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沈阳刺死城管案二审将开庭,夏俊峰命悬一线
(博讯2010年06月26日发表)

    (维权网信息员齐无忌报道)维权网了解到,引起舆论广泛关注的辽宁省沈阳市商贩夏俊峰刺死城管案二审将于6月29号上午九点半开庭审理,中国政法大学的滕彪将出庭为其辩护。开庭地点在辽宁省高级法院三号法庭(沈阳北站旁边,沈河区惠工街132号)。
    
     夏俊峰,辽宁省铁岭县人,因生活所迫与妻子靠摆小摊生活。2009年5月16日,他和妻子在沈阳市沈河区南乐郊路与风雨坛街交叉路口附近摆摊卖鸡柳、烤肠小吃时,被城管抓进办公地点疯狂殴打,把鞋都打掉了,还是目击者捡起来后做为证据交给警方的。夏俊峰在被殴打中,出于自卫,用切香肠的小刀还击,扎死两名城管队员,扎伤一名。一审法院按故意杀人罪判处夏俊峰死刑。此判决一出,引起各界尤其是法学界人士一片震惊和关注。以下是张景的呼吁信。 (博讯 boxun.com)

    
    夏俊峰妻子张景的泣血呼吁信:
    
    我是夏俊峰的妻子张晶,听到我的爱人夏俊峰的案子在29日上午九点半开庭的消息,作为妻子的我心乱如麻,不知道二审的审理是否公开、公平、公正。希望能在冯有为省人大代表的监督下,给我爱人一个公平的待遇。想起一审时我家受的压迫,我家的证人就等在庭外,却不让证人作证,夏俊峰被打掉的鞋底不被当做证据采纳,身上的伤也说不重要。开庭时说公开审理,然而我家的亲朋好友左右邻居,还有关心同情夏俊峰遭遇的有三百多人,都没有让进入旁听,只让我们进去 20人。
    
    做为小小老百姓的我,从来没见过法院审案。在我的想象中,应该很庄严、神圣、不可侵犯,我连大气都不敢喘,希望法官能给我爱人一个公道。可听着听着,我的心凉了,法官经常打断律师的话。这个不能说,那个不能讲,其中一位法官还在打瞌睡,这就是在过家家儿,哪里是审人命关天的案子啊,在他们的眼里我爱人的命就是一只小虫子吗?判决时更可笑,连判决书都没有念,说太长,只说所有证据不采纳,判处死刑,支持对死者的赔偿是民事赔偿,这次在省人大代表监督下审理不知道会是怎样的结果。
    
    我的老父亲80岁了,老母亲72岁,现在身体都很不好,妈妈前几年摔倒股骨头摔断了,现在走路还是瘸的,很不方便,老爸爸气管炎,每天要靠吃药顶着,想想我自己不能在父母身边照顾他们,真是很不孝顺。还要二老为此操心,我能怎么办呢?儿子还小,经常会在睡梦中突然醒来说:“我梦到爸爸回来了,妈妈你去看看是不是爸爸回来了?”看着儿子无助期待的眼神,只能强忍眼泪鼓励儿子要坚强,相信爸爸会早些回来的。我可怜的儿子总是在看到别的孩子骑在爸爸肩膀上时发呆,随而眼中噙满了泪花,此时此刻,我的心都要碎了,我觉得我很失败,不能在父母跟前尽孝,不能帮老公脱离苦海,不能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一个快乐的童年,我该怎么办啊?我不敢想二审的结果,我不敢想以后的生活,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失去挚爱的丈夫日子该怎样活下去,还有那面临的巨额赔偿,想起来我就心惊胆颤,一无所有的我该怎么办啊?这到底是谁的错?城管执法人员往死里打我丈夫他到底该不该还手自卫?难道执法人员打死我丈夫才是正确的吗?谁来救救我无辜的丈夫?谁来救救我们这个破碎而又负债累累的家啊?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06/20100626223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