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深圳4名女工登上时代周刊成为中国工人代表(图)
(博讯2009年12月20日发表)

    来源:中国经济网
    深圳4名女工登上时代周刊成为中国工人代表
    左起:肖红霞、彭春霞、黄冬艳、邱小院。黄冬艳拿的就是《时代》登的她们的合影复印件。“中国工人”作为群体获评《时代》2009年度人物亚军。
    深圳4名女工登上时代周刊成为中国工人代表


    《时代》评价称,中国经济顺利实现“保八”,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继续保持最快的发展速度,并带领世界走向经济复苏,这些功劳首先要归功于中国千千万万勤劳坚韧的普通工人。
    
    7名来深建设者成为《时代》周刊2009年度人物“中国工人”的代表,其中4女性昨接受记者采访
    
    12月16日,最新一期的《时代》周刊评出了2009年度人物。让人眼前一亮的是,除了像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和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这样的“权势人物”之外,平民味儿十足的“中国工人”作为唯一上榜的群体人物位居亚军。
    
    在介绍“中国工人”这一群体时,《时代》周刊这样描述:“在深圳一家LED工厂,《时代》周刊的记者遇到了一群年轻的男女,他们都是外地来深圳的务工人员,同时也是推动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动力……”文章配发了7名来深建设者的照片和他们简短的故事。
    
    肖红霞、彭春霞、黄冬艳、邱小院、李春英、邓涛、曹彬……这群来自深圳的普通工人成为千千万万勤劳坚韧的中国工人的代表,一夜之间,他们的笑容传遍了世界。他们来自深圳哪家企业?有着怎样的故事?昨日,记者辗转找到了深圳“中国工人”中的4人(李春英,女,34岁,湖南邵阳人、邓涛,男,21岁,湖南常德人、曹彬,20岁,四川成都人,因种种原因未能接受采访),从他们的故事中,我们真切地感受到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一个侧影。
    
    湖南邵阳市洞口县人 31岁 车间主管
    
    “我要把家安在深圳”
    
    在《时代》周刊刊出的4名中国女工的介绍中,肖红霞被排在第一位。说来也巧,无论是生活或工作中,肖红霞也是大家公认的“老大”。工友们说,她是车间里的主管,职务高,生活阅历丰富,办事牢靠。
    
    肖红霞告诉记者,17岁那年她初中毕业,她和堂姐南下到广东打工。起初,她跟堂姐在饶平一家相框厂做工,每月800元工资。在这个厂,肖红霞干了一年多,为了赚得更多,也为了让老家的父母过得更好,肖红霞辞职后只身一人来到深圳,先是在一家纸品厂工作,活不但累,赚的还没有在饶平多。她曾多次想回老家,但转念一想,既然来了就要干出一个样子来,就坚持了下来。不过,很快她又换了收入稍微高一点的一家电子厂。
    
    从1994年到现在,肖红霞先后在14家工厂打过工,5年前进入莱依迪光电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工作时间也是最长的。“我们厂是生产节能灯的,我来现在这个厂还是我以前厂里的主管把我挖来的,因为我做节能灯工种已经很多年了,无论是技术还是管理我都能胜任,来了这里以后,公司还提拔我做生产主管,管理着20多个人,每周日还能休息。”肖红霞高兴地说。
    
    1998年回家过春节时,肖红霞经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老公张治儒。2000年结婚后,丈夫张治儒也来到深圳打工,目前他们有一个6岁的女儿,一家人十分幸福。
    
    说起家,肖红霞最愧对的是爸爸。她说,爸爸辛劳一辈子没有享到什么福,该享福的时候却去世了。“爸爸63岁就去世了,得的是胃癌。他临终前托付我两件事,一是照顾好妈妈,二是给弟弟找一个对象。”
    
    如今,肖红霞把年迈的妈妈接到深圳住了,弟弟也找到了满意的对象。肖红霞告诉记者,他们租住的是一个三室一厅的房子,一家三代人生活在一起其乐融融,十分幸福。
    
    “我今后就把家安在深圳了,深圳的经济发展很快,是一个大都市,在这里生活有一定的幸福感。我周边很多朋友都打算把家安在深圳呢。”肖红霞说。
    
    邱小院
    
    广东梅州南口瑶上人 26岁 生产组长
    
    准备自己创业
    
    1999年,刚满16周岁的邱小院独自来到了深圳八卦岭一家电子厂,每月工资仅500元,邱小院省吃俭用,将大部分工资寄给弟弟读书、生活。
    
    直到2002年,邱小院进入了莱依迪公司,她开心地发现,这个公司的发展前途比之前的电子厂更广阔,“这里有先进的管理经验,先进的电子制作设备,严格的管理制度。”邱小院凭着自己此前在电子厂的技能,很快就从一个普工,当上了一名测试、封胶组组长,而工资也飞涨到2000多元。
    
    2006年,邱小院与同一家公司的维修工相爱结婚,并在当年生下一个可爱女儿。“那时出来打工只是一心为弟弟、为家人考虑,而现在我有了女儿,弟弟也即将毕业走出社会,我也开始替自己考虑了,在打工的这么多年里,我得失各半,得到了现在的幸福家庭,失去了和自己家人的团圆。”
    
    尽管邱小院现在是公司的管理人员,但她并没有留在公司继续发展的长远打算,她希望拥有自己的一番事业,不管是开小商店,还是开个公司自己打拼,都是不错的选择,邱小院认为自从有了女儿和丈夫后,她的生活就多了一份寄托。
    
    湖南邵阳市洞口县人 21岁 普工
    
    “打工挺累,但我喜欢”
    
    彭春霞是4个女工中年龄最小的,她和肖红霞来自同一个县,也是最后一个接受记者采访的,她一直在流水线上忙,她的位置很重要,所以不能提前离开岗位。
    
    像数以百万计的中国年轻女性一样,彭春霞17岁就随着移民大军来到深圳。3年前她进入莱依迪光电科技(深圳)有限公司的,肖红霞成了她的顶头上司。在肖红霞的口中,彭春霞是个性格内向的女孩,平时不爱说话,但工作起来十分认真,也很利索,人更是勤快,她做的活都很细腻,质量也是最好的,年年被公司评为优秀员工。
    
    彭春霞称,她家姐妹三人,她排老二,自己平时不喜欢玩,也不上网,更少逛街,来深圳3年了,只去过3次关内。“特区给我的印象很深,大楼大厦很多,城市建设真的很美,这说明深圳的经济有活力,我们在深圳打工也促进了经济的增长,虽然我的贡献不是很多,但积少成多,深圳的建设离不开外来工。”
    
    采访彭春霞时,记者问一句她答一句,从不主动说话也不多说话。采访时她一直在搓手,显得很紧张,相比同龄人,她更加朴实,不化妆也不染头发。“在我的家乡,大多数人都为谋生而离开家乡。”她说,“我还是小女孩的时候,以为来这里打工是乐趣,现在知道不是。”她表示,虽然这份工作很繁重,每周只有星期天休息,但也比上几代人的生活好多了。“挺累的,但没关系,我喜欢这里的生活。”她说,“有工作可做就是幸福的。”
    
    记者问她有什么理想时,她说今年最大的理想就是找到自己中意的男朋友。
    
    黄冬艳
    
    湖南邵阳武田县人 36岁 生产组长
    
    幸福生活一直延续
    
    在4个女工的合影中,黄冬艳是梳着一头马尾辫、向右侧着身子坐在3个人的中间,为何只有她坐着拍照,黄冬艳笑着说,可能是自己在7个人中间属于年龄最大的,身边的3个姐妹都很尊重自己才让她坐着。
    
    冬艳记得那天是老乡肖红霞叫去拍照的,冬艳平时就很喜欢拍相片,愿意自己最美的音容笑貌留下来,做永久的美好回忆,“十几年前拍照,用的是傻瓜相机,现在大家的生活好起来了,都用起了数码相机,拍出来的相片,立即就能看到,现代化的技术发展真的好快;那天美国摄影师的相机更大更先进,我们从上午9点开始拍,到中午两点才结束,摄影师不停地要我们摆姿势,看着那大相机我们不是很自然,多少有点紧张。”
    
    相片出来后,冬艳笑着说,家人都还不知道她上《时代》的事,打算迟些再告诉家人。
    
    黄冬艳在湖南邵阳武田老家排行老五,上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家里经济情况较好,全家人对她宠爱有加,“我在家很少做事,没吃过苦头,生活在这么一个家庭里,我是十分幸福的。”
    
    直到1998年,25岁的冬艳才第一次走出家门,来到东莞一家工厂做起了普工,那时她的收入只有500元,在工厂辛苦工作4年以后,2003年初,她又来到深圳,与亲戚开了一家饭店,“那时开店,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支持,没几天我们的各种执照就拿到手了,刚开始时,生意还挺红火的,但后来经营出了一些问题,熬了1年多的时间,生意就彻底失败了。”
    
    在冬艳一筹莫展的时候,2004年8月,在肖红霞的引荐下,冬艳来到了莱依迪公司,“那时来到公司看到这里的流水线,我觉得很好玩,这家公司每天上8小时的班,我把每天该完成的工作都按时按质完成,下班后就能舒舒服服地回宿舍睡觉了。”在此后的几年间,冬艳的工资收入也从几百元提升至2000元。2006年,冬艳回到老家生了儿子后,第二年带着幸福再次回到莱依迪公司上班。
    
    自外出打工拼搏至今,冬艳工作过3个工厂,所见所闻让她成长很快,由于她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很快就成了公司的骨干、业务领头人。“现在,我看到身边的一些年轻打工族,身上都挂着MP3、时尚手机,要是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
    
    一周前,一直在家照顾小孩的丈夫来到深圳与冬艳团圆,但不久又转到广州,做起了一名装修工。“我找到了一个最好的婆婆,也找到了一个最好的丈夫,我会爱他一辈子的。”
    
    采访内幕
    
    起初他们不知道为何拍照
    
    说起被《时代》周刊记者的采访,肖红霞表示那纯粹是一个意外。
    
    肖红霞说,上个月她老公的一个朋友称美国一家杂志想让他帮忙找几个工人进行采访,没说具体采访内容。11月15日是周日,肖红霞就约了厂里关系较好的6个工友,如约来到公司对面的一家四星级宾馆接受采访。
    
    来了三男一女,带头的是一个美国人,他是美国《时代》周刊的文字记者,中文名叫王霜舟,女的是助理兼翻译,其他两名中国人则负责摄影。王霜舟问了她们的生活和工作情况后,摄影师便开始给他们拍照。“他们用的相机看起来很古老,不能当场看图像,拍了很多次,我们的姿势也是按照他们的要求摆设。采访一直持续到中午,大概用了4个小时。”自始至终,他们都不知道《时代》周刊拍这组照片是干什么用的,他们觉得,只是帮朋友一个忙。
    
    直到昨天,有朋友告诉他们,他们上了美国《时代》周刊,才弄明白那个美国人拍那么多照片的目的。一夜之间成了“名人”,对于他们而言,刚开始还有些不知所措,然而生活并没有变化,很快,他们就平静下来。
    
    “看到自己上了世界知名的美国杂志,我好惊讶啊!心里还有点慌,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一个月前我们去酒店拍照,我们也没向对方询问拍照要做什么用,到最后拍完照了我们还签了一个协议,对方说明会使用我们的肖像,希望征得我们的同意,我们就签字了,拍照也没有任何报酬。”黄冬艳是4个人中最迟得知自己上《时代》的。
    
    为何选择在深圳拍摄“中国工人”?《时代》周刊美国记者王霜舟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说,这也是一个机缘巧合,因为肖红霞老公的一个朋友认识王霜舟,王霜舟辗转找了肖红霞,没想到肖红霞一口答应下来。
    
    王霜舟说,他拍摄的这几名工人只是普通的中国工人,他并没有做过任何事先设定条件的挑选。正因为这样,他们才更能代表成千上万的中国工人,从一个侧面上说,他们也是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象征。中国经济顺利实现“保八”,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继续保持最快的发展速度,并带领世界走向经济复苏,这些功劳首先要归功于中国千千万万勤劳坚韧的普通工人。毫无疑问,要战胜这次国际金融危机,中美两国央行行长都是关键性人物,他们的实际贡献是有目共睹的,上《时代》的榜单,也算是名至实归。但是,一个国家再好的经济金融政策,也必须有最基层或者说一线的工人来落实。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带动了全球的经济,而这一切都离不开千千万万一线工人们的艰苦劳动和聪明才智。他们作为全球唯一的群体人物上《时代》周刊的年度人物榜,同样是名至实归。
    
    (深圳新闻网-晶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12/20091220132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