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李敖的儿子说韩寒“连大学都考不上”
(博讯2010年09月05日发表)

     中新网: 近期,李敖18岁的儿子李戡近期因放弃台湾大学就读北京大学而成为炙手可热的新闻人物,岂料,他刚来大陆就因在接受采访时没管好自己的嘴而惹了一屁股笔墨官司和口水仗。据报道,李戡在接受采访时说:“韩寒算老几?连大学都考不上。”李戡极力否认曾口出此言,当记者称有录音为证时,李戡则改口说,自己只是与记者聊天,不应被登在杂志上。对此,韩寒回应:“不管什么场合,说了便说了,我完全无所(谓)。只是我觉得一个真诚的文人,不该台上台下两套评价标准,也不该耍小聪明。”
    
     【李戡愤怒】 “聊天怎么成了专访?” (博讯 boxun.com)

    
    李戡一句“韩寒算老几”,韩寒的“粉丝”自然对他口诛笔伐,就连中立的网民也都指责李戡“小小年纪,过于狂妄”。
    
    李戡通过微博表达了他的愤怒:“关于对韩寒的看法,有些媒体为哗众取宠,擅自加油添醋,实在可恶。”李戡起初否认自己曾说“韩寒算老几”之类的话,但采访他的媒体公开表示有采访录音可供查证。一时间,指责李戡“不诚实”的言论四起。
    
    李戡的说辞随之发生了一定的改变:“我当然可以说我没讲,我确实在访谈中没讲,因为我完全不知道是访谈。我被同样问题问烦了,想赶快结束,才随便敷衍几句……她假借‘聊天’之名,问一堆早被问烂的问题,又把我表示不耐(烦)的话妄加解释,才变成现在这样。”李戡承认他说了那番话,但是在被“老掉牙”的问题问烦了之后随口说的,并不是在接受采访时说的。
    
    【韩寒回应】 “两套标准不真诚”
    
    被李戡轻视为“算老几”的韩寒自从在微博注册后,只写了一个“喂”字,就连这个“喂”字,也已被他本人删除。可就是这么一个空无一物的微博,竟然还能有39万多“粉丝”。“粉丝”们都在盼着韩寒能冷不丁地冒出来说句话,可他一直未出现。
    
    直到上周五晚7时20分,韩寒终于“冒泡”了。他没有单独发帖,而是选择到李戡的微博后面回帖发评论。他对李戡说:“不管什么场合,说了便说了,我完全无所(谓)。只是我觉得一个真诚的文人,不该台上台下两套评价标准,也不该耍小聪明,搬弄文字威胁记者……愿你在大陆一切顺利。”
    
    李戡回复了韩寒的留言:“谢谢,我希望你能好好了解一个月来各种新闻报道是怎么回事,就知道我对这篇报道这么愤怒的原因。从来没有所谓的威吓记者,我也没有两套标准。你看我那篇博文,就知道我为了澄清所做的努力,包括对你的看法。我是来念书的,不是要找对手搞对立(的),更不会用这种方式炒作。”如果要在北京大学顺利完成本科学业,李戡至少要在大陆待4年时间。目前看来,他的这4年注定不会平静。
    
    【各执一词】
    
    是记者乱编还是李戡撒谎?
    
    在近日出版的《南都周刊》上,有一篇题为《我是李敖儿子,做什么韩寒第二》的报道,是对李戡的专访,由该周刊的“特约记者”陈婉容撰写。
    
    这篇报道写道,当该记者问李戡“陈文茜稍前批评了内地最有名的年轻人韩寒,你怎么看?也有人说过,你是第二个韩寒。”李戡回答道:“韩寒算老几啊?他连大学都考不上,连大学都没有念过,这种没念过什么书的人,我估计他也没读过什么经史子集,是只会玩赛车的人。最近很多媒体问我对他怎么看,我都回答烦了。”
    
    对此,李戡19日在博客发表了《严正声明——我对韩寒的看法》,澄清他“绝不会借由贬低别人来抬高自己”,并指责以上关于韩寒的言论,是“记者帮我乱编,让周刊登上去的”。
    
    20日,《南都周刊》总编陈朝华在微博上说:“他(李戡)要删除自己曾经的言语,我们绝对尊重;但指责别人撒谎,确是等同泼脏水了。”这条微博迅速传开。
    
    不久后,李戡回应说:“还好意思暗指我扯谎?是谁先扯谎的?先说是‘聊天’,全部讲完了,才说是采访的。我可是难得见识到这种访谈方式啊。”
    
    之后,李戡又爆出该记者曾发邮件向他致歉,而后《南都周刊》则证实该记者确实有李戡“骂韩寒”的录音。
    
    声音:十八岁上了“第一课”,未必是坏事
    
    与李敖私交甚好的马家辉,曾专门写专栏文章介绍李戡。谈及此次李戡遭遇“采访门”,马家辉说:“如果那篇报道里的内容真正是他讲出来的话,那他就要认啊。” 马家辉认为,李戡补充说明采访时所处的环境,是必要的,但也要意识到必须对自己面对媒体时所说的每一句话负责。“李戡还不知道,这样的采访纠纷事件还有更糟糕的情况,他以后或许还会遇到更奇怪的记者和媒体。应该说,这次事件是刚刚进入18岁的他,在踏入社会时所上的‘第一课’。这次事件其实对他没有什么伤害。如果是大家用几年的时间把他‘捧上天’,然后再重重地把他摔下来,那才算严重。所以,李戡的18岁是幸运的。”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09/20100905212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