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刘杰:国务院上访记(图)
(博讯2010年06月11日发表)

    刘杰:国务院上访记
    
    导言:国家信访局对于刘杰大姐来说,十几年来她不知去了多少次。可是,刘姐大姐诉说,国家信访局的官员不知换了多少人马,但官僚主义的作风,出卖访民,地方政府拿钱就能“消号”的病垢越来越严重了,尽管,国务院法制办的办事人员态度比国务院信访办的态度要好,但是,距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再次因下属不作为,可能当被告的法定时间只剩几天了,我们因此提醒高喊:“法大于天”的总理温家宝注意,刘杰大姐已经拟好了起诉书--------
    
    特别提请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注意!!!!刘杰又可依法告你不作为了
国务院上访记

    二零一零年六月九日上午九点整,我到达了“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人民来访接待室”。访人非常之多,超出了二零零七年同期的两倍以上。我排着长长的队伍,经过三次安检,终於到达了“发表”的窗口,我领了一张表格。当时有很多保安在维持秩序。我领的这张表格名为“人民来访登记表”,然後我到寄存处寄存了随身所带的拎包,他们不让我们随身携带任何东西,我又排队进入了信访大厅进行重新排队。
    
    一进信访大厅,还要进行一次安检,这次安检十分严格,连随身带的材料也要进行检查。我自己填写完了“人民来访表格”後,就又要去排号。此处有五个接待窗口。我在二号窗口排队,排到中午十一点,还轮不上我,人特别多。接着信访办就下班了。
    
    他们一天工作只是六个小时,上午到十一点就结束了。他们把所有的来访人员都驱逐出大厅。
    
    昨天,天气特别炎热,达到三十三度,我们也不得休息。接着在门外开始排队,等候下午二点的接待时间,他们是一点半开始上班。但初初的半小时,是不接待上访人员的。他们办公到下午四点就往外轰人了.
    
    中午我顾不得吃饭,又重新开始排队。我又重回到接待大厅里排队,排队到三点二十分时,才排到我的号。我把“人民来访登记表”与身份证递进了窗口,是个四十岁左右的女接待收了我的表格与身份证。她又用电脑将我的身份证登了记。
    
    然後,她问我:“你的户口管辖是哪个地区?”
    
    我说:“我是黑龙江黑河地区迅克县地区的人。”
    
    她问我:“迅克是什么地方?”
    
    我说:“是靠近中俄边境了,我的案件管辖权是归农垦系统。”
    
    她在电脑里找不到这个地方,我就告诉她,“你就打上‘黑龙江农垦总局’。”
    
    她又问:“你什么时间来上访的?”
    
    我说:“我从九七年就来了。到二零零七年将我劳教了,到二零零九年六月我再度上访.一直到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号两会期间。我都没有停止过上访。“
    
    她说:“电脑里没有你的案情记录。”她问我:“反映什么事?”
    
    我说:“告黑龙江农垦总局,故意违约合同,故意动用手下干部,动用公安干警,法院、法庭人员,六次聚众入户抢劫。抢劫我夫妻新办的畜牧养殖场(以养奶牛为业),至今无处立案。造成停产停业的重大损失。犯罪份子逍遥法外,抢劫份子也逍遥法外,对我打击报复,毒打关押拘留劳教,多次受到摧残,我的一双眼睛都打伤致残了,”
    
    她说:“违约合同去找法院,到法院告去呀。”
    
    我说:“法院不给立案。我只好找国务院,因为黑龙江农垦总局是大型国有企业,在这个国有企业中,设有政府的三级公监法等部门,五脏俱全,他们的干部与公监法以及司法工作人员,都不是国家公务员,是归企业所有,是雇佣制,这是另一片天下,相当於一国两制,他们私设公堂,所有我的案子无法立案,无处申冤,他们当完土匪再当法官。我们黑龙江的农垦企业是国务院直属的单位,如果国务院不管,国务院信访不管,那我就去告温家宝总理,我就起诉温家宝。”
    
    信访办的这位女士就瞅着我,没有说话。
    
    我说:“我来了都有无数次了,你国务院信访局就始终踢皮球,都把我们拖死了,没有一点生活来源,我们一点活路都没有了,你国务院不管,地方还继续抢,在五月三日,又把我们的畜牧养殖场的土地也抢走了,这是我们自己投资开垦的八百六十亩土地。”
    
    我说到这里的时候,这位女士让保安把我拉走。
    
    我又接着说:“国务院不管的话,我就死在这里。”
    
    她见我态度硬强,又问:“你有什么打算?”
    
    我说:“要求黑龙江农垦局承担故意违约承包合同责任,承认侵犯经营权,要求返还六次被抢走的财产,追究抢劫团伙的刑事责任,继续履行合同,恢复我畜牧养殖场再生产。”
    
    她将我的话一边打入电脑,一边说:“快将她拖出去。”
    
    我大声喊:“你们国务院包庇纵容重大抢劫团伙。”
    
    她又慌忙指挥保安说:“快把她拉出去,不要让她在这里喊。”
    
    来了三个保安,将我拖了出去。
    
    这就是我六月九号上访国务院信访局的经过。当我被保安拖到院内时,我看到仍然还有许多访民在排队。我还算是幸运者,当天被排到了号。有的信访人员几天都排不上号的。有的信访者则干脆住在信访局门外等着号,我是能排上号的前四分之一的人员,还有数千人连号也拿不到。
    
    刘杰:国务院上访记


    刘杰:国务院上访记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06/20100611152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