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欧阳小戎:一个中国青年关于诺贝尔和平奖的拟答谢词
(博讯2010年12月10日发表)

    欧阳小戎更多文章请看欧阳小戎专栏
    文章来源:维权网      
     (博讯 boxun.com)

    尊敬的哈拉尔国王陛下、宋雅王后陛下,尊敬的瓦茨拉夫.哈维尔先生、莱赫.瓦文萨先生,尊敬的诺贝尔和平奖评选委员会各位,女士们,先生们!
    
    今日在这颁奖的殿堂之外,请允许我——一个来自中国的持不同政见者,一个以他祖国人权事业的进步为最大心愿,并以他祖国的自由为人生最高奖赏的年轻人,一个刘晓波先生的学生和朋友——向您致以自他投身其祖国的异见运动以来所能想象到的最大谢意和敬意。并请允许我,借此向那些为反抗暴政而不懈努力的人们,那些死去与活着的,为良知与自由贡献了自己毕生才华与生机的人们致敬。因为我坚信,颁发给刘晓波先生的奖项,同时也是对包括我在内的诸多为自由与良知而不懈努力人们的嘉许。这亦是授予我的奖项,在这和平的荣光中,有属于我及我每一位同胞的一部分,多年以后,这里的人民将感谢你们今日所做的一切,感谢你们对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人们的自由和天赋权力所作出的努力。
    
    全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和我生活在一起,生活在一个贪婪而暴戾的统治之下。自小所接受的那些教育灌输告诉我,要去为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贡献自己。当我长大之后,逐渐明白那个所谓“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不过是某个政治寡头及与他坐地分赃的同谋者们的利益而已。而真正的国家和人民,恰恰正是自我一出生便一直生活在我身边,那些在领袖及其爪牙们的光环和恫吓之下,战战兢兢不敢越雷池一步,生怕自己一个小小的错误,便会招来掌权者们的不快,而导致大祸临头的父老兄弟们。他们含辛茹苦地劳作,供养着领袖及其喽罗们奢靡而放荡的生活,操劳一生最后仍然发现,自己和来到这个世上时一样一无所有。蝼蚁一样无端地耗尽了全部的生命力,却没有丝毫力量来保护自己的财产、名声和后代的安全。
    
    1990年代,当我还是一个懵懂少年,坐上火车第一次离开故乡去往遥远的中国北方时,几乎挤满整列火车的农民务工者们,身着肮脏和褴褛的衣物,带着他们粗陋而笨重的行李和我同车而行,千里迢迢离开他们的故乡,想要到外地去谋求一个每周需要工作上百小时的活计。他们全身家当加起来的总价,恐怕很难超过二十美圆。当一个人从怀里取出一只珍藏的煮鸡蛋充饥时,车厢里上百人对他投来羡慕的目光。
    
    十五年弹指一挥,当如今我再坐上火车远行时,所目睹的依旧是这般情景:挤满整列火车、迫不及待离开故乡的农民们,带着他们很难超过二十美圆的全身家当,到遥远他乡去寻找一个每周需要工作上百小时的活计。
    
    十五年,他们含辛茹苦地工作,堆起了一座座供领袖及其喽罗们分赃的金山和银山,他们是中国大陆作为一个经济体,其规模获得急剧扩张的最根本动力,这种扩张至少有百分之七十直接来自他们的努力工作。然而这数以亿计人们的生活没有得到任何改观,唯一的改变,就是当他们取出一枚珍藏的鸡蛋充饥时,那鸡蛋极有可能从安全变得不再安全。那个鸡蛋由某个养鸡场里一只被过量注射激素以加速它的生长周期,寿命可能不到三个月的母鸡产下。当他们以为自己吞下了一枚充满能量的蛋白质块,可以缓解十几个小时饥饿感的时候,他们其实只不过吞下了一枚毒药。
    
    尊敬的国王陛下、王后陛下,女士们先生们,这就是我的祖国。没有任何一张报纸为他们说一句话,报纸只是连篇累牍地唱着党和国家对他们的关怀,并把他们当成世界上最幸福的蚂蚁来描绘;没有任何一个公职人员,把他们的利益放在自己的官位之上,官僚们只会坐在高档轿车里,让城市管理者沿途驱逐他们,以防止这些肮脏褴褛的人们污染了自己的视线和好心情;当他们因工受伤甚至死去的时候,他们的家人无处寻找赔偿,没有一座法庭可以为他们主持公道,因为他们没有钱来聘请律师,没有钱向法官行贿。不仅这数亿人,在这个国家里,几乎任何人都面临着类似的命运。哪怕是一个身居高位的官僚,亦不可能得到真正的公正与平等,只有用阴谋买通贪婪的官僚,并采取残酷毫无底线手段,才能保证自己的利益。尊敬哈维尔先生、尊敬的瓦文萨先生,这比你们数十年的那个祖国更加贪婪、荒谬和冷酷无情。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需要自由和人权,如同需要空气和阳光一样。在奴役与被奴役之间,从来没有什么和平可言。被奴役者们一厢情愿地企望能得到和平,只会遭来奴役者更加贪婪而残酷的摧残。而一个政权如何对待其治下民众,便会如何在国际舞台上对待其它国家。当它以可耻的手段欺骗和蚕食其治下民众的利益时,它亦随时准备着以同样的手段去欺骗和蚕食其它国家的利益。只有一个通过保障国内人民与生俱来的种种权力,以换取与人民之间互信的政府,才可能试图去与其它国家构建互信关系。正如同评选委员会所言:真正的和平必须建立在人权得到有力保障的基础之上。和平的光辉只会降临在那些保障其人民天赋权力不受侵犯的国土之上。因此,感谢你们将和平奖授予为我祖国的人权与自由事业不懈努力奋斗了数十年的刘晓波先生,在那张属于获奖者空缺的椅子上,曾经坐着睿智的罗夫先生、慈爱的特蕾莎嬷嬷、英俊曼德拉先生和美丽昂山素季女士,已及今日在场的,被一位来自遥远异国青年奉为师长的哈维尔和瓦文萨。如今这和平的荣耀来到了我的国家和我的父老中间,使我们得以分享那些人类历史上伟大名字的光辉。多年以后,当政治迫害恐惧和财富掠夺的大棒远离这里的人民,自由的中国将为今天这个日子——2010年12月10日——而自豪。因为自今日开始,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人们的自由和权力,世界五分之一的人们的自由和权力,已不再被认为是与全球的文明与和平相隔绝,已不再被认为是一个遥远东方国度里数千年来轮回不止的宿命。过去六十余年以来屈死在这个国家暴政之下的近亿亡魂们,他们的在天之灵将因这个奖项的到来而略感欣慰。因为他们可以看见,他们子孙后代的自由与幸福,正在被另外五分之四的同类们关注,并正在得到另外五分之四同类们的支持。她是全球文明与和平的一部分,她流淌在人这个物种的基因和血脉之中。正如在苏维埃帝国、在南非、在缅甸、在波兰、在捷克与斯洛伐克、在伊朗、在阿拉伯半岛、在过去、现在和未来……在一切剥夺其国民天赋权力、充斥之谎言与暴力冲突的国家里,那些土地上人民的自由和权力,早已成为你我体内的血液基因的一部分一样。
    
    国王陛下、王后陛下,女士们先生们,请允许我再次向你们致敬。为流淌在我们血液里那荣耀的基因,那自由和热爱凝聚而成的基因。因为这基因,和平的荣光将照耀在我们这个星球的每一个角落,感谢各位!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12/20101210082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