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江西抚州强拆导致3人自焚真相:无一人施救、家人去救受阻(图)
(博讯2010年09月12日发表)

    本文是网友传出的内容:
负责副县长说了句:你们今天不拆,明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以下是一名记者闻讯后伪装成钟如琴亲属进入医院与当地几名官员的对话:
    记者:决定是谁下的?
    公安局长:你是什么人?
    记者:我是他们的亲戚。
    公安局长:现在这个事情你们不要去插手这个。
    记者:为什么不能插手?
    公安局长:现在是把人救好了,知道不?
    记者:(房管局范局长)那天你也在吧?
    范局长:在。
    记者:我想知道到底是谁下的这个决定 ?还没有谈拢就拆人家房子,有这样的吗?
    范局长:昨天也是做工作。
    记者:做工作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啊
    
    范局长沉默。
    范局长:昨天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把病人先治好。
    记者:病人现在在医院抢救,我放心这里的医生,我相信他们也会尽力抢救的,我现在就是想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么严重的事情?
    范局长沉默。
    记者:你们怎么做工作的?你们浩浩荡荡一百多人,就这样做工作呀?
    范局长沉默。
    范局长:我们现在是在管啊?
    记者:这是善后处理,没有发生这种事情房子不早拆了?
    范局长沉默。
    记者:为人民服务,为人民服务,你们就这样为人民服务的呀?
    范局长:那你说怎么为人民服务
    记者:你把人服务到医院来了。
    范局长沉默。
    
    范局长:我们让肖主任把病人转到另外更好的病房去了。
    记者:那是因为病情已经发展严重了
    范局长沉默。
    记者:以为我们不知道啊?
    范局长沉默。
    记者:要感谢政府请医院将病人搞到ICU里去吗?
    范局长:政府也尽了力呀。
    
    钟如翠(钟如琴的姐姐):昨天公安局在那里,我妈全身烧着了,竟然没有一个人去救 ,我们去救还要拉着我们,简直是土匪都不如啊,烧死了政府都没人去救 ,还要我自己去救。我妹妹从二楼跳下来,都没有人去救,我拼命去救,他们还拉着我们。(哭)这怎么活,我妈死了,我们(听不清)……
    记者:昨天你也去了吧,(公安)局长?
    公安局长:现在不要谈这个事,现在,我不跟你谈这个事,我是跟她(钟如翠)私人关系好,我才过来。
    
以下是从媒体传出的家属的叙述:

    
    一
    
    拆迁没谈拢,去了100多号人,有说法是,开发商放了话,你帮我拆了,给300万。
    前段时间,停了他家的电,他们就自己买了个发电机发电,汽油是用来发电的。
    当天有关部门人员到了现场,先把这家的青壮年都抓了,老人和妇女见状,就往身上倒汽油,爬上了三楼,并说,如果他们上去就自焚。
    老人有帕金森病,可能意外点着。
    负责副县长说了句:你们今天不拆,明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二
    
    我哥哥去三楼了,质问他,说为何不好好谈,是要趁机强拆嘛?说了几句,民警就很大声的说,哥哥阻拦公务,要抓起来,我说为何如此无法无天。于是三楼吵起来,把我抓住,拽我的头发往地上按。哥哥和嫂子都被拉下来。我被拖了好远。我妹妹在二楼,看这么多人,拿相机拍,就被民警没收了,我妈在上面,大伯也在,情绪很激动,我妈和大伯就失控了,点着了汽油,我妈也烧了,当时也没有人赶快去救人,(哭)我们在2楼也燃烧了,从2楼掉下来,腿也骨折了,我挣扎,我去用沙子掩盖,哥哥也就,民警和县长不救,也不让我们自己去救。
    据钟如翠称,事发当天上午9点多,分管城建、房管的县领导带队,房管局范某,凤冈镇派出所指导员熊某以及40多人的警察、城管队伍来到他们家。对方表示要进屋检查汽油。钟如翠说,你们有搜查证么?对方表示是“紧急情况”。
    
    当时钟家有钟如翠和两个妹妹钟如琴(31岁,未婚)、钟如九,母亲罗志凤(59岁)、父亲的结义兄弟叶忠诚(他们管他叫大伯,79岁)在家。
    
案情介绍

    2010年9月10日上午9时许,江西抚州宜黄县凤岗镇农科所东门郊外23号,31岁的钟如琴、59岁的母亲还有75岁的大伯点燃自己后从楼上跳下。
    
     因钟家房屋地理位置较好,而此次拆迁补偿无经济补偿,只是将其安排在偏远地方。钟家人对此不满,和当地有关部门多次交涉无果。昨日一早,拆迁队伍再次找到钟家。这一次来的是该县县长及公安局100多号人。
    
     这100多号人闯进钟家后,随发生三人自焚事件,事发原因不明。据传事发时,现场竟无一人上前施救。
    
     目前,三人已在南昌市医院接受治疗,尚未脱离生命危险,而其主治医生称,三人的危险期长达一个多月,期间三人均随时可能死亡。
    
     据说,此次拆迁是为当酒店修建让路。
    
     2010年6月始,抚州市宜黄县居民钟如翠数次向记者反映,居住在该县凤冈镇东门郊外农科所25号的三个哥哥钟如田,钟如奎,钟如满三人居住的三层楼房屋从5月份就一直没有电,向宜黄县供电公司申请重新立户,但数次都遭到了供电公司的拒绝,而供电公司给出的理由是该用户属于宜黄县人民政府强制拆迁户,该公司在4月初就接到了宜黄县政府的抄告单,称钟如田家属于被强制拆迁户,而同时,宜黄县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也向宜黄县供电公司提出申请,希望供电公司停止供电给钟如田一家,等待拆迁。
    
    
江西抚州强拆导致3人自焚真相:无一人施救、家人去救受阻

    
      钟如翠告诉记者,在断电之前,由于当初的种种情况用电没有独立开户,而是在邻居家的电表上搭线,自家再另开一个电表,邻居家按照开户电表缴纳所有的电费,她家再按照自家另开的电表将电费缴纳给邻居家。这种情况一直维持了十几年,但是这样的情况在当地开始要开发县城开发区之后开始改变。钟如翠家住停车场附近,由于要进行开发,2009年7月份,县长以及当地房管局来到钟如翠家里,说这片地区将要开发成县城开发区,而她家属于强拆范围内,需要进行强制拆迁。钟如翠要求看下强制拆迁需要的相关通知,遭到拒绝,“我当时就说那你们拿相关文件给我们看,他们没有给我,就只说你们的这块地属于强拆范围。”但是县长他们许诺了会给他们进行地相应的等额赔偿,但由于赔偿条件不能协调一致原因,钟如翠家没有答应这样的条件。之后,双方经过了几次的交涉之后,钟如翠家的电被供电局剪断,邻居家也不敢再让他们搭线,但“他们也没有和我们进行特别正式的商谈,也不是特别的有诚意。”钟如翠告诉记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力法》第六十七条规定,除因故中止供电外,供电企业需对用户停止供电时,需要将停电的用户、原因、时间报本单位负责人批准,批准权限和程序由省电网经营企业制定,同时在停电前三天至七天内,将停电通知书送达用户,对重要用户的停电,应将停电通知书报送同级电力管理部门,在停电前30分钟,将停电时间再通知用户一次,方可在通知规定时间实施停电。但是自始至终,钟如翠称自己家都没有收到任何停电的相关通知。
    

宜黄县供电公司:严格按照政府相关规定令执行
    
      8月3日,记者陪同钟如田、钟如翠来到了宜黄县供电公司,该公司办公室周主任告诉记者,钟如田一家有几个兄弟姐妹,都住在他们自建的一处三层楼的住宅里,过去十余年都是将电线搭到旁边的加油站电表上进行供电,未曾到供电部门办理过任何用电手续。2010年4月底的时候,供电公司接到了宜黄县人民政府房管局的一份政府抄告单,并附有宜黄县投资有限责任的一份申请书,该申请书明确说明,钟如田三兄弟所居住的房屋属于宜黄县兴建新汽车站项目的规划范围内,政府在2009年11月23日就对其发放了搬迁通知书,但钟如田等三兄弟一直以政府安置条件不满意为由,在政府规定的期限内拒绝搬迁。由于早已超出政府强制搬迁的期限,根据江西省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办法(2009年修正)(省政府令第173号)第四十条的规定,(拆迁人应当到供水、供电、供气、通讯、有线电视等部门办理相关手续,待搬迁期限(含强制拆迁限定的搬迁期限)结束后,方可对被拆迁房屋停止供水、供电、供气等。被拆迁人因房屋拆迁发生的供水、供电、供气、通讯、有线电视和其他重要设施迁移的费用,由拆迁人承担),该责任公司请求宜黄县供电公司停止为钟如田供电。
    
      周主任表示,根据宜黄县投资有限公司的申请书,宜黄县人民政府对钟如田等三兄弟的强制搬迁通知书,宜黄县人民政府对宜黄县房管局申请停止向钟如田等人供电请求的回函,最主要依据的是江西省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办法中的若干规定,宜黄县供电公司在纠正钟如田等人的违规用电行为后,也对其提出的重新立户,申请电表的要求给予了拒绝,在供电公司而言,是严格依法和依规行事,并无任何违规的地方。
    

宜黄县房管局:安置条件未达成一致 下抄告单禁止供电
    
      随后记者联系上了宜黄县房管局李局长。李局长告诉记者,钟如田一家是外省人,在本地并无原始的宅基地,在二十多年前购买了现在居住的地块,建起了一幢三层楼的住宅,宜黄县人民政府相关部门也根据国家的法律法规,为其颁发了土地证和房产证,承认了钟如田等三兄弟房屋的合法性。
    
      2007年,随着经济的发展,宜黄县政府兴建河东新区客运站,项目得到了上级部门的批准,并于2007年开始对涉及该项目的居民住宅进行拆迁,由宜黄县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负责拆迁工作。记者在宜黄县房管局房屋拆迁行政裁决书里看到,该公司享有宜黄县河东新区客车站工程项目东至田、南至河东大道,西至世纪大道,北到世纪花园范围内房屋及其附属设施拆迁的资格。
    
      在拆迁过程中,由于当地百姓对拆迁补偿价格和安置条件不满意,拆迁工作一直都步履艰难,一直到2009年年底,才将大部分居民住宅拆除,而钟如田家的三层楼房则成为了最后拆迁的对象,但是协调了多次,双方一直都无法就安置和拆迁条件达成一致。
    
      李局长告诉记者,宜黄县根据相关政策和实际情况,对钟如田家提出了三个安置条件。第一:在钟如田现在所居住的位置向郊区前进五十米,建造一栋七层楼的安置房,按照钟如田家现有的面积,提供三套住房给予钟家,平均每套一百三十平方米左右,总面积与现有住房面积持平。第二:在离钟家现有住址的下方1000米处,现较偏僻地段,按照钟家现有的十三口人的总数,提供300平方米左右的集体用地,可以建筑三层楼的房屋。第三:为钟家十三口人提供十年左右的低保。但这些条件遭到了钟如田的拒绝。鉴于现实情况,为了让拆迁工作能顺利进行,宜黄县政府给宜黄县供电公司下了政府抄告单,要求供电公司不准给钟如田一家开户供电,准备强制拆迁。
    

投诉人:政府断电行为实属无赖安置赔偿行为暗箱操作难服民心
    
      针对宜黄县政府提出的安置条件和赔偿方案,钟如田感觉到非常不满意。“根据人口的多少提供地段偏僻的农村集体用地给我们,这不是我们一家的优惠政策,而是全部被拆迁户都有的,而最让我们感到被骗的事,那些地都是荒地,根本无法种庄稼或是建筑房屋的的低洼地。把我们一家十余口人安置在离原址五十米外的郊区,那个房屋质量我们也不认同。至于低保金,许多被拆迁户也都有的。”钟如田就政府提出的方案一一否定。
    
      钟如田告诉记者,他并不是不想拆迁,也不是根本就不考虑到政府的难处,但是让他走到这一步的是政府在拆迁过程中,暗箱操作的手法和赔偿方案让他实在无法忍受,决定抗争下去。
    
      “我隔壁的加油站的业主,不仅得到了现金方面的赔偿,而且在废弃加油站的马路对面,政府给了他们一块和现有加油站面积一样大的地,允许他们自行建筑房屋,这让我们很不平衡,还有另外一些拆迁户,不仅得到了房屋的赔偿,而且还按照每套房屋的面积补偿了不菲的赔偿款。我家的地和房子分别有土地证,房产证,我们也希望政府对被拆迁户一视同仁,在对面马路加油站隔壁给我们现有房屋土地面积一样的土地,我们也自行建筑房屋,但是这样的要求被政府拒绝了。”钟如田向记者道出了他拒绝拆迁的深层次原因,那就是政府在之前的拆迁工作中,私下和一些被拆迁户达成了某些协议,有暗箱操作之嫌。
    
      而宜黄县房管局李局长告诉记者,钟如田所说的政府给了加油站马路对面的土地纯属误会,那块地是十余年前加油站的业主就购买下来的,并未象钟氏兄弟描述的情况。而对于钟如田提出的到马路对面加油站旁边给块土地给钟家,这个要求政府出于通盘考虑也无法满足其条件,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沟通,直到记者离开宜黄县政府,双方仍未达成一致意见。
    
      “夏天到了,酷暑难当,我们三兄弟和七十多岁的父母,共十余口人就一直住在这个没有电的房子里,每天都是汗流浃背,身上长满了痱子。我们现在的愿望就是宜黄县供电公司能按照国家的法律,依法让我们申请立户,供电给我们,至于宜黄县政府在拆迁过程中种种暗箱操作事情,我们也不想说什么,只要求他们能平等的对待我们,得到和其他拆迁户一样的待遇,我们相信法律是公正的。”在记者结束采访时,钟如田一家如是向记者表示。
    
南方都市报的报道:

    南都讯 记者谭人玮 9月10日上午,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凤冈镇强拆引发一起自焚事件,三人被烧成重伤,目前仍未脱离生命危险。
    
     最后一个拆迁对象
    
     引发事件的房屋位于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凤冈镇东门郊外农科所25号。据大江网报道,这是一栋三层的小楼,住着钟如奎一家。共三套房产证,拥有人分别是钟如田、钟如奎、钟如满三兄弟。据该县房管局局长李小煌介绍,2007年,宜黄县政府兴建河东新区客运站,项目得到了上级部门的批准,并于2007年开始对涉及该项目的居民住宅进行拆迁,由宜黄县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负责拆迁工作。在拆迁过程中,由于当地百姓对拆迁补偿价格和安置条件不满意,拆迁工作一直步履艰难,一直到2009年年底,才将大部分居民住宅拆除,而钟如田家的三层楼房成为最后拆迁的对象,但协调了多次,双方一直都无法就安置和拆迁条件达成一致。
    
     钟如翠是三人的妹妹,她说从今年5月起,这栋房子就被停止供电,后来供水也停了。钟家一直向上反映此事,但没有任何结果。所以被迫自己买了发电机发电。他们家附近就是一个加油站,每天都买二三十元钱的汽油发电用。
    
     母亲拎着汽油上了楼顶
    
     据钟如翠称,事发当天上午9点多,分管城建、房管的县领导带队,房管局范某,凤冈镇派出所指导员熊某以及40多人的警察、城管队伍来到他们家。对方表示要进屋检查汽油。钟如翠说,你们有搜查证么?对方表示是“紧急情况”。
    
     当时钟家有钟如翠和两个妹妹钟如琴(31岁,未婚)、钟如九,母亲罗志凤(59岁)、父亲的结义兄弟叶忠诚(他们管他叫大伯,79岁)在家。
    
     钟如翠在门外与官员们吵了起来,其他人就把门给锁上了。几分钟后,警察强行把门打开,冲了进去。钟如翠也跟着一起往楼上跑,试图阻止他们。她说自己很快被人扯着头发拖回一楼。
    
     根据记者得到的现场照片可见,罗志凤和叶忠诚此时拎着汽油罐上了楼顶,约一分钟后两人身上就着了火。钟如翠说,当时她被摁在地上,也不知道怎么就着了,“我们知道他们这次来就是要控制我们,然后强拆,工程机械都开来了。妈妈和大伯可能是一时情绪失控。”得知母亲和大伯自焚后,钟如翠说自己拼命挣扎想上去救人,但仍被牢牢控制住,无法动弹。从现场图片拍摄时间上看,两分钟后,二楼的钟如琴像个火球一样从楼上跳了下来。据钟如翠事后问钟如九,钟如九当时正在用相机拍摄,也不知道钟如琴怎么就着了。
    
     钟家相机手机被收缴
    
     钟如琴自焚跳楼后,钟如翠终于挣脱了,和闻讯赶回来的哥哥钟如奎一起用沙子将钟如琴身上的火扑灭。照片上,在场的其他人都无动于衷,叉着腰看着他们俩救人。从照片时间上可见,直到起火后6分钟,钟如奎才跑到了房顶上,并把房顶扒开,将罗志凤和叶忠诚两人救下来。此时二人身上的汽油都已燃尽。起火后14分钟,罗志凤和叶忠诚被救下楼,送到了救护车上。
    
     钟如翠已经想不起来救护车是谁叫的,她曾在钟如琴跳下来后央求警察用警车送她去医院,但现场的警察说警车不能用,要等救护车。
    
     自焚发生后,钟家的相机和手机都被收缴。目前记者得到一组记录了事件全过程的照片,是其邻居在较远的距离所摄。正像钟如翠所说的,从头到尾没有看到一个穿制服的人参与救人。
    
     三人仍未脱离生命危险
    
     三名伤员首先被送到宜黄县医院抢救,当天下午1时许转至抚州医院,最后于当天下午4时许送到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烧伤中心,目前在ICU进行治疗。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烧伤科主治医师肖主任表示:三个病人都很危险,随时都有可能死亡,危险期可能不止一两个月。
    
     在烧伤中心,家属称见到了宜黄县房管局一位姓范的官员,事发时他在现场。
    
     现在治疗费用还未要求家属支付,家属从范姓官员处得知,治疗费用估计得上百万元,要家属在看到发票后签收收条,等以后“看法律决定谁来付这个钱”。
    
     钟如翠表示,事发后一家人全都到南昌来了。房子目前还没拆,只有嫂子和小侄子在家守着。她说,现在完全没办法睡觉,一闭上眼就是妈妈和妹妹全身着火的样子,还有妈妈呼喊她的声音。 [博讯综合报道]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09/20100912125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