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我们无法容忍——就刘贤斌被刑拘专访王丹(图)
(博讯2010年07月01日发表)

    王丹更多文章请看王丹专栏
    刘贤斌更多文章请看刘贤斌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张宪
    
    
我们无法容忍——就刘贤斌被刑拘专访王丹

    刘贤斌(中)与陈卫、李宇在一起
    
    
     (参与网2010年7月1日讯):6月28日,中国著名异议人士刘贤斌被遂宁公安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刘贤斌的被抓引起中国异议、维权界的反弹,国内“刘贤斌公民关注团”迅速成立,短时间内几百名公民签名要求中国政府释放刘贤斌,与刘贤斌同为“八九一代”的学生领袖王丹发起连署《关于刘贤斌被捕的声明》,为此,《参与》记者采访了王丹先生。
    
    记者:王丹先生,你好,你和刘贤斌先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曾共同签署《汲取血的教训,推进民主与法治进程》等呼吁书,可否请您谈一下你们当时的交往情况?
    
    王丹:我于1993年第一次坐牢出来后不久,贤斌也从监狱里出来,感觉经历、思路比较接近,他的性格也很容易交往,于是我们就有了比较多的联系,后来,联系就很密切了,在六四之后一片肃杀的严酷的政治气氛中,我们感到中国的民主事业不能靠等,要一点一滴地做事积累,于是,我们尝试与各地朋友开始联系,加强交流与沟通,并开始就一些社会和政治问题公开发言,直到《汲取血的教训,推进民主与法治进程》发布,我被第二次投进监狱,我和刘贤斌等朋友在一起有很好的合作,这也加深了我们作为“八九一代”学子的情感联系。
    
    记者:你怎样评价刘贤斌的性格?
    
    王丹:贤斌是个很踏实的人,并不浮华多言,他有很好的团队意识,为人谦和,正直勇敢,不避风险,无论政治品格还是个人品质,都是很难得的。
    
    记者:1996年10月,你被判有期徒刑11年,1998年被迫流亡海外,不久之后,刘贤斌被第二次投入监狱,这可以说是“八九一代”学生领袖两种比较典型的命运,你对刘贤斌个人所走的道路有何看法?
    
    王丹:八九民运使刘贤斌形成了自己的政治信念,那就是自由、民主,从此之后,他一天也没有放弃自己的信念和理想,同时,政治监控和迫害也一天都没有离开过他,刘贤斌是“八九一代”中最勇敢的朋友之一,为此,他承受了很多:1999年再次被逮捕的时候,他的女儿只有两岁;他的母亲病逝时,他仍在服刑,最后也没能看上母亲一样;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尽管他被判13年有期徒刑(实际服刑九年四个月),但他的妻子陈明先一直顽强地支撑着家庭,独自带大孩子,对刘贤斌不离不弃,可以说,为了这一信念而付出的不仅仅是刘贤斌本人。走上这条追求民主的异议道路后,刘贤斌失去了正常的生活,这一点也是很多八九一代朋友的共同的伤痛,我为刘贤斌不能有正常的生活而难过,但我对他的这种顽强坚持充满了钦佩与敬重,他是令“八九一代”引以为豪的兄弟。
    
    记者:刘贤斌在2008年出狱后很快便投入维权活动,这次被刑拘,可能也与他在剥夺政治权利期间多次参加维权活动有关,你认为中国政府对他的刑拘在法律上站得住脚吗?
    
    王丹:贤斌这次被抓的理由是“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这表明当局可能将以他发表的文章为由进行审判,我认为警方抓捕他的考量是综合性的,尽管警方多次就他公开发表文章对他提出警告,但这应该不是唯一原因。但我要说的是,无论发表文章还是参与维权活动,都是宪法予以保障的公民权利,而中国法律对于“剥夺政治权利”这一概念并无明确解释,无论如何,言论自由和维护人权并不属于政治,而是所有人都应享受的权利,因此,当局对贤斌的抓捕是完全站不住脚的。这是典型的政治迫害。
    
    记者:你对刘贤斌被刑拘后可能面对的审判有何评估?
    
    王丹:传讯的当天被刑拘,而且警方对贤斌进行抄家,并威胁恐吓他13岁的女儿,从这些信息来看,贤斌面对的前景不乐观,不过,我希望中国政府意识到,抓捕刘贤斌并不能阻止中国民间方兴未艾的民间维权运动,而且,这种粗暴蛮横的政治迫害可能进一步刺激民间对政府的不满,正如我们在《关于刘贤斌被捕的声明》中所说:“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当局在镇压维权运动,以及控制舆论方面,加大了力度。刘贤斌的被捕就是新的发展。这样的发展不仅不利于社会的稳定,反而会制造更多的冲突。”中国目前的社会矛盾冲突事件越来越频繁地发生,其根源是市场经济、公民社会的发育和陈旧政治体制之间的错位关系造成的,抓捕刘贤斌丝毫无助于解决这些问题,恰恰相反,中国社会的和转型需要刘贤斌这样的民间人士的参与,我希望中国政府尽快释放刘贤斌,否则肯定会作为一个重要指标,导致官民矛盾的进一步深化。
    
    记者:在刘贤斌被抓之后,很多人权、民运人士站出来对中国政府的做法表示抗议,你认为这一抗议会有效地促使中国政府放人吗?
    
    王丹:根据中国政府一贯不接受外界批评和建议的特点,我不敢抱有过于乐观的期望,但我仍希望事情会有转机。无论如何,我会持续为刘贤斌呼吁,相信也会有更多的人关注、声援刘贤斌。刘贤斌为促使中国走向民主化,二十年来付出了巨大牺牲,是中国良心犯的代表之一,尤其是他刚刚出狱不到两年,当局将这样一个多年遭受迫害的“六四”学生、坚定的民主人士再次投入监狱,并且不顾道德底线地迫害他的妻子和儿女,无论如何是不可容忍的。如果我们不尽力救援贤斌,那么,中国政府下一步对人权活动者的打压可能会更趋严酷。作为“八九一代”的兄弟,我觉得自己义不容辞,我相信这也是很多人的看法。对于刘贤斌的这次被抓,我们不能沉默。(张宪)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博讯记者:蔡楚)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07/20100701094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