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王友金指刘晓波判刑重:以言入罪 恐窒碍学术研究
(博讯2009年12月26日发表)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来源:明报 (博讯 boxun.com)

    
    对於刘晓波被判囚11年,中国政法大学客座教授王友金指出,从以往判刑经验看,这个刑期很重,而且刘晓波案根本证据不足,判1年或判10年都是不公平、不合法,是以言论入罪。研究中国法律的立法会议员梁美芬表示,美国等外国政府近日均声援刘晓波,可能令法院认为刘的行动有外国势力在背後,因而判得重了。
    
    证据不足判一年也不合法
    
    根据中国《刑法》第105条,「组织、策划、实施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对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大的,处无期徒刑或者10年以上有期徒刑;对积极参加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对其他参加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以造谣丶诽谤或者其他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大的,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
    
    王友金说,以过去经验看,11年判刑是很重,然而从法律原则讲,刘晓波根本没罪,因为证据不足,《零八宪章》和那些在网站上刊登的文章,只是批评中国贪污腐化、专政,都不足以构成煽动颠覆国家。他又指整个审判不透明,没理由这宗案件不能让记者和刘晓波妻子参加,亦没理由禁止律师透露案情。他形容,这次审判开了坏先例,很多学者会担心所发表的言论被指是煽动颠覆国家,这情况令内地的学术研究存在很大危险。
    
    梁美芬:外国声援现反效果
    
    梁美芬表示,通常这条罪会判监3至5年,今次重判11年,她称可能因一些外国政府都声援刘晓波,令法院怀疑刘晓波是否有外国势力在背後支持,结果声援出现反作用。
    
    根据中国法律,刘晓波可於10天内,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上诉,若仍败诉,他可以向检察院、最高法院甚至国务院申诉,要求重审。
    
    刘晓波妻:他可以坚持下去,我也能 丈夫出狱时已65岁
    
    明报/「他让我在外面,尽可能高高兴兴地生活;我让他在里面,尽可能安心生活。」刘晓波妻子刘霞25日到庭听取判决,这是他们9个月来首次见面,宣判後她获准与丈夫交谈10分钟。刘霞事後说,虽然丈夫11年後刑满出狱时已65岁,
    
    「只要他可以坚持下去,我也能坚持」。
    
    获准见10分钟 9个月来首次
    
    北京昨日气温只有摄氏零下7度,刘霞身穿黑色羽绒服、头戴黑冷帽、围巾、灰黑格仔大颈巾到法庭听宣判,她在公安「护送」下回家不久,大批境外传媒赶至采访。
    
    刘霞在院子里接受访问时面带笑容,显得很平静。她说,很满意自己在庭上见丈夫时的表现,因为刘晓波看到她时也有点头微笑,在宣判後与丈夫谈话的10分钟内:「反正就是他看着我笑,我看着他笑吧,然後他说他上诉,我说那好。他让我在外面,尽可能高高兴兴地生活,我让他在里面,尽可能安心生活」。被记者问及最大心愿时,刘霞笑言是刘晓波明天就回家。
    
    48岁的刘霞早於1982年就认识刘晓波,直至1998年刘晓波被囚时二人在大连劳教所举行婚礼。丈夫被关押期间,刘霞以看书度日,偶然亦画画摄影。谈及对中国政府处理异见人士的看法,刘霞表情变得严肃:「中国从来不是一个她自己宣扬的发达的,什麽民主的、文明的国家,完全是一个野蛮的国家,一个不讲理的政府。」
    
    关了一个刘晓波 关不住对自由民主的追求
    
    明报社论/内地异见人士刘晓波以言获罪,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成立,入狱11年。在刘晓波刑满出狱之前,当然不可能再公开地听到他对专制独裁的鞭挞,但是人们对自由民主的追求,不会因为刘晓波的身系囹圄而终止。我们认为,现行政治体制已经不能解决中国面对的各种矛盾和问题,而中国目前景,正好给中共推动政治改革提供一个有利空间,以建立一个长治久安的体制,避免到沉疴难起被迫调整之时,国家和民族都要付出极其沉重的代价。
    
    刘晓波以言获罪四进牢房
    
    诤言恶言只在一念之间
    
    刘晓波这次被投狱,是六四事件之後第四次,也是刑期最长的一次,若他能够坚持到11年後刑满出狱,届时已经65岁。刘晓波一介书生,33岁哪年在六四事件後期参与绝食以示对学生的支持,自此走上异见人士之路,此後断断续续因言论被判罪,多次进出监狱,他的情较为罕见。
    
    在内地,过去数十年当局以言入罪,对付异见者,刘晓波并非孤例。例如当年魏京生提倡第五个现代化──政治现代化,也是因为以言获罪,被判坐牢,1990年代初因为大陆首次申办奥运,魏京生获得假释,被变相流放美国迄今。但是,魏京生只进出监狱一次,刘晓波则是第四次,刘晓波所显示坚持与执着,是另一种层次。
    
    判决书所披露刘晓波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证」,涉及《零八宪章》和其他6篇文章。其中那6篇文章,是刘晓波写於2005年10月至2007年7月之间。若这些文章构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当局应该早已采取行动,但是到2008年12月刘晓波发起签署《零八宪章》之後,当局才一并秋後算帐,证明《零八宪章》是令刘晓波与当权者关系白热化的最後一根稻草。
    
    另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12年前(即1997年)首次出现於刑法条文,当年用以取代过时的「反革命」罪名,被认为是一个进步,因为「反革命」罪的最高刑罚是死刑,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最高刑罚则未至於死。不过,从有案可稽而言,被判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成立的人之中,刘晓波的11年刑期,是迄今最高的,可见当权者对刘晓波的「高度重视」。
    
    判决书所提及的6篇文章,显示刘晓波观点鲜明,对中共和专制独裁的鞭挞,剑及履及,他的一些遣词用字辛辣,当权者看在眼里,本应视为逆耳诤言,不幸被理解为恶性攻击。其间拿错失,只在当权者的一念之间。
    
    例如:在题为《多面的中共独裁》的文章中,说到目前中共采取的「实用灵活的操控方式,……都是独裁者维持最後统治的权宜之计,根本无法长久地支撑这座已经出现无数裂痕的独裁大厦」。在题为《独裁崛起对世界民主化的负面效应》的文章中,刘晓波说「要消除独裁中共的崛起对世界文明的负面效应,就必须帮助世界上最大的独裁国家尽快转型为自由民主的国家。对於全球民主化的伟大事业来说,中国是整个布局上的关键一环,盘活中国,满盘皆活。」在题为《难道中国人只配接受「党主民主」》的文章中,刘晓波说到「国人何时尝到过当家作主的真正解放的滋味?中国何曾走出过专制王朝的治乱循环的历史怪圈?」
    
    这些文字确实火辣辣,对於当权者虽然不中听,不过刘晓波只是行使宪法所赋予的言论自由权利;另外,刘晓波文章的主旨尽皆推动自由和民主化,宣扬和探讨非暴力的渐进政治改革,事态性质本属理性讨论,当权者不循真理愈辩愈明处理,而是选择手执的法律工具和专政机器打压,诚属不幸。
    
    从判决书所显示官方的逻辑理据,关於刘晓波的「罪证」,其实十分薄弱,其中大量列出刘晓波的文章在互联网的点击率,以之判处刘晓波「影响恶劣,属罪行重大的犯罪分子」,更使人觉得极其牵强之至。因此,刘晓波的案件,只是当权者意图以法律手段解决政治问题,主观臆测,胡编罗织所谓罪证,重判刘晓波。有分析认为,刘案只是当权者以杀鸡儆猴手段,禁绝异见者的声音。但是《零八宪章》有303名发起人,迄今国内外已有逾万人签署,如果刘晓波因此以言获罪,其他参与发起和签署的人,莫非也触犯了法律,只待当权者何时动手而已?
     刘晓波所宣扬和追求的民主自由,是普世价值,全国不会因为当权者关了一个刘晓波而万马齐瘖,一定还有其他人前赴後继,为民主自由而舍死忘生。若当权者的思维是「有多少,关多少」,绝非中国之福,而是民族的灾难。
    
    高压统治不能永保江山
    
    中共应以史为鉴主动改革
    
    按中国的GDP增长,就算今年未能超越日本,晋身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相信明年或後年也会实现。经过31年改革开放,中国在中共领导下,经济上取得划时代的巨大成就,积弱逾百年的民族复兴,已经不是梦想。不过,中国面对政治丶经济丶社会等各方面问题,现行体制无法解决,例如官场的贪污腐败状丶各地官逼民反此起彼伏的群体事件等,全国人民和国运宛如放在里面翻滚澎湃的压力锅
    
    之上,正等着它什麽时候炸开来。有识之士对此忧心忡忡。
    
    目前中国的物质条件和经济实力,其实给当权者提供了一个主动推行政治改革丶建立一个更民主制度的有利空间。中国的当权者应该以史为鉴,因为中外历史上,无一个独裁腐败的政权,可以靠长期的高压统治而保住江山。我们希望中共拿出当年经济改革开放的勇气和魄力,顺应民主化的历史潮流,带领中国人民开拓一条长治久安之路,则中共的政权不但因而更加巩固,中国亦可确立万世太平的基业。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12/20091226074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