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刘路:我有一个不祥的预感
(博讯2010年01月18日发表)

    刘路更多文章请看刘路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刘路 (博讯 boxun.com)

    
     昨天是我46岁生日,农历和西历是同一天,杨子说这种情况19年才能遇到一次。我是下午五点左右看了日历才发现自己生日的,此前一整天都心神不宁,意绪纷乱。我说不清是为了什么,后来晚上和朋友喝酒,喝得烂醉,半夜醒来才明白,是因为老高——高智晟律师。
    
    近半年以来我一直在寻找高智晟的下落,通过各种在国内的关系寻找,得到的消息真真假假,无从分辨。后来我就躲着他的女儿格格,我受不了小姑娘那双清澈、期盼的眼睛。
    
    对于高智晟,我总有一种愧疚之情。在大陆的时候,如果没有他在前面挡子弹,我怕进了监狱也说不定。高智晟进去了,郭飞雄进去了,胡佳进去了,刘晓波也进去了,如今连最温和的赵达功也不能幸免。杨子对我说,要是还在大陆,你我现在也该在里面吃牢饭了。
    
    做人要讲良心,我真得觉得,我们现在能在美国享受免于恐惧的自由,与高智晟、刘晓波这些人在国内受难其实是有逻辑关系的。
    
    对于高智晟,我有一种不祥的感觉,而且越来越强烈。我一直憋在心里不敢说,一直强迫自己相信事情不会那么糟糕。这就是:我感觉他很可能已经被迫害致死了。
    
    感觉是不需要逻辑的,但是我的感觉其实经得起严谨的逻辑推演。
    
    高律师是因为替法轮功上书而受难的。在中国大陆,法轮功是所有被关押人员中地位最低的,不管是在监狱、拘留所、劳教所或者看守所,他们的待遇最差,受到的虐待最多,被迫害致死的,有名有姓的就有3000多人。而高智晟按警察的说法,是被作为法轮功“头目”对待的。
    
    我在大陆办过两个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案件,一个是武汉一位年轻的姑娘,一个是黑龙江一位两个孩子的母亲。她们死后的尸体全都遍体鳞伤,全身发黑,惨不忍睹。我听一个法轮功女学员说,对法轮功学员的人身侵犯超过了人类想象的极限。一些男警察甚至把五根牙刷用橡皮筋捆成一捆,反复去捅女学员的阴道。这已经不是在刑讯逼供,而是在虐杀取乐了。
    
    对犯人刑讯逼供在大陆是普遍现象,但出了人命,当局还是要抓肇事的警察承担责任的。可是,对法轮功却没有这回事,法轮功死了3000多,我们却没有看到一例警察由此被追究责任的报道出来。这实际上是在纵容一些没有人性的警察作恶。在这个问题上,中共最高领导人江泽民、胡锦涛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法轮功在海外起诉他们“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并非没有道理。
    
    高智晟出狱之后我见过他一次,听他讲过他受的酷刑,还看过他被刑求而变黑的小腿。后来在海外,我看过一个他第二次被拘禁之后接受采访的录像。高以前健壮的身体已经完全垮掉了。耿和说,他像个三岁的小孩一样处处需要人照顾,即使站起来,都需要扶着腰慢慢进行。
    
    在录像中高智晟讲了一个细节,他被带入一个地下室,一个警察对他说:你现在看到地面是干的,等一会你就会看到水会淹没你的脚。他很奇怪,可是很快他就知道了,警察所言不虚。他被剥掉所有的衣服,一丝不挂接受多根高强度的警棍电击,地面很快就被他的汗水湿透了。警察还用燃烧的烟头去熏他的眼睛。这样的花样繁多的折磨他必须夜以继日的忍受,时间长达几个月。因为警察告诉他,他在公开信揭露的那些对法轮功施行的酷刑,他都必须亲自品尝一遍。他们把这些酷刑称为几十道“菜”。
    
    高智晟“品尝”过了多少种、什么花样的酷刑,恐怕我们想破脑袋也无法知道。有些酷刑他自己都羞于出口。他在录像中说,他们对我的一些下流无耻的伤害,我会烂在心里,永远都不会说。
    
    联想起女学员遭受的五根牙刷捅阴道的酷刑,我觉得高遭遇的可能是性侵。
    
    人都是血肉之躯,不是什么特殊材料制成的。在超越了极限的肉体折磨和精神凌辱之后,生命之花的陨落是一个很符合逻辑的结果。我选择留在海外,不敢回去,很大程度上是不相信自己,我不相信自己有足够的意志力去面对监狱和酷刑,经历高律师那样的酷刑,哪怕百分之一,我都会自杀。在中国大陆,最可怕的其实不是死,还有比死更可怕的东西存在。
    
    但愿我的感觉是错的,我上面的话都是胡扯。但愿高智晟律师还平安地活在人间,平安来到美国,跟他亲爱的妻子儿女团聚。
    
    
    
     2010年1月17日生日次日 (博讯记者:蔡楚)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01/20100118020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