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贵阳残疾人抗议强拆政法委书记下令打人
(博讯2010年03月12日发表)

    来源:自由亚洲
    
     贵州人权研讨会提供的消息说,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政府为修建“国宾大道”,强行拆除了该乡村民李毫美的厂房。花溪区党委政法委书记当众下令让工作人员殴打在自己被拆房屋废墟上树立抗议标语的受害者。但官方否认此事。 (博讯 boxun.com)

    
    中国贵州人权研讨会的维权人士徐国庆在电话中告诉本台记者,李毫美是一位残疾妇女,与丈夫离异后一人带着正在读书的女儿,经营一家石材厂。花溪区政府为要在李豪美的厂房附近修建“国宾大道”,今年1月26号,在没有承诺李毫美任何补赔的情况下,强行将厂房及住房共计2700平方米的建筑夷为平地。徐国庆说,他前两天刚刚去看过李毫美,这对孤儿寡母住在一个临时搭建的棚子里,境况凄凉。
    
    “现在她那个小孩呀家里面都没地方住。她母亲呢又是个残疾人,把大脑碰坏了,讲话不清楚。”
    
    维权人士徐国庆表示,百般无奈的李毫美“三八妇女节”当天在废墟上挂出了“政府暴力强拆/ 欺负残疾寡母及上学女儿/走投无路”等抗议标语。3月9号中午,中共花溪区委的政法委书记叶刚带着一群工作人员来到现场。
    
    “邻居老人们讲,政法委书记他还叫着‘给我打’,很不人道。”
    
    本台记者致电花溪区党武乡乡长办公室了解情况,办公室值班人员告诉记者,所谓政法书记下令打人一事,纯属无中生有。
    
    “这个事儿他们到这边反映过。因为当时那天具体发生什么事儿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当时他们采取了一些过激行为,要拿石头砸我们的工作人员,还拿着刀。我们派出所人员都在,有现场录像取证的。”
    
    记者:“政法委书记叶刚他有没有打人呢?”
    
    值班人员:“政法委书记打人这肯定是不可能的。他们如果是看见政法委书记亲自打人,他们反映到区里面那肯定是要处理的,不可能的。我们现在不是讲依法行政嘛。拆她的房子从取证到最后只是强拆,她不是说一下子说拆就给她拆的,(拆了)两三个月的时间。然后把所有的程序都走完,该公告的也公告,该取证照相的也都按程序做了这些事儿了。”
    
    有关被拆迁人持刀抗议的说法,贵州人权研讨会提供的信息却是:李毫美当时正在做饭,工作人员冲进小屋将其手中的菜刀抢走,并高喊要烧掉“非法标语”。贵州维权人士陈西也去看望过李豪美,他说,当时只有李毫美和她的老母亲在场,不可能对工作人员构成什么威胁。
    
    “据我了解当时政府去拆的时候是动用了武警,动用了公安的。两位女士如何对付那么大批的公安?什么拿石头啊,什么对抗,这些都是不实之词。”
    
    当记者问及花溪区政府为什么不给李毫美拆迁赔偿时,这位工作人员这样告诉记者。
    
    “按照现在的法律,你是违法建筑,政府拆你的是不需要补偿的。”
    
    这位工作人员还表示,李豪美建厂房时办理的“村镇规划建设许可证”是无效非法的。
    
    “她那个就是违法建筑,她是通过不合法的手段骗取规划许可证,区里面专门有纪律检查部门调查过这个事儿。她连那个土地使用证、规划土地这一块儿什么证都没有。而且我们查下来那个规划许可证,乡里面当时有这个审批权,是没有记录,没有什么盖章了。”
    
    贵州维权人士陈西对此表示 ,现在中国各地政府都以卖土地来公饱私囊,完全不顾当地民众的合法权益。陈西说,在李豪美的厂房被强拆这件事上,花溪区政府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当初的办厂证书是他们出具的,现在一纸“公章”强行宣布其无效的又是他们。
    
    “当初你办厂,征地也好、建筑也好都是合法的。但是它要拆你的时候,它就说你是非法的。你得到的那么一些证照呀那些东西都是非法得到的。在这个国度政府就是真理。这是广大民众之所以无奈、甚至自杀、自焚,就是这个道理。”
    
    李豪美曾经想过在今年中国全国人大政协两会期间进京上访,后被人劝阻。徐国庆告诉本台记者,他认为上访毫无意义。
    
    “上访在半路上肯定就要被截回来。”
    
    徐国庆最后表示,贵州人权研讨会三天后将在李豪美被拆厂房的废墟上就此事召开研讨会,他表示相信这个社会还是会有有良知的人,来关心受到不公正待遇的弱势群体的。 (博讯记者:韩洁)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03/20100312002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