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成都郫县几百名失地农民数次上访 两名维权代表失踪
(博讯2010年09月20日发表)

    (维权网信息员黎湘报道)郫县安德镇一些土地四年前被政府强行规划征收后,当地失地农民一直通过上访信访等方式维护自己的权利。
    
     2010年7月12日,副县长兼镇党委书记高建伦在电视上说:安德镇规划后,政府安排拆迁农民免费入住小区,还为拆迁农民购买了社保,被拆迁农民对高建伦书记完全不顾客观事实大言不惭的行为非常气愤。因为实际这个涉及数千亩土地的征用拆迁从没有出示给他们任何文件和批文,而且拆迁补偿也比有关政策文件低了很多倍,更别说福利房和保险之类的了。 (博讯 boxun.com)

    
    7月底,拆迁农民500余人到政府讨个说法,他们的土地赔偿款21300元/亩里是否包含有土地赔偿费、安置费和社保费还有就业补贴费,政府官员不做回答。
    8月16日,被拆迁农民200余人又到国土局咨询土地被征用的相关文件,国土局要求农民找信访办,信访办对他们不予理睬。
    
    8月30日到9月1日,被拆迁农民200余人连续三天到安德镇政府和郫县政府讨说法,但一直无结果。
    
    9月2日早上,被拆迁农民300余人又到县政府要求派代表会见副县长兼镇党委书记高建伦,给他们的答复是下午两点,信访办的李本文书记在信访办接见他们。于是拆迁农民300余人顶着太阳从上午等到下午两点,可下午村民代表与李书记的谈话不到半小时就结束了,李书记只是说:下星期三到当地政府给个说法,同一时间在政府外面的拆迁农民被协警强制拉上车送走。
    
    9月8日上午8点过,拆迁农民600余人来到政府等候李书记,农民一等再等,那个信誓旦旦的李书记也没有出现。村民于是要求高建伦书记出来会见他们。高书记拿出他们制定的郫县人民政府颁发的2005,45号文件来敷衍农民,这样单方面的不平等霸王条款农民表示根本不能接受。高建伦就威胁他们说,如果你们感觉文件不好,不能接受,不老实,就马上停发老年人的社保。散会时这个副县长兼镇党委书记非常嚣张的声称骗你们一回是一回。在场的农民听见后群情激奋,马上质问他是什么意思,他却矢口否认。
    
    9月12日晚上,为了躲避政府的拦截,部分失地农民悄悄离开郫县,在成都街头露宿。9月13日早晨九点左右,100多失地农民在市政府门口下跪,哭诉他们的遭遇并寻求帮助,被市政府工作人员和110巡警强牵制带到信访办。成都信访办工作人员与他们谈了不到10分钟就结束了,表示9月14日九点准时派专人到县政府协助调查解决。当失地上访农民准备回去时,信访办工作人员称县政府和当他政府官员到市信访办,并让他们等待。结果当地官员来了只是对他们进行威胁,不到十分钟,两辆大巴车冲到他们面前,大批警察围着农民。中午12点左右,政府官员全部出动,一声令下,巡警、防暴警察在政府官员的协助下强行将上访农民一个接着一个推上车,郫县副县长高建伦带头率领政府官员打伤多人,任凭被打伤的老人和妇女哭喊也无人理睬。上访农民被强制遣送回郫县政府后,农民要求政府对伤人事件给个说法,在争执过程中,官员再一次打伤一位老人。有两位上访被打村民在医院治疗多日也无人理睬。
    
    当失地农民在为他们的权利的奔走时,一张针对他们的大网也向他们撒来。9月16日,派出所警察给长期坚持上访的村民唐福林(音)打来电话,说要约他第二天喝茶。第二天其他村民代表打他的电话再也打不通。村民代表说,唐福林现年50多岁,因为上访维权从08年就长期被监控了,到现在唐福林已经失踪3天了。
    
    另一名村民维权代表罗玉琴今天(9月20日)下午也已失踪。据罗玉琴身边的人介绍,今天下午,罗玉琴继续在街边用“火三轮”载客,尾号551的警车就在附近跟踪。5点钟左右,一个客人要求载他到两路口去,从此罗玉琴失去了与外界联系。罗玉琴的家人和其他村民代表肯定她已经被警察抓走。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09/20100920220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