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共编造谎言,愚弄全世界人再次质疑邢鲲案的真实性/杜阳明
(博讯2009年12月31日发表)

    
     昆明市公安演示了纸币开手铐和鞋带自缢的可行性,企图以此来证实没有对邢鲲刑讯逼供,先不要作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无用的辩解,刑讯逼供是你们的专长,60年法西斯专制制度统治下,你们用“躲猫猫”,“俯卧撑”等手段害死了多少中国人,有的是你们直接害死的,有的是获得你们庀护的牢头狱霸害死的。
     在这里我讲两个真实的小故事: (博讯 boxun.com)

    1, 时间: 2003年9月30日,地点:大封劳教所,人物:狱警王XX,高志刚,劳教人员XXX。
    十一国庆假日,监狱当局为了榨取高额利润,强迫所有的劳教人员加班(包括超额完成的人),从7.30干到9.00,超额完成的人可以回房休息,其余的继续加班,狱警王XX吹哨集合点名完毕后,劳教人员XXX错会了意图,向门口走去,被狱警王XX叫回,轻轻地打了他一下,问他“谁让你走的”,答“你让我走的”,一记响亮的耳光,(劳教人员XXX平时一直持宠撒娇,养成习惯)轻轻地还打了一记胸口,这一下捋了虎须,狱警王XX高、志刚对XXX一顿暴打后,对倒在地上的XXX狠狠地踹脚,走投无路的XXX撞碎消防门玻璃进行自杀未遂,又被狠狠打倒在地,不解气的王XX抓起一把铁椅子朝XXX头上砸去,被手疾眼快的高志刚抢下。
    2,时间:2007年7月5日,地点:第一现场,白茅岭监狱二大一中。第二现场,第三教导大队禁闭室,人物:按出现顺序排列:第二大队副大队长(无名无姓)二大一中队长沈雪祥等狱警。罪犯邵柏,赵承殊等人。狱警严管队长秦键、指导员李善根、林(有姓无名)科长、罪犯李国宾、许学凇等。
    继第一次禁闭二个月后不久,监狱当局再次利用罪犯以“馒头事件”为由,对我群殴,副大队长和沈雪祥等狱警不仅不制止,反而将我铐在走廊的铁栅栏上,任由罪犯邵柏,赵承殊等人用拳头狠擂我的脑门心,直至昏迷,副大队长和沈雪祥等狱警始终在现场指挥。等我苏醒后已在第三教导大队的禁闭室里,狱警秦键拿着约束带,李善根等狱警拿着电警棍站在旁边,虎视眈眈地盯着我,秦键命令罪犯李国宾,许学凇等给我绑约束带,到晚上给我解开时双臂紫涨,粗如小腿,紧接着林科长来讲法,我引用监狱法和警察法的九个不准,驳得他老羞成怒,对我说“我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监狱法和警察法”,他命令劳役犯将我从一号监房送到二号监房,把我耶酥蒙难式地反铐在铁栅栏上10天只放开四次,晚上睡一觉后,继续铐上,每次二天二晚的铐刑,四肢从酸涨到麻木,由麻木到毫无知觉,真有点生不如死的感觉,加上狱警指导员李善根公开要求牢役犯,开展对我的虐待比赛,屈辱、无奈、愤怒油然而生,面对无休无止的精神折磨和人身伤害,漫漫长夜的牢狱生涯让人绝望,我一次撞墙,二次爬高倒坠自杀未遂,侥幸能活到现在,共产党对我的残酷迫害,除了屁股上至今未退的痤疮,没有一点直接证据,连用螺丝钉刻在大腿内侧的血字,都已阴退完好如初,正如狱警韩超所说“杜阳明,我们搞你不会留下任何证据给你”只能凭脑海中的记忆撰文控告。
    如果不是狱警高志刚及时制止,劳教人员XXX就有可能脑部收伤而死,而政府编造的调查报告,肯定是XXX撞消防阀门自杀身亡,如果我没有身历其境,全世界就不会知道这件事,即使看到的罪犯再多,他们是不敢揭露真象的,中共也不会承认是殴打至死。
    如果我死在狱中,中共对我犯下的罪行将被尘封,谁也拿不到真实记录我被迫害至死的监控录象。
    今天我向全世界控诉和揭穿中共的谎言,不是为罪犯邢鲲张目,而是揭露此类事件的真实性,执政党——中共已成为敲骨吸髓的私利集团,在他们力所能及的范围里搜刮的已不仅是人民币,而是人民的皮、人民的骨、中国人民的血和肉,中共成立伊始,就无视中国人民的生命价值,患了老年痴呆症后,更是无法无天地动用坦克、机枪镇压手无寸铁的爱国学生。中共不灭、体制不改,法西斯集团犯下的罪行得不到清算,冤假错案不仅得不到昭雪,反而会约来越多。诅咒中共解体是全世界进步人民的共同心愿。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12月31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12/20091231171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