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李锐老为张宜三大作《重新认识马克思主义》写序(图)
(博讯2010年10月27日发表)

    
李锐老为张宜三大作《重新认识马克思主义》写序

    
     李锐
    
    为什么要重新认识马克思主义?因为我们的宪法和党章还将这个主义列为我国建设的指导思想,马克思主义不仅是共产党存在的合法性依据,也是共产党革命和执政的理论依据。可以说,不弄清马克思主义,也解决不了我们过去为什么走到十年“文革”国将崩溃的道路,以及中国向何处去的问题。
    
    二十世纪给世界带来最大影响和变化的,不单是两次世界大战,更重要的是战后出现的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大阵营的对抗与较量,尤其二次大战后,史学界称为冷战时期。中国在二十世纪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列主义”。苏联掌握共产国际这个组织,向全世界输出革命,内战时期我们成立的政府叫“苏维埃政府”,作战的军队也叫红军。延安整风时,我们学习的主要教材就是斯大林著的《联共党史》以及“布尔塞维克化十二条”。列宁、斯大林创造的无产阶级专政即一党专政即领袖专政,成为中共革命和建国的母本。毛泽东经过整风运动确立了自己独断专行的体制之后,经过1949年的革命胜利,向苏联“一边倒”,照搬并发展苏联模式,消灭一切私有制,实行国有化计划经济后,异想天开,超英赶美,三面红旗“大跃进”,争取先苏联进入共产主义,从而发动一系列政治运动,“先把上层建筑改变了,有了国家机器,就为生产的发展开辟了道路。”扬言“我从马克思只取来四个字:阶级斗争”,“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我就是马克思加秦始皇”。认为“东风已压倒西风”,“敌人一天天烂下去,我们一天天好起来了。”1976年毛泽东不去世,十年“文革”的案还翻不过来。
    
    1989年初,应美国哈佛大学邀请,作为访问学者我在美国六所著名大学活动了四十天,听到美国一些学者谈到,苏联最迟到2017年一定会崩溃,他们是从经济方面的研究作出这个判断的,当时我还不相信。真没料到很快就“苏东波”,社会主义阵营垮台了。久加诺夫总结教训承认:政治垄断、经济垄断和思想垄断为红旗落地的根本原因。
    
    《共产党宣言》和马克思主义的根本理论,是以所谓“剩余价值”学说揭示当年资本主义社会的阶级对立,以阶级分析、阶级斗争(“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通过暴力革命,建成无产阶级专政、公有制和计划经济三大体制为特征的专制社会主义(他们自称为“科学社会主义”)。二十世纪的历史发展,两大阵营的变化,已经证明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错误。人类历史的进步和发展,还是要依靠科学知识的创造,自由民主的社会,走市场经济和宪政治国(靠法治不是人治)的道路,而不是靠什么主义、一党专政、哪个“核心”说了算,所能办到的。
    
    毛泽东领导中国革命胜利后,为追求早日实现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制造一系列政治运动,以“阶级斗争为纲”,“大跃进”失败后,又继续十年“文革”,不惜同人类进步普世规律背道而驰,这已是清清楚楚的历史事实。可是我们虽然已有所觉悟,必须解放思想,改革开放,经济上总结教训,取得了巨大成果,世所公认,但问题仍在政治垄断(一党专政)和思想垄断(控制舆论)没有放开,以致腐败丛生,危机四伏,共产党变成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形成权贵资本主义的社会,见不到多少社会主义的东西,反而出现胡耀帮辞职、“六四”大风波、赵紫阳被长年软禁去世的局面。
    
    现在有许多人,包括老中青三代,尤其专家学者,都在反思中国的问题,已经出版许多有关著作。张宣三老同志老专家,已九十三岁,以自己的学识功底,专业经验,党内生活阅历,系统地研究了马恩列斯毛的理论与实践,揭示出我国至今仍未能实现国家现代化,以宪政治国的原因。我同张老相识很晚(他比我大一岁),拜读过他的好多文章,现在这本以重新认识马克思主义为主要内容的文集,即将出版,我愿意作序,也是由于多年来关心的就是“何时宪政大开张”。
    
    衷心希望党内党外、上上下下、老中青三代有历史责任感的人们,向张老学习,都来关心“中国向何处去”这个最根本的问题。
    
    2009年12月5日
    
    张宣三简介:张宣三,1916年生,现年94岁,1934-1939年任本县小学教员,1938年加入本县地下党,任地下党报编辑,1943年浙江大学师范学院英语系毕业,1947年到上海解放前任上海市委地下党办的《现代经济通讯社》记者,1953年由华东军政委员会贸易部调国家计划委员会,曾以《大公报》星期论文发表关于价值和计划经济两篇论文,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行政职务副所长,曾以观察员身份出席联合国召开的经贸会议,所写论文登载在国务院内部刊物,曾担任系统工程学会领导成员,上海市政府,天津市委,江西省计划委员会顾问,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兼任教授,合著《我国农业现代化与积累问题研究》,1986年离休,潜心研究马列著作。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10/20101027215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