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重庆一原副局长家中失窃 不报案却问行贿人咋办
(博讯2009年12月23日发表)

     
     来源:重庆晚报 
       家中失窃,不报警却问行贿人“怎么办”;涉嫌受贿84万元,昨日在沙区法院受审 (博讯 boxun.com)

    
      北碚区公安分局原副局长王小恒利用手中职权,多次帮助从事色情经营的“三溪花园”逃避查处,并在监管上为北碚爆破工程处大开“绿灯”,为此先后受贿84万余元。昨日,52岁的他在沙坪坝区法院受审。法院没有当庭宣判。
    
      检方指控他受贿84万
    
      检察机关指控,1998年12月到今年4月,王小恒在北碚区公安分局担任副局长,分管治安、消防等工作。期间,“三溪花园”负责人郑方林和龙正兵,为了能顺利经营从事色情行业的“三溪花园”,多次向王小恒行贿。郑方林承包了北碚爆破工程处后,应王小恒要求,每年还将利润的三分之一作为干股分红送给王小恒。几年中,王小恒先后收受郑方林、龙正兵贿赂84万余元。
    
      检察机关认为,王小恒的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建议法院判处其有期徒刑十三年到十五年。
    
      收钱当起“保护伞”
    
      对于检察机关的指控,王小恒没有提出任何异议。不过他称,在他任职期间,没有发现“三溪花园”有卖淫嫖娼的行为。
    
      检察官当庭宣读了郑方林的证言。郑称,“三溪花园”原来曾设有“小姐部”,有为男性客人提供一次性服务的“小姐”20余人。此后,他们又开始经营木桶浴和药浴,为客人提供全身按摩,也为“有需要的”男性客人提供生殖器按摩服务。
    
      郑方林称,他们知道经营行为和法律相抵触,为了寻求“保护伞”,他们才给王小恒送钱。有了王小恒的关照,他们没有受到警方查过,而周边的娱乐场所几乎都受到过查处。
    
    家中失窃如此“报警”
    
      “我过两天就要出去耍,要照相的嘛,你说可怎么办啊?”龙正兵的一份证言中称,一次,王小恒家里被盗后,给他打电话,说丢了价值十多万元的照相器材。
    
      “他不报警,跟我们说干啥子哦!”龙正兵在证言中称,一个手下当时不解。不过龙正兵懂起了,很快就将王小恒约出来,给了他十万元的现金,让他购买照相器材。
    
      龙正兵还证实,王小恒有一次在闲聊时,提到“终于找到探路者的专卖店了”,之后还带着他到了位于大都会的专卖店。在王小恒挑选了帐篷、睡袋、衣服等野外用装备后,他用现金结了账。
    
      受贿款用来放高利贷
    
      当检察官问王小恒为什么要收别人送的钱时,王小恒答:“想钱。”他还告诉法官,自己受贿后,都回家交给了妻子处理。
    
      检察官宣读王小恒已过世的妻子的证言时,王小恒听得特别认真。他妻子在证言中称,丈夫平时喜欢汽车、照相和越野。
    
      王小恒妻子的证言,还说明了王小恒所得受贿款的去处——借给王兴强放高利贷,他们收取利息。
    
      “如果没有对我采取行动”
    
      整个庭审中,王小恒一直低着头。让他发表意见时,说得最多的就是“没意见”。但当检察机关宣读他的“到案经过”时,他的话一下多了起来。
    
      王小恒告诉法庭,王兴强因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公安机关拘留后。就有很多人说他是王兴强的保护伞,很多朋友都打电话过来问。今年7月16日,他主动到市公安局找纪委工作人员,陈述了自己和王兴强等人的交往过程。
    
      “你陈述的只是你和他们的正常交往,并没有交代今天起诉书指控的内容。”检察官说。“如果当时纪委领导给我更充分的时间,如果当晚专案组没有对我采取行动,我一定能主动把事实交代清楚……”王小恒的声音越来越小。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12/20091223084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