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与刘晓波有何不同 艾未未性质要严重得多
(博讯2011年04月08日发表)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来源:明报   
    
    
与刘晓波有何不同 艾未未性质要严重得多

    艾未未被捕,跟刘晓波被判监11年,有什麽不同?艾未未会否也会被重判?
    表面上,两人有不少相似之处:大家都批评中共;同是不容于北京当局的人;都是因言获罪。但实际上,艾未未被捕所揭橥的问题,特别是人权和言论自由,都比刘晓波案严重很多。
    刘晓波是一位作家、大学教师,他有自己的政治纲领,期望中国落实宪政民主,他发起的《零八宪章》正是要实践自己的政治主张。虽然刘晓波的政见温和,也没说明要推翻中共政权,《零八宪章》的内容也跟中国宪法相差无几,但一旦实行其政治主张,必定会颠覆现制度,中共权力也会被限制,最后甚至失去执政权。中共才认定刘晓波在搞政治颠覆,因而施以重手。
    艾未未呢?他不仅有深厚的家庭背景,父亲艾青是三四十年代名重一时的诗人,曾任中国作协副主席(中共的副部级干部,总理温家宝就曾公开朗诵艾青的诗《我爱这土地》:「为什麽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来表达爱国之情)。艾未未自己也是一位名气很大、很有影响力的艺术家(前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陈丹青称艾未未为「中国的安迪华荷」),更是一个坚持人性个性和追求自由的人,套用《人民日报》辖下《环球时报》的社论所言,他是「中国社会的特立独行者」。从艾未未的言论、艺术作品,他个人的经历,这句评价确实很中肯。问题是,我行我素、独立特行就该被镇压吗?
    或许他的言论很激烈,狠批中共为打压知识分子不断以言入罪,甚至说「这个政权由一些最不要脸的说谎者拥戴」;他也用艺术作品,对种种社会不公义、政府滥用权力等丑事,冷嘲热讽,以彰显制度的荒诞!这些言论当然会惹怒当权者,但毛泽东说「言者无罪、闻者足诫」,温家宝也表示要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政府、监督政府,《环球时报》那篇社论还以「公众通过互联网发表意见蔚然成风」来说明中国的人权发展与进步,又怎能因为几句刺耳的批评而随意抓捕公民呢?更何艾未未既不涉足政治,也没有政治纲领,只是行使表达的自由,这样就被无故失踪,5天后被指涉嫌经济犯罪,其荒谬程度,更甚于其作品。
    如果说刘晓波的圣诞审判,预示北京当局全力镇压政治异见人士,防止政治颠覆,则对艾未未的打压,预示中共全面收紧言论空间,就连讥讽、嘲笑也不再容忍了。
    北京奥运之前,为了营造祥和的气氛,为了「给中国一个机会、还世界一个奇蹟」的口号,当局在政治控制、言论空间作出了很多妥协,外国记者可在中国自由採访,又解封大部分的外国敏感网站,还开放了3个示威区。但奥运之后,不仅一切回复旧观,政治打压甚至比以前更甚。南京大学教授郭泉、刘晓波、黄琦、谭作人都是奥运后这波镇压行动的表表者,甚至连出狱的维权律师高智晟也遭到长年狱外监禁,这样的政治高压,延续到近日的茉莉花集会。
    今天,北京当局对艾未未这样一个「独立特行」的人施以惩戒,无异于告诉13亿中国人:你们不能出格,不许特立独行,只能统一思想、统一行动,千篇一律做党奴。虽然不像文革那样,对不听党话、不跟毛主席走的人视为「敌人」,对他们施以「人民专政」(打倒斗臭关进牛棚),但本质是一样的。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1/04/20110408080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