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河南商城农民王幼德因举报官员坐牢两年半(附视频)
(博讯2010年06月23日发表)

    
    来源:参与 作者:河南农民
     (博讯 boxun.com)

     2010年6月19日,河南省商城县被县、乡、村三级官员联合陷害的维权农民王幼德刑满出狱回家。2007年12月31日大年晚上,“商城县迫害信访人专案组”命令刑警到上石桥镇高棚村,将正在上访反映商城县官员弄虚作假诈骗农民退耕还林补贴款问题的王幼德抓到商城县刑讯室,逼迫王幼德承认官员为其编造的犯罪事实。在遭到王幼德的拒绝后,这伙人威胁要扒光60多岁王幼德的衣服,要将他冻死在屋里。一直折磨王幼德到大年深夜12点多,王幼德自知不签字很难活着到天亮,就在不知是什么的材料上签了字,签字后就将王幼德关进了监狱。
    
      庭审时,王幼德才知这伙人在“商城县迫害信访人专案组”的指使下,利用王幼德曾多次反映过本村的四个村干部、小学校长刘承生、县农业局党委书记涂家友的机会,采用卑鄙的手段,为王幼德编造了三项犯罪:
    
     一、高棚村干部欠王幼德的拖拉机运输费5000元,多年不还,王幼德在讨要无果的情况下,于2001年起诉到商城县法院。村干部在收到应诉通知后找王幼德调解,归还王幼德的运输费、多年利息和法院收的诉讼费共8000元,王幼德才从商城法院撤诉。但就是这么一个立了案的民事欠债诉讼,被“商城县迫害信访人专案组”在8年后做成了王幼德的敲诈勒索犯罪。
    
     二、上石桥中学从2003年起,多年多次向王幼德家的三个学生乱收费,王幼德就找校长刘承生论理。为人师表的刘承生自知理亏,两次退还了5年多收的800元乱收费,还硬塞给王幼德两条烟,并多次请王幼德喝酒,时常“老表”长“老表”短的叫个蜜甜。最后让“商城县迫害信访人专案组”造就成具有中国特色的“老表”敲诈勒索案。
    
     三、为了有效阻止王幼德上访反映问题,时任乡政府纪委书记的涂家友2004年托人调解:不收王幼德大儿子的超生费,开一张违法的假票据给王幼德。但四年后由“商城县迫害信访人专案组”编造成了中国无财物的农民敲诈勒索政府案。
    
     当王幼德因病重取保候审期间,上石桥公安派出所所长梅寒到王幼德家,劝王幼德认官员编造的罪。说王幼德什么事都没有,官员的目的是征对金荣山的,并说金荣山反党反国,不判个10年8年的不得饶他(金荣山一审被“商城县迫害信访人专案组”判1年半;二审被信阳地区审判委员会改判免于刑事处罚)。致使是60多岁又是文盲的王幼德为了自保,不但在法院开庭时没有律师;也不敢提交对自己有利的、足以推翻本案的原始证据;还随着公诉人的话说。出狱后,大呼上了官员的说客梅寒的当了。
    
     王幼德敲诈勒索一案是商城县各级官员为了封农民的嘴、骗取国家给农民的补贴,在得到信阳地区当权者帮助的情况下,利用司法迫害信访农民的卑劣行径。“商城县迫害信访人专案组”拿国家的法律做玩物,其权力之大可真是惊天地、气鬼神。
    
     以下为王幼德自述被迫害的经过:
    
     http://www.youtube.com/watch?v=2vCZmKeZs0A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BA4VTqqEK0
    
     视频谈话内容(答者为王幼德):
    
    问:“你是河南省商城县的王幼德吗?”
    答:“是的。”
    问:“2007年的阳历年晚上商城县的官员为什么要抓你?”
    答:“抓我,是因为我上访反映退耕还林的问题。”
    问:“抓你他们编了哪些事情呢?”
    答:“计划生育罚款,他们开给我7000元的票;我私人的新拖拉机拉的运费不给我钱,后我要急了给我的。”
    问:“你起诉了吗?”
    答:“起诉了。我起诉到法院的诉讼费、路费和利息共2000元,一共7000元,法院现在还有存根。”
    问:“还有一个学校的钱?”
    答:“学校的钱是他超收俺家的800元钱,我要他退给俺家的乱收费。他怕我对外说,堵我的嘴,又给我2条烟。我不要,他撵到街外边的政府门口硬塞给我的,校长刘承生给的。加在一起说成是1000元。”
    问:“开庭、上诉时,你为什么没有积极上诉?”
    答:“没有积极上诉是什么原因呢?是俺们派出所所长到俺家来了,跟我讲:‘王幼德,你那个事没有事,俺们是征对金荣山来的,你什么事都没有。你不用说啥子的,我们是专门找金荣山的,没有你的事。’我为了自保,才那样做的。”
    问:“回来以后,你打算怎么办?”
    答:“回来我打算要政府给我一个清白,一个明白,我坐牢回家要扒我的名誉。”
    问:“他们的证人有老百姓吗?作伪证的事。”
    答:“没有老百姓,都是村干部、乡干部,他们不找老百姓,也不准老百姓说话。他们来了,一下子钻到大队屋里,打电话找他们一班的,我们的队长也找去了。”
    问:“你在牢里受罪了吗?”
    答:“差一点死在里面了,我就算我会死在里面的。”
    问:“你家里人曾经为你申请保外就医,他们不批,听说是上访的人不批;杀人的、强奸的都还批了,就是对上访人不批?”
    答:“他们有一个组织(商城县迫害信访人专案组:编者注)打击上访人、摁上访人的、不让人民说话的。就想把我们踹在泥巴里,一刀一刀的剁成肉圆子,他们才满意。我在监狱里坐大号,看到那些杀人犯、强奸犯、罪恶大的、贪污几百万的,他们多的很,都可以保外就医。就象俺乡里的一个民政所所长刘怀义,他贪污了几百万和公社书记吴孝国他们大伙分钱,他们帮刘怀义办的保外就医。刘怀义现在在信阳做生意,吃的白胖牛性的;我,他们就不给办。刘怀义是民政所所长,他跟公社书记大伙分钱,我要是说瞎话了可以砍我的头,我老王出来作证。俺们计生所打死堆塘大队的庞荣,头一天去了10多辆摩托车,把她在菜园做活时拉上去的,哪一夜当场就打死了。打死了,群众去拼去闹,把死人抬到乡政府去。乡干部找村干部再找她亲戚出来劝,叫曾牛喜出来劝赔了70000元钱就算了。计生所的人说了,不就才打死一个人吗!就是打死5个人也没有事,就是计生所所长李立说的;涂家友说:‘死一个就不搞计划生育了,照样搞计划生育。’我反过来说:他们搞计划生育是假,群众不生硬劝人家超生,象俺们高棚大队就有几个。王怀林就是不想生硬劝超生,要了5000元钱,给了一张假票,但他后来又因有病不能生,有高血压。王怀林就向他们要钱,他们又不退钱,还一直劝他生,到后来是叫刘安给了王怀林5000元钱,让他超生一个。杨新有的儿媳第一胎生了一个女孩,是剖腹产拿出来的,生小孩第二天在,计生所的人就赶到他家劝生二胎。杨新有说:‘孩子刚剖腹产,三年内不能生’。计生所的人说:‘现在医术提高了,往年是三年,现在是头一年剖腹产,第二年就能生孩子’。计生所姓曾的说的。”
    问:“就是原来你提他们的意见,他们报复你?”
    答:“就是报复,现在多的很,我可以说一天。这次坐牢,听说那个李绍文不就说了吗!我望你们有多洋,是我洋的过我,还是你洋的过我。就象那个李之伦,把他老俩口都抓起来坐牢,他们有什么事?抓的多啦!象那个张友发,他们一下子就抓了几个,最后罚的款,说再告就判你们。”
    解释:“最后是他们的乡长保出来的,因他们之间有暗箱交易,不然也出不来。”
    王继续说:“张友发说了‘老王,俺再也不敢告了,这吓人啦!俺们卖的一点田地钱都让乡政府黑去了。俺们四个人才要了7000元钱,回头就说俺们是敲诈勒索,你说亏不亏,卖的是俺们的田地,外地的老板买的,卖的钱都让乡干部分了’。”
    问:“你认为商城和信阳黑不黑”
    答:“黑的狠,那个王铁就想把我们上访的都枪毙了还不解恨,就想用刀剁,象商城的‘官员别墅群’,到现在也没有处理。”
    问:“上石桥的铁路和高速公路给的补偿,县乡克扣掉60%,余下40%交给村干部和农民交涉,有的白占,一点也没有要到,你知道吗?”
    答:“知道。群众也来找过我,我没有办法呀!群众告他们就抓,我这次坐牢花了2万多元就是个例子。”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06/20100623024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