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北大生命科学学院院长:网络限制不利于中国长远利益
(博讯2010年02月26日发表)

     2010年初,美国《科学》(Science)杂志亚洲通讯员石磊(Richard Stone)就网络限制问题问我意见。我的看法,即和具体事件有关,但不限于一个具体事件,也从长远看。
      具体我比较不能接受和理解的是,中国是谁在决定哪个网站应该被屏蔽。儿子因为中国屏蔽他和美国小朋友交往的facebook,很郁闷。要我回答为什么,我哑口无言。我不知道谁这么高明,封小孩的网站。
       长远来说,中国最终要实现言论自由。这是多少代中国人的理想,也是当代很多中国人内心的共识。目前中国不同人关于言论自由的主要意见差别在于何时、何种方式。 (博讯 boxun.com)

      没有多少中国人还会狂妄自大到认为只有自己可以说话、其他人不能。也很少中国人自卑到认为只有西方人可以拥有言论自由、中国人不能。
      在这样的前提下,网络通畅是走向大家共识的言论自由目标的一步:网络本身只是一部分人常用,这等于是逐步开放言论,而且事实上,中国曾经多年没有限制网络,而没有出问题。如果“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么不用限制网络已经证明是中国可以实行的。
      网络自由也是避免中国被极端分子劫持的方法。在没有危机和重大事件时,网络自由使一部分人,特别是关心时事者,看到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任何事情出来,都有人支持和反对,也有不负责任和造谣生事者。这是给大家免疫。大家知道这些问题平时存在,当危机发生时,如果出现同样的极端声音,大家有一定抵抗力。平时没有见过极端,危机时突然见到,容易被误导。
      在目前,中国人文、学术和思想界需要知道国外的观点,即使中国不能采纳和实行的观点,甚至是错误的观点。因为如果思想和学术界没有全面信息,就难以作出最好的判断。我们需要的是在各种观点中发现和选取最好的。另外,如果这些人文学者被封闭,长期下去,会出现一些幼稚的人,他们一旦接触某些本来不合适的东西,因为平时没有积累和思考,作出错误的选择还以为获得了法宝。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02/20100226225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