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世博会拆迁给上海市民造成的困苦(五)
(博讯2010年03月04日发表)

    (维权网信息员方子林报道)原居住在上海市浦东新区周家渡连云港路280号204室的管君丽,1971年出生,身份证号:342601197109250080,其丈夫是宝钢集团浦东钢铁公司(原上钢三厂)的职工。原有住房30多平米,因为世博会的拆迁,彻底改变了他们一家人的生活。
    
     据管君丽陈述,拆迁前他们并没有接到任何通知,不知道何时被拆迁。只有一份通告,说他们住的房子是违法建筑,让他们自己解决住房。并限定07年1月19号前必须拆迁。管君丽说“这不就是明抢吗,哪有商量和公平”。 (博讯 boxun.com)

    
    2007年2月7日早晨管君丽听到有人敲门,她一看是丈夫厂里的书记就将门打开,没料到门一开就冲进来好多人,一位女的说要带孩子坐汽车把孩子骗走。房子里所有的东西都没拿,东西丢了也没证据管君丽被拖出去后反锁在一个房间,被三个女人看守。她听到孩子哭就把玻璃砸碎,下午5点多孩子才被送回来和她一起关押。管君丽说当时她丈夫也被叫到厂会议室里软禁起来,他被软禁已经两星期,每天被骂、羞辱,还以开除公职相威胁。
    
    事后管君丽打听到当时现场有警察、120车、周家渡街道人员、厂里经警队等部门人员,但没有一个人或部门出示证件和文件。
    
    管君丽说:强迁后我们提起诉讼,但法院说要裁决,可是房子已被拆,所以没任何部门来受理。我4月开始在上海区、市政府上访没人理睬,5月12日到北京上访,两年来到北京几十次,受尽辱骂和关押。07年10月15日十七大期间我在国家信访局正常上访被截访抓住,被押回到上海后把手机没收,送到一处不明马场和孩子一起关押。当时孩子受伤脸部出血,他们也不让到医院去,使3岁孩子的脸上留下永久伤疤。奥运会期间我和孩子被关在黑监狱,看守打我和孩子,报警后警察也不管。
    
    对于自己遭遇的强迁,管君丽也曾想通过法律的途径解决,但是通过她的亲身感受,最后她绝望了:当初来人说让我们搬走时我请过律师,是我们被强迁的18家人联合请的,诉状周一递上去,周五就被退回,律师说还是你们自己去诉讼吧,不然我不能开事务所了。法律援助的律师我没申请,他们更是不可靠的,是靠政府吃饭的,不会替我们说话。
    
    管君丽家住的因为是厂里的房产,拆迁商议时有职工代表、政府部门、厂方代表参加,但不让家属进去。因为是公房,没有安置意见。而管君丽又没有上海常住户口,所以拆迁方说不管家属,只让他丈夫把家里东西都买掉,搬到集体宿舍与单身职工合住。她有3岁的儿子和年迈的婆婆,拆迁方完全置这一切于不顾,只一个劲地说“我们是为了世博会,政府要用这块地方,你们没地方住是小事,要开世博会了,世博会才是大事。”
    
    现在的管君丽,感觉拆迁后的生活变化实在太大,原来生活稳定,一家人可以平安过日子,现在因为上访受到迫害。丈夫08年9月13自己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被拘留,20号出来后,说他是涉嫌故意损坏公司财物,21号被单位解除合同,没有岗位了。他只好换一个工作是高空作业,又因为有高血压、关节炎不能做这份工作,厂里催说要报到,但他的身体不适应这个岗位,所以现在每个月只领960钱,原来是每月2000块。
    
    管君丽不无感慨地说:“幸好我们还有一些朋友,常常要靠向朋友借钱过日子,婆婆的糖尿病和高血压的药因为没钱也停了一年了。我们还敢再希望什么?现在只要能够活着就行了,但我相信社会不能老是这样子,不然还讲谈什么和谐?”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03/20100304190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