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郑恩宠:土地财政、微博和东亚政局(二)
(博讯2011年01月09日发表)

    文章来源:维权网
    
     2010年12月27日,中共《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土地财政不可持续》的文章。该文恨批土地财政的顽疾。文章说:只要可以从农民手中低价征地,并向市场高价供地,地方政府就很难放弃建设用地征用的垄断权。从制度层面上解决这个问题,还要加速推进制度改革。 (博讯 boxun.com)
    
    我认为土地财政不解决,中国政府就不放弃对土地的垄断权,《新拆迁条例》出台只是无法操作的一纸空文和“恶法”,征地制度实际上是经济体制;财税体制;行政体制和政治体制的反映。没有政治体制朝普世的宪政、自由、民主、法治、人权保障方向改革,单独进行征地制度改革,只是纸上谈兵,坐而论道。
    
    中国大陆经济状况的真相是什么?2010年12月28日,《东方早报》用一个版面刊登了《十年大败局:求解中国式失败》一文。该文副标题为——在《大败局》十周年纪念版出版之际对话财经作家吴晓波。
    
    看了此文,对我又很大的益处,改革开放的经济是成功的,还是个大败局?“中国模式”是成功模式,还是一个“中国式失败”的模式?人们认为,中国大陆今年来由二千万访民,主要是非政治性的经济诉求,中共各级政府何时会用经济手段来“满足”访民大军的经济补偿诉求?为何年年用相当于军费的开支去维稳,而不一个个去解决访民的诉求,便访民数量渐减了?化解经济诉求的矛盾要钱,钱要来自企业缴纳的税收、盈利和土地财政。财经作家以《大败局》中的19个企业案例,体现中国企业的一些“中国式的失败”证明中国各级政府手中的钱已不多或处于深重的债务危机之中,哪还有钱来化解与访民的矛盾“满足”他们的经济诉求?
    
    多年来上海当局对一些老访民采取“五.五”政策。对待一百名老访民,每年让其中五个“中奖”,通过长达两年左右妥协、谈判“满足”诉求,“息诉、停访”。但同时又将其中的五名上访者关进牢狱,如此下来,风水到20年才一个周期,才解决这“一百户”老上访的诉求。五户“中奖”者的钱主要来自土地财政,要强征、强迁新的居民才取得这些“维稳化经费”。一个老上访户的问题“解决”了,又会产生了十个新的上访户,当局也不得不采取“拖”字诀。你如果不信这一点,那么就看2012年秋习近平当上中共总书记,2013年春习近平当上国家主席,李克强当上总理,中国大陆的访民大军人数是减少了,还是增加了?上海的那些到北京上访三年以上,平均每年到京上访十次以上的访民,届时当局会主动“下跪”、“赔礼道歉”、给房给钱让你“眉开笑颜”吗?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句狄更斯当年在《双城记》的话来形容中国大陆的企业、公司的状况,似乎恰如其分。十年之间,多少经济人士远去,悲歌渐行渐远,那么失败依旧不被多数人所知,中国大陆的经济前程是一片光明吗?2010年岁末,《大败局》第一、二本以十周年纪念版形式出版。
    作者吴晓波认为,根据我《激荡》三十年的企业史眼界结果看,中国的企业基本上四、五年就会有一次大洗牌,因为整个宏观经济四、五年就会有一次波动。成功不可复制,时空和客观环境变了。但失败的共性更大,学习失败就是避免犯错误,失败又很多,我在书中把它称作“中国式失败”。
    
    作者认为,败局原因第一是企业家的激进主义,败局的原罪在于制度;第二是战略错失,第三是宏观盲视;第四是政商关系,政府控制了所有重大资源,中国政府还有一个庞大的国有垄断资本集团。中国的县级政府又是最象一家公司的经济组织,地方债务都很多。
    
    作者认为,2010年的工商环境和2000年写《大败局》的时候比,整体更悲观。中国整个没有宗教信仰,所以新教伦理在中国不存在。中国古代是靠家族伦理。现在有些人提出新儒学、国学,但很脆弱。这一定需要一个超自我的力量存在,需要一种信仰。你即便在一个司法健全的国度,法治也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这需要人性的觉醒和信仰的支撑。中国的工商文明在未来发展有巨大的危机,这是由其先天不足造成的,后期很难补,不是一代人能解决的。
    
    我个人认为,市场经济中的企业示威公司,但中国大陆的企业、公司事实上不是真正的公司。中国大陆企业或公司的大败局是必然的。真正的公司最早出现在欧洲史宗教文化,特别是基督教新教伦理的哺育下产生的商业文明产物。
    
    以马列、毛、邓小平的无神理论,那种无法无天、没有人类最基本伦理道德误区下会产生真正的市场经济的公司吗?人类97%的财富是在近250年里出现的,也就是在人类诞生以来的0.01%的时间里的劳动文明的结果,产生这些财富的主角是公司,并不是政党与政府。公司又是社会和谐的重要基石之一。公司为人们提供对国家、政府、民族、宗教、家族之外的又一个尊重和效忠的对象。
    
    在中国大陆,那些帮各级政府搞土地财政而直接或间接参与抢夺老百姓土地、房屋的企业、公司是市场经济意义上的公司吗?那才是一些反人类文明的强盗性的“组织”或“帮会”。
    
    目前,《凤凰周刊》发表一篇《江泽民鲜为人知的退休生活》其中一节:江泽民对宗教了解和兴趣颇为渊长。他在2001年11月拜访河北各寺——柏林禅寺时曾称:“作为无神论者,宗教也要了解一点,我每年都要到一个宗教场所去”。作为一个无神论者,刚开始了解宗教有何依据动用举国体制来定一个群体是宗教还是邪教?如果一个人是西医学的教授,他刚了解中医有何依据定一种植物是药材,还是毒品呢?
    
    世界各国和地区,例如:美国、英国、日本、韩国、新加坡、台湾、香港等,有谁在几十年中靠土地财政发展经济,巩固自己权力呢?什么是科学发展之路,什么是疯狂掠夺土地资源之路?中国历史上各族群、部落互相争斗,胜者对其他族群、部落掠地、抢财、杀虏、夺女人来壮大自己。一个民族内的强者与其他民族抢土地,给其他民族造成威胁,这是一种好战的行为。中国现政府一边向世界宣称:要和平发展,和平崛起,不威胁他人。但一边在政局民族内部抢夺百姓的土地来巩固自己权力。当民族土地抢的差不多了,你要生存、要发展,有什么信用可言?确保你不会去抢别人的土地?要想让世界各国证明作为执政党的中共,今后不去抢别人的土地,不威胁他人,那么今天就不应再改革开放的包装下抢自己国民的土地财富……。

(Modified on 2011/1/09)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1/01/20110109160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