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毛泽东的稿费经示,分别给贺子珍、江青等
(博讯2010年02月17日发表)

    从1952年到1986年离休,郑长秋一直在中央办公厅工作,专职负责毛主席和中共中央的特别财务。吴连登告诉记者,“郑老对毛主席稿费的收入、支出究竟有多少最了解。”当郑老听说毛主席的稿费被炒至上亿元,非常惊讶。“毛主席的稿费一直是我管的,到他老人家1976年9月逝世,共计为124万元人民币。这个数字肯定是准确无误的。”他证实到1983年底,毛主席的全部稿费为157 万多元。
    
       稿费资助民主人士 (博讯 boxun.com)

    
      郑长秋回忆,当年毛主席的稿费主要用于资助党外民主人士和特殊开支,例如主席每年都给章士钊、王季范各2000元。远在湖南的毛家亲属偶尔来京看望毛主席,他们的食、住、行和看病等费用,比如毛主席的堂弟毛泽连来京看病,偶尔主席工资不够,就从他的稿费中支取。
    
      郑长秋还记得:“1972年,经毛主席批示,分别给贺子珍、江青、李敏、李讷各8000元,作为生活补贴之用。吴连登表示,那4个8000元,最初是因为1972年李讷生下了儿子效芝后,生活非常困难,工资仅有几十元,要维持家庭生活、要请保姆、要买奶粉。从来没向父亲伸过手要钱的李讷,实在没有其他办法了,才找人传话请毛主席帮忙。毛主席后来也动了情,同意从稿费中支取8000块钱给她。之后,毛主席出于对亲属的一视同仁,又分别给贺子珍、江青、李敏各8000元,作为生活补贴之用。”
    
      取8000元新钞银行遇阻
    
      郑长秋说,江青为了取走那8000元,中间还发生了一段小插曲。“1972年的一天,毛主席的秘书张玉凤来到中办特会室,指主席处(其实是江青)来取8000元特用金,还要崭新的大票(当时最大的人民币面额为10元一张)。特会室一下子哪有这么多的新票、大票?我就决定和张玉凤一道去银行取。”
    
      在西单北边的一家银行,郑长秋自报家门:“我是中办特会室的财务,名叫郑长秋。”银行工作人员看了看穿军装的张玉凤,感觉到情况有些异常,请他们入内后,便立即向银行领导做了汇报:“郑同志平时都是一个人来,这次却带了位女同事。”领导下令先稳住两人。工作人员随后以新票不够为借口,把郑长秋和张玉凤请到客厅里,又是敬烟又是泡茶地招待起来。紧接着,银行领导一个电话打到了中办政治部查询有关情况,在得到“不知道”的回覆后,又拨通了汪东兴秘书孙守明的电话,这才真相大白。而此时,郑长秋和张玉凤已经在银行被客客气气地“软禁”了两个小时。可见,当时要取出毛泽东的稿费并非易事。
    
    《环球人物》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02/20100217073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