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胡锦涛惦记邓玉娇/蓝莲花
(博讯2010年01月05日发表)

     “邓玉娇事件”堪称2009年的大事,一件简单的刑事案件在全国掀起了舆论巨浪,以至于出现封城的壮观,确实值得玩味。年终重新回到恩施、巴东,本来是例行公事的回访,居然牵出几多感想。
    
     我采访邓玉娇走的是官方途径,经过恩施州政法委同意的。作为一个符号式的人物,普通的采访方式在邓玉娇身上我没有成功。并不是我一个记者在年终时来到恩施,但恩施州最终给了南方周末“特权”。写稿的时候,我想到了“邓玉娇事件”白热化时楚天都市报的报道,想到了“李庄案”中中青报的表现,想到了很多获得 “特权”能够掌握核心信息的媒体的操作手法,有些忐忑。因为我并没有站在恩施州政府一方说话,也不会成为事件任何一方的代言人。 (博讯 boxun.com)

    
     在这个新闻层出不穷的国家,记者如何选取信息,以展现他了解到的真相?每每下笔之时,我都感到双手的沉重。此前网上信息披露邓玉娇被变相软禁,没有自由是不是真相?邓玉娇亲口告诉我,她过得很幸福,是不是真相?她的同事们不敢跟她接近,她身边的人提心吊胆是不是真相?相当多的人对恩施州政府安排邓玉娇在电视台工作持有异议是不是真相?这些都是真相的一部分。然而在这些事实背后,还有更大的真相,这个真相和“邓玉娇案件”从一件简单的刑事案件酿成政治事件密不可分。
    
     我看到的事实是,邓玉娇并没有并软禁,她的生活基本是自由的。但由于对群体性事件的恐惧,同时害怕媒体接触她再度掀起舆论狂潮,当地政府对她高度紧张,将她作为“稳控对象”对待。没有人对她有恶意,没有人想在这件事上再搞事,相反为她做事的人都感到了压力,只希望早日平息事态。外界的猜测相当多的都是片面信息的误读,而这种误读令基层政府深为头痛,令牵涉进来的官员和干部深为头痛。
    
     酿成邓玉娇事件的关键是什么?是律师向媒体的哭诉求助,还是网络的大肆喧哗听风即雨,还是媒体越位假想自己是救世主,还是政府封锁信息、撤换律师,围追堵截?看起来都是,但又不全是。我认为,始作俑者,是官场不透明不公开的常态运作激起的民愤。民愤积累了数十年,其实跟邓玉娇杀死邓贵大这件事八竿子打不着,跟巴东政府八竿子打不着,至少巴东本地老百姓对此事兴趣不大。然而此事中的一些偶然因素(比如为维护官员形象改变案情通报)却滚雪球地吸纳了以往的民愤,并且被放大到了极致。巴东的37天,我看到的是官民都处处猜度算计对方,彼此每一步棋都被设想为恶意,最后越陷越深,官方不得不拿出巨资维稳。
    
     邓玉娇成为一个符号,应是普通事件酿成维稳大事的典型。在事件发生半年后,后续事情的处理仍然延续了先前的模式。这样做的负面效应是明显的,由于信息依然不公开不透明,相当多的人依然陷入了恐惧和敌意之中,包括我自己。当我对邓玉娇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访问后,禁不住哑然失笑:我们所有人都小题大做了,真相其实很简单。当我看着邓玉娇姣好、腼腆的面容时,心中生出无限感慨:这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她怎会知道有多少人为她的事费劲了心机,有多少人因她这一刀改变了命运。
    
     感谢恩施州政府对本报的信任,在这件事上,恩施州政府踏出了信任媒体的第一步,希望以后官、媒之间有一个良性互动。媒体有媒体的立场,媒体永远不是政府的代言人,媒体的立场就是客观公正。真相,对任何一方当事人包括政府都是最有力的支持。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01/20100105004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