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驻京办自曝生存法则 探听消息拉到2500亿项目
(博讯2010年01月28日发表)

    来源:新京报
    
     一名县级驻京办主任对能否撤销持观望态度,认为其工作很重要 (博讯 boxun.com)

    
    赵林所在的驻京办,没挂牌子。
    
    在北三环附近,100多平方米的驻京办,其实就是赵林的租住地。
    
    没有许多驻京办的“事事以领导满意为宗旨”的工作章程,没有到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注册,也没有到北京市发改委备案。
    
    按赵林的说法,他在北京整的就是一个“三无产品”,干的是“空手道”的活儿。不过,他的县驻京办,属于浙江省驻京办系统,接受上级驻京办管理。
    
    日前关于中央要裁撤数千家驻京办的消息,让赵林很激动。
    
    “对我个人来说,撤不撤影响不大,我拍屁股回家和老婆孩子团聚。但是驻京办这块的工作真的很重要。绝不是社会上评价的‘蛀京办’。”
    
    目前赵林没打算撤,他在观望。
    
    一个县驻京办成长史
    
    驻京办主任赵林正筹备团拜会,要把老乡召集到一起,“联络感情”
    
    赵林所在的县,属全国百强县,在浙江东部。2001年该县设了驻京办。
    
    赵林说,当时他所在市的其他5个县都已设了驻京办,都注册和备案了,他们县没赶上设驻京办的尾巴,主管部门不给注册了,于是成了“三无”。
    
    第一任驻京办主任是个“光杆司令”,一人在京呆了6年,一年5万元经费。
    
    2007年9月,当了多年乡镇党委书记的赵林,被派为新任驻京办主任。
    
    赵林把驻京办的职责确定为5个方面。一是迎来送往,例如县领导进京开会、学习,去机场迎送,订酒店;二是县里在京的重大活动,参与组织;三是本县籍人士在京工作学习的,起个联络作用;四是引导在京同乡支持家乡建设;五是维稳,劝导“非访”(非法上访)人员回家。
    
    赵林说,随着县里到京活动的增多,加上近些年上访人员增多,驻京办的工作越来越受重视。
    
    他到京第二年,县里从信访局派来了两名干部,协助他负责维稳工作。经费也增加到了每年20万元左右。
    
    到京后,赵林还牵头在北京成立了同乡会。这些天,他忙着组织新春团拜会,“把老乡召集在一起,联络联络感情”。
    
    “迎来送往是人之常情”
    
    “没有驻京办,难道官商勾结就没有了?”赵林不认同驻京办“原罪”说
    
    赵林提到了作家王晓方写的《驻京办主任》,他拍起了桌子。他认为小说是把“20个驻京办主任的事情凑在一个人身上”。
    
    赵林说,前些年,“跑部钱进”确实存在,部委一些项目的决定权限随意性较大。但这些年管理越来越严密,在跑项目上,驻京办插不上手。
    
    赵林承认,“请领导吃个饭,送点土特产,打听点信息是有的”,他认为“这是光明正大的”。
    
    “迎来送往,腐败浪费”被认为是驻京办原罪之二。对此,赵林称确实要承担这些工作,这是人之常情。
    
    “跑官要官,官商勾结”是公众总结的驻京办原罪之三。对此,赵林笑称,自己这个县驻京办主任没这个能力。
     对于“官商勾结”的说法,赵林认为,这在哪里都可能存在,“没有驻京办,难道官商勾结就没有了?”
    
    赵林称,作为经济发达的县,驻京办要到各部委了解信息和政策。他称,国家每年的一号文件他们都率先探听到消息,“有哪些变化?哪些将是国家重点扶持的?这些重大的政策和信息我们就及时提供给县里”。
    
    赵林说,浙江的小企业多,该县驻京办主要一部分职能,开始转向为小企业在京推广市场提供服务。“比如他们来北京争取质量认证,工商创品牌,我们带着他们跑一跑,否则部委的门都进不了”。
    
    在赵林看来,随着经济发展,驻京办“承上启下”的作用变得有价值。他介绍,去年中央4万亿政策方案出台,浙江省驻京办系统搞了一个与央企对接的行动。驻京办通过联络浙江本地企业,为大型央企寻找合适生产基地,为浙江拉到了2500亿的项目。
    
    “凭维稳一项就撤不了”
    
    他们一项重要职能是劝上访者回家,如人手不够,兄弟县互相调剂
    
    赵林认为,驻京办目前承担了另一重要职责,帮助首都维稳,“凭维稳一项,就撤不了。”
    
    赵林介绍,一但出现“非访”,北京市公安将把这些人遣送到马家楼集中地。国家信访局会立即通知各省,由各省通知到各县市,各县市必须在3小时内把人带走。
    
    “3小时还是考虑到北京堵车,路上花2小时。”赵林说,“如果没有我们驻京办独当一面,怎么能完成这个任务?”
    
    赵林说,他们会把上访者接到驻京办附近,找个宾馆或咖啡馆,跟上访者谈判,劝他们回家,“一些人还带着敌敌畏,随时以自杀威胁”。他们得保证这些人的安全,然后通知县里相关部门领人。
    
    他称,“维稳”工作目前在驻京办工作中比重越来越大,90%的上访者由县驻京办负责解决,“365天,几乎天天有上访的要去接”。
    
    他介绍,许多上访者情绪激动,他们一般需要2∶1的人手接人。该县驻京办就3人,力量常不够,还需兄弟县市互相调配人手帮忙。
    
    “现在不是要撤掉驻京办,而是应该加强驻京办。”赵林的逻辑是:“如果撤掉了县驻京办,单凭一个市驻京办,怎么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
    
    “转为地下,更危险”
    
    赵林了解到的应对方法:改头换面,挂靠在市驻京办,或者设“驻津办”
    
    驻京办要撤的消息传开后,这两天赵林手机短信不断。
    
    赵林称,这两天他去一些部委送新春团拜会请柬,听到的就两句话,“驻京办不能撤,你不能走。”
    
    他说,在驻京办三年,和同乡建立了深厚感情:“平时我们经费不足,要请客,在北京经商的老乡帮忙买个单;车不够用,他们把车借给我们用;他们老家的亲戚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我还兼任了政府办副主任,回去尽量帮他们”。
    
    赵林认为,他的驻京办现在“政府少不了,老百姓少不了,市场少不了”,“能否撤销驻京办,不是上面说了算,要看地方政府是否需要。”
    
    他认为,如果一刀切,他们将被迫转为地下驻京办,只会更缺乏管理。“那时地下驻京办只能更危险”。
    
    赵林称,他从一些驻京办主任那里了解到,一些人在北京20多年,已安家落户,孩子在京读书,“这些人对撤驻京办反应更激烈”。
     他称,目前他了解到的应付办法包括,驻京办改头换面,换成招商办;或者县驻京办挂靠到市驻京办内,依旧干自己的事;或设“驻津办”(天津),日常仍住在北京。
    
    他认为主管部门应深入到基层驻京办,了解他们的诉求,出台科学的管理办法,杜绝驻京办的一些歪风。
    
    (注:应当事人要求,赵林为化名)
    
    “驻京办变身企业,监管更难”
    
    云南一地市级驻京办主任自爆跑项目、听消息、处理上访是工作重点  □本报记者 杨万国
    
    昨日,云南一地市级驻京办内摆满兰花和火腿。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驻京办主任称,这些都是例行逢年过节的礼品,给中央各部委局办的,“也就一两百元,说是行贿金额肯定够不上。”
    
    “这次国管办要撤驻京办主要原因是,中纪委查办三件腐败大案(其中包括慕马案)牵扯三家驻京办负责人,但这并不能代表主流。”这位主任说。
    
    昨日,北京市发改委区域合作处一名孙姓工作人员证实,国管办已下发相关裁撤驻京办文件,但该文件还未发放到北京发改委。他表示,收到文件后将按国管办文件精神处理。
    
    “我们不是腐败窝子”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驻京办主任说,他在京约20年,经历了驻京办各项功能的变迁。他认为,驻京办的设立是根据国家的体制有关,也跟实际需求有关。
    
    这名主任有一本账本。里面记录着他从2003年以来的各项开支。上面有送礼品的接受单位、种类和数额。其中大部分都是传统节日时送出的,里面有月饼、花卉、睡衣、银杏茶、小熊猫烟等。
    
    他说,驻京办要维护北京相关部门的关系,送点礼、联络感情是无法避免的。
    
    但是他并不认为这就是外人所称驻京办是“腐败窝子”,他说,有些实权职能部门发生腐败的案例更多,但难不成也都把他们裁撤掉。
    
    “不吵不闹没项目”
    
    为了在北京打好关系,这位主任到北京后学会吸烟。
    
    据介绍,最初时,驻京办的主要职能为地方收集信息、跑项目、搞接待。
    
    这位驻京办主任说,上世纪九十年代,国家税制改革时,他打听到各地的开支指标要以上一年为准。
    
    他通过老乡打听到这个信息后,马上跟市长汇报。当地做出决策,年底时花掉大笔资金,拉高地方上一年开支指标。第二年税制改革后,按照政策,当地获得了充裕的开支资金。
    
    另外,他说,跑项目也是驻京办最大一项工作。
    
    他们主要了解各部委局办每年审批项目的计划和方向。“要看明年是要大兴水利,还是大兴引水灌溉。”这位主任说,当地有很多水电项目,他们如果不积极申报,可能项目和资金就会被其他省份瓜分。
    
    “中央部委就那几个人,当然是哪家汇报的充分,项目和资金就会批给哪家。”这位驻京办主任说,一些职能部门手中掌握着数百亿的项目和资金,但是他们不可能在全国各地都进行考察,哪里需要上项目,完全凭当地政府汇报。
    
    “批项目的标准也没有尺度衡量。”这位主任说,以往有些部委笑称有些地方太老实,不叫不到,不吵不闹。“这样怎么能得到项目?”
     80%工作处理上访
    
    驻京办主任成了“信访局长”
    
    随着网络的发展,驻京办收集信息的功能退化,跑项目和接访任务成了重头戏。如今又加上了当地形象宣传的任务。
    
    普洱市驻京联络处主任马相明说,2005年,普洱市组织120匹马拉着普洱茶进京。当时马相明负责北京的宣传和协调工作。当时的“马帮进京”活动举办得很成功,一下把当地普洱茶销售带来很好收益。
    
    另外一个地市的驻京办主任说,目前他们的手机在北京几个派出所都挂了号,一有上访户,他们就会接到派车接人的通知。
    
    他说,当地有一名孤老,进京一趟他被通知接了18次,仅中纪委就接4次。而这名孤老妇女进京总共有20多趟。
    
    这名驻京办主任说,近几年来,他的80%工作都在处理上访工作上。有时正在机场接书记市长,马上一个电话,就把领导放在一旁,他去处理接访工作了。
    
    类似的事件有好几次,他们市长有一次说他已经变成了“信访局长”。
    
    这名主任说,2003年接访80多人次,近年来,每年都在200人次以上。
    
    若变脸为企业,监管更难
    
    他说,假如驻京办这次被撤后,他们可能会通过当地的企业在北京挂牌,但那样反而更难监管。“我做驻京办主任快20年了,从没有一次送过钱,但是我亲眼看到有企业拎着一袋子钱进部委办公室了。”
    
    据另外一个驻京办主任说,就算没有各地办事处,北京仍有很多人专门为各地跑部委提供方便,这些人就像“黄牛党”一样,不受任何制约。
    
    “联系处室的人,跑下来一个项目他们收费很高。”他说,一些地方政府直接聘请这些人专跑资金,然后按10%或者5%进行提成。而这些人维护关系的办法就是依靠腐败。
    
    云南某位驻京办主任说,其实让审计部门每年对驻京办查账,就可以从制度上避免腐败。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01/20100128041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