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深圳遭撕票学童父亲指责警方公布信息延误
(博讯2009年12月15日发表)

    来源:金羊网
    深圳学童绑架案追踪
     (博讯 boxun.com)

    ●“撕票案”受害人父亲陈先生说,孩子上三、四年级时,他和妻子每天都接送孩子上下学。但孩子已经上五年级了,而且家里距离学校不到200米,没有必要再接送孩子了。如果警方在第一宗学生绑架案发生后立即公布信息,提醒家长留意校园周边的治安,他和妻子一定会抽出时间来接送孩子,悲剧也不会发生了。
    
    ●陈先生说,事后他看到警方公布的信息,一些内容与现实不符:“案件明明发生在11月17日,警方却公布是在11月7日。”
    
    本报深圳讯记者全良波报道:陈先生家距离深圳园岭小学不到200米,11月17日,在这仅仅200米的路上,陈先生儿子园岭小学五年级9班学生陈豪却遭遇绑架,最终被撕票。昨日,陈豪父亲现身,直指警方发布信息不及时是造成儿子被害的间接原因。
    
    儿子被撕票后,惨遭分尸
    
    昨晚7时许,记者在园岭小学一分部门口见到了陈先生。
    
    陈先生说,他家距离学校不到200米,11月17日16时10分许,陈豪在放学路上遭遇绑架。17时许,妻子看到儿子迟迟没有回家便到处寻找,直到18时41分绑匪来电索要赎金时,才确认儿子被绑架了。
    
    “接完电话后,我整个人昏倒了近15分钟。”陈先生说,他醒来后,亲自到园岭派出所报案,一边按照绑匪要求筹备资金。当时绑匪要求赎金100万元,他四处向朋友借钱,好不容易筹完后,警方也传来破案的消息。11月18日,警方打电话告诉他,绑匪已经抓到,但是孩子已经被杀害了。警方还向他透露,孩子遇害的时间是11月18日的凌晨3时,妻子在派出所里昏倒在地。直到11月21日,他们才在殡仪馆见到儿子的尸体。
    
    陈先生说,当时根本无法确认那是自己的儿子,“儿子身上没有一块是完整的。”陈先生估计,儿子至少被砍了60刀,而且左耳不见了。
    
    一公交车司机,竟是绑匪
    
    陈先生介绍,当得知作案的是老乡孔某等三人时,他一直不敢相信是真的。
    
    三名嫌疑人中,孔某是陈先生梅县同一条村的老乡,事发前在深圳巴士集团64路公交车当司机,另外两名嫌疑人是孔某妻子的哥哥和弟弟。陈先生说,他经常到一名老乡处喝茶聊天,孔某也经常到这名老乡那里玩,通过老乡双方相互认识了,然后大家交往才开始密切。11月17日天气比较寒冷,当天下午他和一名老乡还给孔某打电话,约他出来吃火锅,当时孔某还声称人在广州回不来,想不到下午却绑架了自己的孩子。
    
    “媒体猜测我跟绑匪之间有经济纠纷,这根本就不属实。”陈先生称,他家里共有八兄妹,他最小,家里经济环境一般。1995年,他身无分文来到深圳打工,好不容易在深圳组建了家庭,月收入仅4000元,妻子没工作。在与孔某的交往中,也没有与孔某结怨,一直想不明白孔某的作案动机。“孔某是我同村老乡,我真心待他,他却做出了令人发指的事情。”
    
    警方公布案件,内容有误
    
    深圳学生绑架案发生后,警方迟迟没有公布信息,这在社会上引起众多争议。陈先生说,警方公布绑架的信息姗姗来迟,而且事后公布的信息中漏洞百出。
    
    陈先生说,孩子上三、四年级时,他和妻子每天都接送孩子上下学。但孩子已经上五年级了,而且家里距离学校不到200米,没有必要再接送孩子了。如果警方在第一宗学生绑架案发生后立即公布信息,提醒家长留意校园周边的治安,他和妻子一定会抽出时间来接送孩子,悲剧也不会发生了。
    
    “很多问题我还是没有弄明白,绑匪为什么这么残忍,作为家属我有权知道案件的细节。”陈先生说,“作为一个受害者的家属,我愿意公布案情,希望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悲剧不要再在其他人身上发生。”
    
    陈先生说,事后他看到警方公布的信息,很多内容与现实不符,“案件明明发生在11月17日,警方却公布是在11月7日”。在侦查过程中,警方也存在着过错。
    
    昨日下午,记者再次联系深圳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助理、宣传处相关负责人周保军表示,本周内,深圳市公安局不会举办关于绑架案的新闻发布会。对“不发布”是国际惯例这一说法,周保军表示是有关媒体的误传。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12/20091215140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