,根本上是社会有这个需要。微博是对传统媒介言路开放程度受到限制的补充性反弹。我们国家要建一个和谐社会的利益共同体,承认差异,尊重不同,但这种差异和不同在话语、意见和利益的表达方面,在传统媒介上表达得并不平衡。作为一种新的传播形式,微博相对来说能够为老百姓直接掌握,因此必然会承担一些这方面的角色。微博首先对政府的执政方式和执政能力带来挑战,即现有的官员和制度体系能不能因应这种多样化的利益表达趋势。
    
    本文来源:环球时报

(Modified on 2011/6/23)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1/06/20110622210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