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云南旱情最为严重县见闻:一吨水成本比油还贵
(博讯2010年03月15日发表)

    (编者按:以下是综合读者供稿。如此干旱,渴死人恐怕已不是新闻,只是没有报道)

旱!旱!旱!是天灾抑或人祸?
春节期间回到河池农村老家,看到了一个令人担心的现象:很多坚守了千百年的水源林、自然生态林正在被当地村民以“植树造林”种“杉木”为由而砍光、烧光,自然的生态链条遭到人为破坏,农村人畜饮用水水源面临逐渐枯竭的威胁!
“植树造林”本义应该是在无草或无树的地方“植树造林”,有保持水土、绿化美化、恢复生态等意义。
但现在很多地方的植树造林却变了味,很多村民在自家的荒山上,为种上经济效益较好的杉木、八角等经济林,不惜将千百年来一直保持完好的自然生态林、水源林全部毁掉,全部种上单一的树种,造成水源逐渐枯竭甚至断流!几年前还是溪水潺潺的人畜饮用水源,如今已成为记忆!村民人畜饮水进入秋冬季后变得日益紧张,特别像遇到时下的大旱天气,就变得犹为糟糕!我所在的村子,几年前的溪水通过管子一年四季都是可以引到自家的,但自从这几年当地出现人为的破坏水源林、自然生态林后,秋冬季时溪水已无法正常引到自家,像今年异常干旱天气导致人畜饮水面临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威胁。
我曾经问过当地的一位村民“你们这样做不是自断水源吗?”,村民说“是断,但没办法,人家做,我也做嘛。”农村出现的这种跟风“毁林造林”的现象呈现越来越越普遍的势头,让人深感不安。
近年来,很多山区农村出现的毁掉水源林、自然生态林搞什么“经济林”的做法必须制止!否则我们将会犯下一个不可挽回的错误!
这种毁林“造林”的做法无异于“杀鸡取卵”,是一种非常愚蠢的短视行为,人类必将为他的愚蠢行为付出代价!
水是生命之源,没了水,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面对现实,我们必须有所作为!

云南旱情最为严重县见闻:一吨水成本比油还贵
     地处中国西南边陲的云南省正遭遇历史上罕见的旱情。全省各地不少水库干涸见底,人畜饮水极为困难。记者走访该省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时发现,这里旱魔肆虐,水比油贵,不少村民生存困难。
     (博讯 boxun.com)
    3月14日一大早,记者驱车从寻甸县城出发,顺着弯曲而颠簸的山路,向寻甸县东面行驶,踏访被称为“云南最渴的村庄”——河口乡石岩子村。沿途狂风吹起铺天盖地的黄灰,路两侧松林低头,松针枯萎,不少幼树已经死亡。驾驶员蒋勇指了指山上的桃树、梨树对记者说:“往年这个时候,满山桃花梨花,风光无限,但今年只剩下些枯桩桩。”
    
    中午,吉普车行驶近40公里后,在石岩子村委会白河新村停留。这是一个居住着28户104口人家的小山村。坐落在一个山凹里,几片小平房,村民们一户挨着一户。在村头,看见村民们排着队,有的提着桶、有的端着盆,正在守候从乡镇送来的水。队伍里老人们衣服看上去好久没清洗过,妇女们脸上带着苦涩,嘴唇已经开裂。
    
    记者走进该村困难户李绍荣家,这位75岁的老人和老伴正吃午饭,桌上没有汤,一点咸菜和几根萝卜条。柜上落满很多灰尘,干硬的毛巾和抹布挂在墙上。老人舍不得浪费有限的“生命水”,每天只滴几点水,用手湿润一下眼晴。李绍荣说:“自从长眼晴,就没遇见这么厉害的干旱。半年没下一滴雨,小春种的蚕豆、油菜全死了,家里的粮食也快吃完了。乡镇从去年腊月就开始给我们每天送点水解渴,否则日子没法过”。
    
    村支书刘泽章说:“白河新村因地质灾害,2005年从白岩子村委会扯干河搬迁来这里,这地方本身水源就缺,加上今年遭遇60年未遇的大旱,3个月前就断水源,交通不畅,政府送水成本高,老百姓生存困难。”
    
    离白河新村6公里山路的猴子洞,也是一个自然村,车子开不进村,记者随乡干部走了一段山路进村。见村口几位老人正静静地守候在一个小水窑旁,手指头粗的一条水管正往小水窑里进水。73岁村民周晓又说:“眼下整烟地了,一点水没有,瞧着这些烧焦的田地心里也焦了!”
    
    从村民口中得知,这条小水管是乡亲们一家一户集资,从3公里外的水源点采水,再经过三级泵站一级一级送达到这个小水窑。村民们形象地称它作维持生命的“输液管”。当地村民说,他们日夜派人守班。电费、电机费、买水管费、抽水费、值班费等加在一起,平均每户村民已花费了1200元人民币。“算下来,一吨水的成本比用一吨油还贵。”
    
    连续几个月没休息的河口乡党委书记张应良说:“河口乡是个回、彝、苗民族居聚乡镇、共有17个村民小组、263个自然村、6666人。类似白河新村和猴子洞藏于深山仍躲不脱旱情肆虐的自然村还有76个,这些山村自去年腊月就干涸,有的要从十几里外找水源,拉一转回来前后要用5小时。交通不便,山路难行,乡镇送水成本高,汽车跑山路一个月要更换两次轮胎。公路不通的要用马车拉、牲畜运”。
    
    寻甸县一名官员称,由于干旱影响,全县40万亩小春作物85%绝收。近10万人和9万余头大牲畜饮水特别困难。他告诉记者,“像河口乡这样的地方,在寻甸不胜枚举,解决人畜饮水已成为县里的头等大事。但寻甸是贫困县,政府资金有限,投入抗旱杯水车薪,难以为继。”
    
国家防总:西南旱情极严重
  新华网北京3月11日电 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10日召开的抗旱紧急会商会分析认为,当前西南地区的旱情极为严重,北方冬麦区旱情露头,春耕生产即将全面展开,受旱地区近期仍无有效降雨,抗旱形势十分严峻。

  会商会后,国家防总、水利部立即派出15个工作组和专家组赴西南重旱区和北方冬麦区协助指导抗旱工作。

  国家防总办公室统计显示,截至3月10日,全国耕地受旱面积9215万亩,其中作物受旱7234万亩(重旱2214万亩、干枯1131 万亩),待播耕地缺水缺墒1981万亩;有1828万人、1145万头大牲畜因旱饮水困难(多年同期均值764万人、494万头)。

  目前全国受旱省(区、市)已投入抗旱资金9.7亿元人民币、劳力1233万人、抗旱机动设备48万台套、运水车23万辆次,完成抗旱浇地1629万亩,临时解决了1079万人、581万头大牲畜的饮水困难。

  据国家防总副总指挥、水利部部长陈雷介绍,目前西南地区旱情十分严重。云南、贵州、广西、四川和重庆5省(区、市)耕地受旱面积 7935万亩,占全国的86%,其中云南省耕地受旱面积4678万亩,占全国的51%。全国因旱饮水困难人数中75%集中在西南5省(区、市)。

  陈雷说,此次旱情持续时间长,旱灾损失十分严重。云南省大部以及广西、贵州等省区局部持续受旱时间接近5个月,且仍呈发展趋势。旱区降雨少、来水少、蓄水少、墒情差。

  陈雷表示,下一步中国将面临南北方同时抗旱的不利局面。目前北方地区旱情露头,东北、华北和西北部分地区人饮困难也比较突出,部分农田受旱也比较严重.

天道无情:桂西北达到特大干旱等级
来源:广西日报 
  记者从自治区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获悉,高温少雨导致我区旱情迅速蔓延,桂西旱情进一步加重,其他地区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旱情,我区干旱等级已经达到严重干旱,其中桂西北达到特大干旱等级。截至3月11日统计,全区有12个市出现旱情,农作物受旱面积784.45万亩,因旱导致176.46万人、87.09万头大牲畜饮水困难。据气象部门预测,3月份我区除桂东北外,其余地区降水量偏少两成左右,气温偏高0.1~1℃,4月份降雨量全区大部偏少两成左右,我区干旱范围和影响仍在扩大,抗旱严峻形势进一步加剧。

  按照温家宝总理在东兰、凤山、巴马等地检查抗旱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下一步抗旱工作在继续抓好送水工作、确保群众饮水安全的同时,还要着重抓好春耕生产用水保障工作和森林防火工作。

  各旱区要充分发动群众,迅速掀起抗旱新高潮;坚持送水,确保人饮安全,目前河池、百色等市水源不足的乡镇,要及时启动预案,提前采取措施,加快应急水源建设,确保城镇供水安全;3月下旬至4月上中旬将进入农业用水高峰,水利部门要做好水资源的科学调度,要按照“先生活、后生产,先地表、后地下”的原则,加强对水库现有水源的调度和管理,做到计划用水、节约用水,要把有限的水用到关键地方,确保1400万亩早稻种植计划的完成;各地要因地制宜地采取建临时抽提水设施、打水井、建水柜、筑塘坝、截潜流、掏山泉等措施,加快建设一批应急抗旱水源工程,尽量多引、多提、多拦,努力增加水资源的有效供给,尽最大可能满足春灌用水需要;各地农业部门要实行分类指导,加快春播春种进度,及时采收成熟农作物,努力减少损失,千方百计抓好春玉米等当季作物抗旱抢种,积极推广应用旱地育秧、两段育秧、穴盘育苗、地膜覆盖、抗旱品种、增施有机肥、壮秧剂、保水剂、微灌、滴灌等技术,采取各种抗旱先进技术及时育秧和保苗,办好农业抗旱高产示范样板,引导重旱、特旱山区发展旱粮、桑蚕、旱藕、蔬菜、中药材等山区特色农业产业,促进农民增收。

  与此同时,各地各相关部门要按照自治区的统一部署,通力配合,加大对抗旱工作的支持力度,保障抗旱所需的资金、物资和技术,合力解决抗旱工作中出现的突出问题和困难,切实做好当前抗旱工作,最大限度减轻旱灾影响和损失。

干旱黄色预警:云贵川等地部分维持重旱
  中央气象台3月15日18时继续发布干旱黄色预警:

  根据3月15日监测,云南大部、贵州中部和西南部、四川南部和广西西北部等地维持气象干旱重旱等级。未来两天,贵州中东部、云南南部、广西大部有小雨或阵雨,其余旱区基本无降水。云南大部、贵州大部、四川南部、广西西北部等地的气象干旱将持续或发展。

  防御指南:

  1、有关部门启用应急备用水源,调度辖区内的水源,优先保障城乡居民生活和生产用水;

  2、农业和工业生产过程采取节水措施,降低农业和工业用水,限制非生产性高耗水及服务业用水;

  3、旱区部分地区森林火险气象等级偏高,应严加防范,禁止野外用火,确保林区安全。

因旱贵州草海自然保护区黑颈鹤提前迁徙
新华网贵州频道3月14日电 受持续干旱、少雨、高温天气影响,贵州草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的部分黑颈鹤等冬侯鸟提前一个多月迁徒。

据草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业务科副科长李振吉介绍,去年飞抵草海越冬的黑颈鹤有1130多只,从今年2月下旬开始陆续迁徒,比往年提前了一个半月左右,目前保护区内黑颈鹤数量还有500多只。

草海自然保护区位于贵州西部,是一个完整、典型的高原湿地生态系统,是我国特有的高原鹤类--黑颈鹤的主要越冬地之一。由于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草海成为百鸟水禽栖息的乐园,种类多达200余种。

据了解,2009年入冬以来,当地出现历史罕见的少雨天气,全年平均降雨量仅为650毫米,为多年平均降雨量的三分之二。气温高、湿度小,雨量少,蒸发量大,气候干燥,导致草海自然保护区水域面积减少,部分侯鸟提前迁徒。

据贵州省气象部门最新一次卫星遥感监测,目前草海水体面积为22.75平方公里,比上年同期减少9.1%。保护区人员说,此次草海水域急剧减少,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首次出现。

昆明大旱水库裂 GDP要能抗灾?
今年大旱,百年不遇,让习惯了风调雨顺的昆明人始料不及。当然,在党和政府关于一定要保证人民群众饮用水安全的统一部署下,市民们除了感觉老天就是不下雨,绿化带的草有些枯焦以外,对这场特大旱灾并没有切身感受。然而,通过新闻媒体,人们知道农村特别是山区农村的旱情相当严重。
  在某篇署名博文《新史记灾异录之滇省大旱书》这样描绘了今年云南的大旱:“己丑秋冬以降,全滇旱,迄庚寅虎岁,春雨无滴水之淋漓,丽日遍长空之无垠。首府昆明左近,节前则昼夜山火,节中爆安然竹鞭,节后又野火春风。军警等南山奔突,北山又起狼烟;九品等东村送水,西寨频呼塘涸。入春,万里无云,天蓝如洗,禾稼焦,红土裂,堰塘鱼虾为鲊,田畴小春绝收。官媒云:六十年不遇之大旱,耆老曰:百年未见之天灾也……”
  茫茫赤地,河水干涸,水库见底。枯死的植物手捻成灰,连青蛙都被渴死。许多村民饮水要靠政府送水……据报道,严重干旱天气致使全市32座小型水库、 54座坝塘干涸,大部分农作物绝收。据不完全统计,全市受灾人口已达180余万,受灾缺粮人口51.76万,69.56万人饮水困难、42.7万头大牲畜饮水困难;农作物受灾面积为12.5万公顷,成灾9.3万公顷,绝收5.7万公顷,农业直接经济损失超过5.25亿元。截至2月21日,全市库塘蓄水仅 9.65亿立方,同比减少4亿立方,近八成乡镇、六成自然村严重受灾,干旱还造成全市森林火灾持续频发,火灾发生率、受害率较往年同期大幅攀升。
  在同一蓝天下,我们感同身受。但是,灾难绝不仅仅是旱区的事,仅仅是农村的事,旱灾关乎我们每个人。身处城市的我们,所要做的就是要改变一下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如今,“节约用水”不再是一句口号,而应该是我们每一个人最实在、最具体的行为。水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水是有限的,我们少用一点,也许就能让农村的孩子多喝一天的水,也许就能多救活一棵秧苗。
  无情的灾害再一次用残酷的方式提醒我们,“目前我国灌溉水利用率只有45%,而发达国家为70%左右”;“目前全国一半以上的耕地没有水利设施,主要是靠天吃饭”;昆明是全国14个严重缺水的城市之一……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Modified on 2010/3/15)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03/20100315222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