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重庆80后“蚁族”:只能租张床 只求吃饱饭(图)(图)
(博讯2009年12月26日发表)

    
    
重庆80后“蚁族”:只能租张床 只求吃饱饭(图)

     一个房间有6张床
      按常理,年近30岁的人大多应该已经成家立业,可对于80后们而言,刚毕业遇到就业难,刚参加工作又遇到房价飙升……危机感和挫败感无时无刻不刺痛着他们。于是城市各大商圈或城乡结合部里,多了一个群体——“蚁族”,像蚂蚁一样群居、从事着临时的工作。高智商与低收入的落差,使得他们集体陷入尴尬,“只要能吃饱饭,就很心满意足了”。奋斗中的80后,在这个重要的人生关卡上,到底是三十而立还是三十难立?
    
      他们叫蚁族 大学毕业干临时工
    
      “蚁族”是对大学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的一个典型概括,因为这个群体目前的生存状态与蚂蚁有很多相似的特征:高智、弱小、群居。他们多为80后一代,虽受过高等教育,但主要从事保险推销、广告营销、餐饮服务等临时性工作,有的甚至处于半失业状态,生活拮据。他们被称为最悲惨、最弱势的80后,也被冠名为“第四大弱势群体”。他们分布在北京、上海、广州、重庆等各大城市,憧憬着、奋斗着,却像蚂蚁一样生活着。
    
      生活在重庆的“蚁族”叫“渝蚁”,这类群体规模有多大?以观音桥商圈为例,辖区面积42公顷,常住人口2万余人,流动人口平均每天30万人左右,有相当一部分可归入这个群体。另外,在石桥铺、南岸四公里到六公里等城乡接合部,以及两路、井口等房价相对低廉区域,都已成为“蚁族”聚居地。  
    观音桥
    
      睡上下铺的毕业生渐多
    
      江北观音桥405车站附近,有一栋建于上世纪90年代的老房子。进入二楼一家普通三室一厅,如同进入一间配套齐全的学生寝室。25岁的杨华(化名)就住在这间“公寓”,他租的是6人间的一个下铺,每月260元,包水电、包上网。
    
      杨华是福建泉州人,两年前从厦门大学毕业,在当地一所学校当老师。“想有一番更大的作为。”今年初,他辞职上北京闯荡,遇到很多挫折又来到了重庆。他说,刚到重庆时身上只有1000元,而这1000元还是信用卡透支的。找到这种出租床位的公寓,就立刻住下了。“住在里面的都是差不多境遇的兄弟。”杨华说,工作的地方就在405车站对面,帮人家做广告,收入不固定。“运气不好的话一个月1000。”他算了一笔账,每月房费260、饭钱600,身上几乎不剩钱。快到中午的时候,杨华出去了一会,在楼下端上来一碗小面,3块钱。他说,有时候会很茫然,不知道未来在哪里。郑伟是杨华的房东,他说自己也曾是北漂,知道这些大学生的不易。“现在租床位的大学毕业生越来越多了。”他说,商圈周围很多家这种出租床位的,都是针对找工作的大学生。在他这里租床位的毕业生,基本都在观音桥商圈上班。“做销售跑业务的居多,一月也就千把块。”郑伟摇摇头感叹。 (博讯记者:梦已醒)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12/20091226212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