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蒙古包网盟》网站负责人苏德在北京被抓
(博讯2010年04月29日发表)


 据悉,《蒙古包网盟》网站(http://www.mongolger.net/)或(http://mongolger.net/)负责人在辽宁省朝阳市的教育学院任教的苏德老师 于2010年4月18日,在前往美国纽约参加世界原住民代表大会时,在北京机场登几前被中国当局逮捕。警察同时到苏德老师位于辽宁的家里进行了搜查,并把苏德老师的电脑等物品拿走。
     (博讯 boxun.com)
    在美国的苏德老师朋友去机场接站时才得知苏德老师并未登机。我们通过苏德老师家里人了解到,中共有关当局威胁说:“不得把苏德老师被逮捕一事发布出去,否则会对苏德老师不利...”。目前,苏德老师家里的电话已经停机,他妻子的手机和苏德老师的手机也被当局没收。
    
    苏德老师在2000年伊始一手创办了《蒙古包网盟》网站与新浪UC的《蒙古人》聊天室房间。目的是为了在互联网上构建蒙古语环境,利用信息技术宣传蒙古文化而搭建的一个平台。在网站和聊天室宣传与感召下,许多来自海内外的蒙古人网民自愿加入进来,共同经营《蒙古包网盟》网站与UC《蒙古人》聊天室。他们自愿从从自己微薄的收入中拿出部分钱共同经营着网站与聊天室。
    
    与歌舞升平的官方虚假宣传截然不同的是,网站的论坛上反映了当今真实的内蒙古所存在的多种问题。其中有蒙古族牧民被强制禁牧后的苦难境遇,蒙古族学校被无情的合并的事实,蒙古文化被同化的可怕局面和内蒙古各地方政府贪污腐败的具体现实等。
    
    具有针对性的是,在《蒙古包网盟》网站的号召下“内蒙古自治区”各个地方盟市于2009年5月举行了具有广泛影响力的宣传“内蒙古蒙古语言文字工作条例” 的活动,这次非官方的,旨在中共宪法框架所允许的范围内,为维护蒙古语言文字的民间活动,可以说是由蒙古包网盟和聊天室直接组织,全“自治区”各地蒙古族网民自愿积极参与的一次开创性活动。蒙古人只能用这种方式试图拯救自己已濒临灭绝的语言文化。
    
    在“敏感”词被和谐的,中共所控制的网络世界,由于《蒙古包网盟》网站所发表的文章,聊天室里讨论的内容等极大的触动了中共当局敏感的神经,很快这个蒙语网站和聊天室屡遭当局的审查,威胁,乃至黑客攻击和被关闭的厄运。相关报道请参阅:(http://smglnc.blogspot.com/2010/01/blog-post_6075.html)、(http://www.mongol.org.uk/china/Page/100102.htm)
    
    其中,蒙古人聊天室被关闭的原因很简单霸,理由说是:“聊天室有民族主义色彩,网站有色情内容”等。对此,苏德老师在无奈的情况下用更换营运商和服务器的方法勉强让《蒙古包网盟》网站时开时闭,断断续续维持到了今天。难怪蒙古族网名们自嘲说:“我们蒙古包网盟屡遭攻击和屏蔽,利用游击战术在勉强度日”...。
    
    中共的打压、和谐政策似乎也受到了明显的成效。现在《蒙古包网盟》网站人气急剧下降,处于半停滞状态。
    
    于此相反,蒙古语中共官方网站却一枝独秀,几乎垄断了所有的内蒙古网络资源。
    
    在今天的内蒙古,真实与谎言之间,蒙古人的选择余地非常有限。直至本文发稿,苏老师依然没有一点音讯。
    
附:苏德老师曾经试图用法律途径争取《蒙古人》聊天室开通的举措

    
    民事起诉书
    
    原告:苏德
    
    被告:新浪网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住址:北京市北四环西路58号理想国际大厦20层
    
    电话:010-82628888
    
    诉讼请求:
    
    一、 判令被告在其新浪UC聊天室的公告栏中向原告赔礼道歉,并向原告书面解释强行关闭的缘由;
    
    二、 判令被告继续履行合同即开通上述帐号房间,并保证能正常登录和使用,并相应的顺延原告帐号被强行关闭的期间(自2009年9月11日算起,至开通之日起止);
    
    三、 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事实和理由:
    
    原告曹都于2006年 月日向被告购买了帐号为MGLhun的新浪UC聊天室房间,约定使用期限为3年,费用为1400元人民币每年,并约定了相关的权利义务。之后,双方便按约定履行。但到2009年9月11日,原告却无法正常登录该房间,且之后多次与被告交涉均无果。原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等相关法律,特诉之法院,恳请法院依法裁判,判如所请。
    
    此致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具状人:苏德
    
    2009年



《蒙古包网盟》网站负责人,在辽宁省朝阳市教育学院任教的苏德先生是作为《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SHMRIC) 组织的联合国原住民常设论坛蒙古人代表团的一位代表,受联合国原住民常设论坛(UNPFII)第9次会议及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署(UNOHCHR)的邀请,前往位于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的途中,在中国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登机前被中国有关当局秘密拘捕。本次会议定于2010年4月19日至31日在联合国大厦举行。

苏德先生是在辽宁省沈阳市的美国领馆凭邀请函申请到赴美签证(中国护照上的名字为:Cao Du)。为了便于躲避监视他的中国当局警察和能够顺利启程,还特意更换了一部新手机号码。18日当天登机前,苏德先生与SHMRIC代表恩和巴图 陶格朝古先生行了最后沟通联络。当时他说:“我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14:55分成功的办理了登机前的手续和海关检查…”。于是,恩和巴图 陶格朝古先生前往新泽西纽瓦克国际机场,迎接搭乘美国大陆航空公司CO88号航班前来参加会议的苏德先生时却意外没有接到来人。
之后恩和巴图 陶格朝古先生电话联系了美国大陆航空公司驻北京办事处,答案是苏德先生的机票在当天下午15:45分,在航班起飞前因未知原因被取消。于是,恩和巴图陶格朝古先生又打电话到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公安局和海关查询,得到的简短答复是:确实有一名被拘捕的男子没有被允许登机。

SMHRIC 赶紧又联系到了苏德先生位于辽宁朝阳市的妻子孙惠丽女士。 孙惠丽女士说:朝阳市警察在四月19日早晨突袭了他们的家, 并且告知她苏德先生被拘捕的消息。 警察没收了他们的两部电脑及手机和文件资料等。而且还警告孙惠丽女士:不得将此事透露出去,否则对苏德不利…。

参加联合国原住民常设论坛的蒙古人代表被抓,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在联合国原住民常设论坛第7次会议的2008年,曾经也有一位内蒙古的蒙古族社区代表纳仁毕力格先生未能够前往参加大会。因为他被中国当局监禁20天后被软禁在家1年。他被监禁的理由是“为维护在中国的蒙古族原住民的利益,准备参加联合国原住民常设论坛第7次会议...”。他被控告的罪名是“与境外敌对势力勾结,从事民族分裂与间谍活动”等。

当时,联合国原住民常设论坛和义务基金,寄送给纳仁毕力格先生的邀请函与等信件全部被中国当局没收,他本人没有收到任何有关信件。不仅如此,纳仁毕力格先生的护照也被中国当局没收。因为中国政府始终无视 “世界人权宣言”所保障的公民各项基本人权和个人自由。

苏德先生1965年出生与内蒙古昭乌达盟翁牛特旗,现年45岁,蒙古族。1981年入学林东师范学校,1985年毕业。后分配到辽宁省朝阳市师范学校教学。1991年到朝阳市教育学院搞教学研究至今。中间在辽宁省教育学院函授蒙古语言文学本科专业后毕业,辽宁大学历史系函授本科毕业。

辽宁省朝阳市曾经是蒙古人聚居区。中共执政期间,当地蒙古人原住民被同化与边缘化,传统蒙古语言文字几乎被遗忘。苏德先生在工作的24年中,始终致力于辽宁省蒙古人原住民的文化传统的归属与回归工作,为蒙古语言文字的恢复而努力。但是由于中共的强权同化政策,效果很不理想。但是作为蒙古人,苏德先生义无反顾地继续努力着。

苏德先生在2001 年开始关注内蒙古原住民的生活状况,于是建立了网站《情系草原》(elgen hairat tal nutug), 发表一些内蒙古牧民的生活状况的信息。 2002 年8月建立了《蒙古》(mongol)蒙古语聊天室,在虚拟空间中建立了两个蒙古包。聊天室里,蒙古人可以自由发表言论。 在现实生活中语言文字被边缘化的蒙古人在这个虚拟世界寻找到了一些向往已久的少许自由…。

2002年12 月,创办了目前的《蒙古包网络联盟》,起初是用蒙古文和汉文做双语网站。当初由于蒙古文输入法滞后等原因,只能做双语。蒙古文是用图片格式上传。文字编辑用明安图输入法。

2004 年,建成了纯蒙古文网站。用蒙克立蒙古文软件。一年之后控件过期而进行不下去了,之后采用了赛音蒙古文软件。

《蒙古包网络联盟》重点关注内蒙古的蒙古人原住民的生存、生活状况。及时发布内蒙古原住民中发生的土地、人权、环境、教育问题以及法律宣传。

《蒙古包网络联盟》有蒙古语留言板,相当于一个论坛,蒙古人可以自由讨论内蒙古蒙古人原住民中的各种现实存在的社会问题。网站也曾经经网友的捐资,资助过部分因贫困而辍学的蒙古族的学生。

2009年5月1日,是《内蒙古自治区蒙古语言文字工作条例》发布实施4周年。《条例》的表面样文很好,好像能保障原住民语言文字的权利。但在实际的社会生活中名存实亡,只是一个摆设。针对这类问题,经苏德先生组织,《蒙古包网络联盟》的会员们自己捐资,印刷发行了2万分《内蒙古自治区蒙古语言文字工作条例》宣传单和50条横幅,在南蒙古各个盟市的蒙古族网友积极参与组织了《内蒙古自治区蒙古语言文字工作条例》的宣传活动。网站每天的访问量2000多次的点击率,总访问量1594659(到2009年9月9日12点为止)。网站共有有3000多名蒙古人会员。

虽然当时蒙古族网民的生活条件及状况并不是太好,但是每人每年捐助的数额平均达2000元人民币。最后苏德先生还自己投资购买和架设服务器、支付服务器托管等网站费用。

当时苏德先生非常痛心的表示:内蒙古原住民的生存问题太严重了,原住民的文化被边缘化,蒙古人生活千疮百孔,如果不拯救,危亡已经逼近,蒙古民族的消亡就在眼前近在咫尺。蒙古族牧民在自己的土地上被迫迁居到汉人小镇,在那里连一个蒙古族社区也没有,进入城镇的牧民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基本生活根基,急速的汉化而沉入到生活的最底层。蒙古人生存都困难了,哪里还有发展可言呢。

《蒙古包网络联盟》在中共严厉控制下,生存和维持也是非常艰难的。辽宁朝阳市宣传部门的网管找苏德先生谈过多次话,并且发出警告说:“有人反映这个网站是分裂分子的基地,有大量民族分裂的内容”等。还经常时不时通过托管单位“天津市网通公司“关闭网站,勒令删除一些帖子”,“悔过认罪”后才得以存在。在中共建国60周年时,托管者说,国家安全部的人总是找他们问《蒙古包网络联盟》。苏德先生在艰难中自己也不知道这个多灾多难的网站能够维持多久……。
(Modified on 2010/4/30)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04/20100429236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