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刘杰日记:戴志强心中有鬼怕落马,去黑河地区
(博讯2010年05月01日发表)

     2010、4、29 今天晴
     今天我接到黑龙江一位朋友的电话说;“黑龙江省政法委副书记戴志强于2010年4月12日去北安农垦了”。戴志强去密谋对我的案件行贿受贿的事了。4月12日我向国务院提出行政复议,用同城快递邮寄到国务院法制办。维权网报道了行政复议申请书。戴志强去黑河地区决不是巧合,他心中有鬼怕落马。对我的案件戴志强收了好处费,站不住脚了,下去安排对策,怎么欺骗中央,为的是保住乌纱帽。戴志强在任职黑龙江省高院副院长时期与徐衍东大院长联手,办了很多冤假错案,戴志强负责农垦的案件,我的案件他是主审院长,私自会见对方当事人,接受逊克农场主管财务副厂长孙木兰,法庭庭长闫晓丽的贿赂。陷害于我,绑架、关押、毒打、拘留劳教、派人追杀我,包庇纵容重大抢劫团伙四次聚众入户抢劫我畜牧养殖厂全部财产。制造假案往最高人民法院汇报。最高人民法院也有他的后台作出枉法裁决。
     参与抢劫的逊克农场法庭赵久义不当法官,到省里当律师了,跟戴志强、徐衍东直接联系,徇私枉法,徇情枉法,枉法判决陷害我。 (博讯 boxun.com)

    2005年全国两会2月24日,根据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李飞提出的“任何公民均可以提出违宪审查”的原则。我作为发起人,联名700人上书全国政协、人大,提出行政违宪侵权,司法违宪侵权审查,设立宪政审查机制,成立宪法法院,的提案建议。我个人的案件向全国人大提出违宪侵权审查一府两院的申请。引起两会高度重视,并且批示。2005年3月10日我去全国人大信访接待室上访听结果。被黑龙江截访的省高院沈小苏拦住,她挂电话来了一帮人,省截访的谭处长对我说“你的案件上全国两会了,研究“五一”前必须解决,你回去等着吧”。我被截访的送到黑龙江农垦驻京办事处,关在501房间。我不信她们要求放我出去,农垦中级法院副院长胡长春,对我说“刘杰我拿党性担保,这回一定给你解决,是两会上会的案件,中央主要领导都批示了,能不给你解决吗!你回去等着吧”。我说我的案件程序在中央,全国人大应该作出答复。你们无权解决。胡长春说:“你不信我给省高院副院长戴志强挂电话,让他跟你说”。胡长春 挂通戴志强电话,让我和他说,戴志强跟我说:“刘杰你回去在家等着,我们十天之内必须到你家去,如果不解决找我。2005年3月15日我被截访的送回家中。等到3月26日,去了20多人,戴志强带队,有农垦三级政府主要领导,三级法院院长,形式动众,到我家里,我说:这回是党的阳光照到我家了,谢谢各位领导,能还给我一个公道。你们看我家一无所有,无法生活。他们坐了一会儿。说他家太冷了无法谈事,咱们走到场部去谈,你们夫妻也坐车去。我夫妻就坐场书记刘志军的小车去场部,住在原逊克农场招待所(成了书记刘志军家的了)。他们住在208房间,我夫妻住在108房间,黑龙江省法院农林庭(农垦私设的法庭)庭长褚长林、冯微、对我夫妻作了调查笔录,我们的诉讼请求是,要求逊克农场承担故意违约三份合同责任,依法返还违法执行聚众入户抢劫畜牧养殖厂全部财产,赔偿由此造成的全部损失,继续履行中断的合同,恢复畜牧养殖厂在生产。他们每次吃饭都在包间里,有逊克农场场长、书记、陪着,接受我的被告对方当事人吃请,送礼。褚长林用车把我送到家,告诉我 在家等着哪也别去听结果。他们吃喝玩乐回去后,逊克农场派了6个人看着我不让出门。
    逊克农场紧急卖掉各连队小学校,连队办公室等所有国有财产,逊克农场56个连队(5个县城那么大)。卖掉1000多万元,我等没消息就坐大客车要去找省人大,在途中逊克农场信访办主任张建双,坐小车追大客车,追上要我下车,我不下车,大客车不能走,影响旅客赶路,没办法我下车坐张建双小车回到场部,到逊克农场办公室,副厂长孙木兰对我说:“你回去等着吧!你看到了吧,为了给你解决问题,厂里卖各连队学校和办公室等财产,你看楼下那么多人卖再交钱呢!交钱的人们说:刘大姐这回你的问题能解决了,厂里为了给你解决问题把财产都卖了,在众人的劝阻下我又回家等着。
    2005年年4月末,全国人大下去调查组,在省人大举行听证会,没让我参加,黑龙江省高院副院长戴志强、褚长林、省人大信访办接待室的穆处长、秋处长、省人大于主任等,农垦常务副书记韩乃仁、信访办主任任少军、农垦中院副院长胡长春、向全国人大专案组作假报告说:“把刘杰上访问题已经解决了,把钱、米、油、面都送到家了,还给750亩地种,每月给刘杰开1000元工资。全国人大调查组回去,逊克农场就态度就改变了,把我们投资办畜牧养殖厂开垦的860亩荒地抢去,撕毁承包合同,强行我们签字,把抢去的地要回又卖给我们每亩让交40元,你不交钱卖给别人100元一亩,这就是照顾你了。我不同意,我要处理意见,农场副厂长孙木兰说:“你去找省法院去和省人大去要结果,我们把钱都交给她们了,你在别想告了,你的问题解决了,你找温家宝也不好使。
     2005年5月20日,我去找省人大信访办,穆处长说:“刘杰你怎么又来了,你的问题已经解决了,全国人大调查组在省人大开听证会我参加了,钱和地都给你了”。我说。我什么都没得到。他不相信给农垦总局信访办主任任少军挂电话,任少军说:刘杰问题解决了,钱、米、油、面、都送到家了,还给750亩地。穆处长说:“刘杰说她什么都没得到,任少军说:让刘杰在哪等着,他派了8个人来抓我,我说,如果你们把我害了。人大来的上访人听着,是省人大下令害的我,上访人听了把我围起来不让抓我,上访人喊省人大乱抓人,没办法人大信访接待室的杨文峰出来不让抓我,告诉明天上午9点钟到省高院找戴志强要结果,第二天我去了黑龙江省高院找戴志强,农林庭庄庭长、褚长林、接待我不让我说话,下令农垦中院副院长胡长春,快把刘杰抓起来关起来,在不许她进京上访,我见事不妙跑下楼,要找新任省高院院长南英,到大厅时候有个好心法官告诉我说“你快走一会来人抓你,省高院你在别来了,戴志强最高院有后台,你小心吧!我听了跑出省高院,坐7路公交车,到火车站马上坐火车跑出黑龙江省,从此,就东躲西藏。我们坚特履行合同,我们投资开垦的860亩荒地,从事畜牧业,办牧厂用地,按国家政策和法律规定,承包国有荒山,草原,从事畜牧业的土地使用期为50年,不收任何土地承包费,还有直补款。我们坚持履行合同,坚持要回抢去牧厂的土地。2005年靠朋友帮助贷款10多万元,恢复在生产。牧厂种殖了750亩荒地,因农场迫害耽误农时,受灾收成不好,到秋收时节,逊克农场以收承包费为由,逊克农场财务副场长孙木兰 计材科长宗艳贵,派人又强行抢走我们种植的大豆,141袋价殖3万多元,没给任何手续,我们要收土地承包费发票不给,也不给收据。农场干部任意抢劫无处伸冤。我们牧厂种植大豆被抢了5次。财产被抢3次共计8次遭抢劫一空。
    2006年我我们种地遭受天灾早霜,免强收171袋大豆,在院内存放,于96年12月3日又被逊克农场干部和公安人员聚众20多人入户抢劫,我们报案不予立案,我不服举报控告无处管,于2007年5月6日逊克农场又聚众20多人抢劫畜牧养殖厂860亩开垦的荒地。逊克农场说是农垦总局书记吕维峰让抢的。我于2007年5月8日找到了省委巡视组,办案人将青学收了我材料,5月12日将青学到农垦总局找书记吕维峰,将青学在电话里告诉我说“吕维峰书记说刘杰不是农垦人,是外地来的包地户不给承包费,所以就抢!刘杰在告就抓回劳教”。我说:我户口在逊克农场,有身份证为证。农垦总局书记吕维峰有多卑鄙,致使四次聚众入户抢劫畜牧场财产,还把我户口取消,雇凶杀人灭口,我多次被截访毒打,非法关押、一双眼睛被打残,还要劳教我”。将青学说“我们也很同情你,吕维峰不听我们的,没办法你去北京告吧!”我没办法去找省人大,省人大告诉我去找全国人大常委会要结果。因为全国人大下来专案组了,问题没解决还得找他们解决。省人大也管不了,多次下函,农垦总局不收说管不着他们。
    2007年6月份我找全国人大信访,告诉我等到八月份,我等到至今没给任何结果。
    2007年“七一”党的生日,我给胡锦涛总书记写信反映所发生的问题,您的批示,黑龙江农垦截访的张瑞,在最高人民法院接待室说:“农垦不听家宝、小涛的、听农垦吕总统和隋总理的。(称吕维峰书记是总统,隋风富局长是总理)。农垦另立天下,雇佣40人在北京截访买通各部门。于2007年10月11日把我抓回劳教,我从劳教所出来还是再追杀我。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05/20100501120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