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郑恩宠:土地财政,微博和东亚政局(一)
(博讯2011年01月06日发表)

    文章来源:维权网
    
     岁末年初,中共官方《人民日报》突批和猛批土地财政,2010年是中国大陆民众以微博为工具打破官方垄断舆论的元年。新的一年,朝韩双方是战是和?还是不战不和都影响着中国大陆的政局。所幸的是80后已全面站到社会生活方方面面的前列。民众的公民意识将以几何级增量向前发展,新生代农民工再也不愿回到乡村,他们将在市场经济和城市化浪潮中带动大陆农民的政治、经济、法律及文化地位的大解放。公权无限扩张,最终在经济利益上与中产阶级发生了碰撞、冲突和分裂。每年的七百万大学、硕士和博士生进入社会找工作,任何一个执政党都无法再利用高薪、高福利、高官位来全部收买他们的思想与自由……随着时间的累积,民众中传统的维权方式或许要被边缘化过度与公权力发生肢体冲突、过度盲目、无效上访方式,将可能全部被新的维权理念与方式边缘化…… (博讯 boxun.com)

    
    《人民日报》突批土地财政
    
    2010年12月27日,《人民日报》在17版以近整版发表《土地财政不可持续》。文章直指地方政府以地生财,提出从制度层面解决地方政府“钱少事多”的现实难题。
    
    该文除了一些党文化的意识形态立场和数据外,与我本人在2007年下半年所发表《周正毅现象》和2008年下半年在香港《开放杂志》发表的《从土地财政到土地腐败》观点类同。这也许是执政党高层中有人“采信和抄袭”了我多年的观点。
    
    改革开放三十年的经济成就,特别是六.四后,在邓小平92年南巡讲话之后的经济发展,靠的是土地财政,这是正在揭开的“秘密”。
    
    中国大陆各级政府不炒地就无法发展,若一年不炒地,经济困难;三年不炒地财政危机;五年不炒地,就面临自动“垮台”的局面。当前中国政府空前强大,只是个虚假的表象,诸多方面在唱“空城计”,用毛泽东的话来解读,或许是个“纸老虎”。
    
    实际上,中国大陆真实现状是,在经济财政方面中央政府喜气洋洋,省级政府稳稳当当,地(区)级政府摇摇晃晃,县(市)级政府哭嗲骂娘,乡、镇政府地动山摇。为应对“人亡政息”的危机,不得不动用国库的钱,以超过国防军费得钱来维稳。
    
    《人民日报》发表该文之际,大陆一线城市的房价高昂的头不会低下,部分二、三线城市的房价还在上涨。文章称,不少人认为,房价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在于有些地方为获取高额土地出让金,采取种种措施,推高地价,推升房价。更有舆论称:“工地财政”是高房价的罪魁祸首,“土地财政不除”房价下不来。
    
    《人民日报》提供了一系列触目惊心的数据,2009年,全国土地出让金收入相当于同期地方财政收入的46%左右。在有些县、市,土地出让金占预算外财政收入比重已超过50%,有些甚至占80%以上。截止目前,北京、上海今年土地出让金已破千亿元,比去年同期大幅增加。由于土地供应量约为过去两年的总和,今年全国土地出让金有望突破二万亿元。
    
    我认为,从事实上看2008年北京奥运会后,突发世界金融海啸,中国政府投资四亿元,两年后不断宣称自己首先度过危机,以此证明中国制度的优越,措施得力,楷称“中国模式”但现实这个所谓“中国模式”是炒卖土地的发展模式,是疯狂掠夺土地资源,掠夺农民和城市平民的模式,若各国接收这个模式,那才是一个反人类、反民主的掠夺模式。
    
    《人民日报》称:土地财政一般指一些地方政府靠出让使用权的收入来维持地方财政支出。中国土地学会副会长黄小虎说:实际上土地出让后,地方政府还能获取包括建筑业、房地产业等经营税为主的财政预算收入,这些收入全部归地方支配。仅此两项就占到地方税收的近四成。有一些地方,“土地财政”成了名副其实的“第二财政”,有的甚至成了收入的主要来源。
    
    附着在土地上的收入,还有名目繁多的费用。土地从征用、出让到规划建设等环节,土地管理、房产、财政、水利、交通、人防等部门,都会收取不菲的费用。如果算上以土地作为抵押向银行贷款,地方政府的实际可支配收入会更多。
    
    中国人民大学土地管理系主任叶剑平说:我个人认为,当今中国大陆政府财政收入第一是文明的税收;第二是土地出让金的收入;第三是名目繁多的费;第四是同性多年的潜规则,国营、民营、外资、个体公司向上级的进贡和贡献‘福利’;第五是政府以集体或个人名义索贿和受贿。上海70%局级干部、50%的处级干部以低价购房,差价在人民币100万元以下就赦免就是一例。陈良宇因父亲购房少付90万元定罪,上海才匆忙制定干部购房差价低于100万元全部免罪。胡锦涛以反腐为名搞掉政敌陈良宇。又为了稳定“不折腾”保护了上海两千名局级干部,结果只能是执政党大面积失去人心。东亚韩朝一旦开战,有多少人会送子参军?再与共产主义小兄弟朝鲜用鲜血去凝成友谊?届时也可能发生类似十年“文革”打到走资派或发生苏东式剧变。有一点可以相信的是,新“文革”发生后,人们不会盲目参与内乱被人利用走向大动乱,人民会用实际行动选出民选政府。上海帮这批干部,比起当年苏联、中、东、欧国家的共产党干部不知要腐败多少倍?事实上他们早已准备并实施了逃亡的路线图。比起当年波兰的团结工会,中国大陆数亿公民掌握了互联网和微博、视频。民主阵营中掌握了比团结工会当年更广泛、更有效的舆论阵地……
    
    《人民日报》认为,土地财政所带来的利益联接机制,“存在多年的土地财政,实施上早就实现了征地——卖地——收税——收费——抵押——再征地的滚动模式,在这一过程中,地方政府、开发商、银行成为最大的受益者。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王小眏坦言。
    
    《人民日报》文章直指,要维持这一模式并获取较高收益,就要压低补偿标准征地,在通过拍卖等方式高价出让。几万元一亩征地,几百万甚至上亿元卖给开发商,征地与卖地之间的巨额利润,让不少地方以各种形式规避上级的规划管制,计划控制和审批管理,违规、违法用地时有发生,农民“被”上楼现象频频上演,权益得不到有效保护,耕地保护也面临空前压力,而房地产业是这一模式的下游出口,城市购房者最终为高房价“埋单”。
    
    我个人认为,中国房地产的投资者、开发商的资金95%靠来自银行和金融机构的融资。只要有土地财政房价不可能跌,若房价下跌30%,开发投资商就扔下烂尾楼不干了,越干越亏本。世界上没有这种商人,越亏越干,烂尾工程最后只能推向银行。房价一旦下跌30%左右,那么预付了30%首付款的住房者就会全面停止再付款银行,还余下的本息,就会占据住房不走,没有一个执政党和政府有本事将住房者赶到大街上,最后吃下“恶果”的仍是银行。中国大陆银行唯一由政府垄断,是政府的命脉,银行倒闭意味着政府倒闭,实质是执政党“倒台”。所以中国大陆房地产何时会“破灭”?这是个伪命题,中共是不会主动让出政权的。
    
    没有土地财政就没有邓小平的治国路线,就没有新时代的中共。坚持土地财政房价,地价就不会大跌,房价不跌就阻碍了农民进程,阻碍了城市化。坚持土地财政,就使中共中下层党员、公务员中的中、下层干部,挤不进权贵的每年七百万知识分子中的大多数,党中产阶级也购不起房或称为房奴时,就加速了全国国民对僵化的非民选政府的离心力。中国大陆已在2010年出现了移民潮、低龄留学潮。人们认识到让子女上大学,工作后买房结婚养育后代,购房要上百万、几百万,一套房屋价格为一百万,二十年中还银行利息就是二百万,那不如让子女到海外留学、移民。
    
    自2010年5月1日上海世博会开幕后,有相当多的包括上海被拆迁房屋的居民,人均一人得到拆迁款25万左右,许多人就让低龄子女到海外留学。上海留学中介公司平均中介费只需要3万5千元,一个半月就可将孩子送到美国读大学预科,语言学校或读研究生,一年学费和生活费15万就可。自去年5月1日至年底,我的亲朋好友送走了八个孩子到美国、欧洲、香港就读,都是平民家庭并不富裕的孩子,所幸的是去了半年后,几乎个个不愿再回国发展,半年前还是伸手当文化影响的“爱国学生”,半年后思想上初步与党文化决裂……。
    
    中共为何突然公开猛批土地财政?相信会引起各界的关注。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1/01/20110106234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