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新任河南書記卢展工:官員是人民的保姆(图)
(博讯2009年12月03日发表)

    事過多年,許多福州人還記得,2002年中共十六大閉幕當天,福州市鼓樓區舉行了盛大的歡慶活動。這個歡慶活動原本是為慶祝省委書記宋德福高升而籌備的,結果,他們的願望落空了。
    儘管這次黨代會有13位省級一把手晉升,包括4位原政治局委員升常委,9位從省級書記升政治局委員,占了31個省份中的42%,高升者中卻沒有宋德福的名字。
    福建失落了。論資歷、論年齡、論政績、論與新任總書記胡錦濤的關係,具有各方面優勢的宋德福,為什麽在十六大不能晉升?到底是什麽原因阻擋了宋德福?宋德福的未來將會如何?人們紛紛猜測。
    艾仰樺、陳曉銘在《胡錦濤的團隊》一書中,將宋德福列為“共青團派”四大天王之一,與政治局委員王兆國、王樂泉、劉雲山相提並論,並披露,舉行十六大時,宋德福已經查出身患癌症,無法承擔更重的使命。對於胡錦濤來說,自己剛登大位,就折損大將,實在是非常無奈的。十六大後,宋德福雖然還撐著工作了一段,但終究戰勝不了凶險的病魔,於十七大前的2007年9月13日逝世。
    鑒於宋德福不僅不能承擔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職責,就連主政福建也已經不能承擔了,中央才扶植比宋德福小六歲的盧展工繼任。
    
    趕過牛車馬車的黑龍江知青
    
    從黑龍江的插隊知青到中專教師,從浙江省嘉興市委書記到浙江省委副書記、河北省委副書記,從全國總工會副主席直至福建省省長、省委書記,1952年出生的盧展工,從一個普通幹部成為威重一方的“封疆大吏”。
    盧展工1969年隨浙江省首批知青到黑龍江富錦新立屯插隊。1972年,盧展工揮淚告別鄉親,進黑龍江建工學校讀中專,畢業後留校任教。恢復高考時,不願誤人子弟的盧展工又考入哈爾濱建工學院,畢業後被分到浙江省建工局。
    官方媒體宣揚說,對於事業上的成功,盧展工謙虛地說:“我是許多知青中極普通的一個,跟別人沒什麼不同,只不過趕上了機遇。下鄉時趕過牛車馬車,上學時當過班長、團支書,工作後只知腳踏實地地幹,從沒想到當官。”
    對在黑龍江度過的歲月,盧展工毫不後悔。他說:“沒有在黑龍江的13年,就沒有我的今天。北大荒的生活對我今後一生成長有決定性的作用。它磨煉了我的意志、性格和吃苦耐勞精神;它使我熟悉農村,瞭解農民,密切瞭解同群眾的血肉聯繫;它教我懂得了黨的幹部應時刻想著群眾,不搞形式主義,不擺花架子,真心實意為人民謀利益。”“有的人一當官就飄飄然,看不起人民群眾,其主要原因就是缺乏艱苦的基層鍛煉。”
    盧展工2001年入閩,2003年出任省長,稍早之前入閩的,是原福建省委書記宋德福。
    當時,中央調宋主政福建,意圖非常明顯,是要福建儘快從當時的廈門遠華特大走私案的陰影中走出來。宋德福患重病,2003年5月住院治療後,中央確定盧負責福建省省委的日常工作。此時,盧出任省長剛好四個月。
    2004年2月,中央宣佈盧展工任省委代書記。同年12月,正式任命為省委書記。
    
    上任後不按常規“出牌”
    
    2003年盧展工當選福建省省長後,即提出了“建立對人民負責的政府”的目標。
    他說:“負責的政府對人民的承諾,要說到做到、一定兌現”;他還為新一屆省政府成員提出四條原則:提高素質,紮實做事,廉潔自律,加強團結。很多人把這幾點要求,視作新省長的履新誓言。
    當地媒體報道,2003年開始,福建的廣大農民即從盧展工主持下的農業特產稅的改革中真正得到實惠。盧展工力排異議,使福建省除保留煙叶和原本收購環節兩個品目的農業特產稅外,其餘品目的農業特產稅均暫緩徵收,同時停徵屠宰稅。他還強調,有關收購單位和收購者不得藉機壓級壓價,要確保農民能從改革中真正得到實惠,實現農民增收的目的。
    對於新領導班子的“亮相”,不少人給予好評:“省領導以負責的精神展開工作,老百姓就能得福了!”
    
    盧展工
    
新任河南書記卢展工:官員是人民的保姆

    
    履新雖不久,但盧展工對促進福建發展的思路非常清晰。“項目帶動戰略”即是他與政府決策層在科學調研之後歸納的結論和重大決策。所謂“項目帶動戰略”,他詮釋了其內涵:不單純是工程建設項目,而是以促進社會主義物質文明、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協調發展為建設內容的項目;是圍繞發展這個富民強省的第一要務,服務於發展這個大局,謀發展、抓發展、促發展,做好各方面工作的項目;是促進區域經濟協調發展,增強經濟競爭力的項目。實施項目帶動戰略,就是要以項目帶動集聚生產要素,促進投資增長,增強經濟綜合實力和發展後勁;以項目帶動轉變政府職能,提高政府運作效能,營造富有競爭力的投資環境;以項目帶動改進工作作風,塑造政府形象,營造良好經濟發展環境,以形成幹事、幹成事的工作氛圍。
    他指出,在今後15年間,福建GDP平均年增長速度達到百分之八點五至百分之九,比全國高一至二個百分點。這對福建經濟的持續增長和發展後勁提出了新的要求。實現這一宏偉目標要依靠項目,由具有廣闊發展前景的重大項目來帶動。
    為此,盧展工每次下基層調研,看得最多的是項目。他和宋德福書記帶著有關部門負責人親自跑項目,各地在向國家有關部委申報、爭取項目中遇到難題,他們積極幫助排解。正由於全省上下的不懈努力,才有近年來煉化一體化、液化天然氣、東南汽車二期等一批重點工業項目,溫福鐵路、京福高速公路二期等一批重點工程建設項目,閩江學院等四所本科院校相繼在福建落地。
    福建經濟增長呈現強勁態勢。在SARS陰影籠罩下,2003年前4個月,福建省國內生產總值依舊增長12.5%,創該省自1998年以來同期的最快增速。
    盧展工常常不借秘書之手,而是親自動筆寫工作報告和講話稿。如甫任省長的第一次工作會議上的講話稿,就是他親自操筆。2002年6月深入閩北山區,就新形勢下如何開展農村工作的調研報告,也是他自已一氣呵成。
    他出任省長之後,常輕車簡從,深入基層調研,足跡已遍佈八閩大地。僅閩北調研,就直接接觸了各級各部門委幹部和老百姓一百多人。2003年3月,非典大規模爆發後,他“私訪”和調研活動更顯頻密。調研途中,他常常臨時停車實施“突然襲擊”,與農民、民眾和基層幹部面對面溝通、交談,傾聽最真實的聲音。
    他的這種不按常規“出牌”法,常令一些習慣於虛以應付的基層官員大感不適。
    儘管赴閩之後一度分管政法和組織人事工作,不過,與他有過較多接觸的閩省官員,對其強烈的改革創新意識和熟悉經濟工作印象深刻。
    一位省廳級領導說,盧省長善於運用市場經濟的規則、發展的眼光和實事求是的精神去處理經濟工作中的矛盾和問題,具有很強的駕馭經濟全局的能力。
    
    怒斥被陳凱拉下水的福建貪官
    
    2003年12月14日開始,福建省委召開全委會。據說,主持工作的省長盧展工,在長達40分鐘的講話中,怒斥了那些被陳凱拉下水的貪官們。2002年,福建全省就有230多名廳、處級官員被收審。據報道,這宗大案由中紀委直接偵查的,福建省委書記宋德福當時傳患癌症,不能視事,由副書記兼省長盧展工主持工作。
    
    陳凱沒有讀過多少書,卻飽經世故,懂得用各種方式拉攏官員,所以在短短的數年間,就從當地默默無聞的無名小卒一躍成為地方富豪。不過“凱旋集團”除了一間房地產公司外,其餘事業皆為酒樓、夜總會等特種營業場所,其中黃、賭、毒更無處不有,這些正是他用來收買官員的工具。
    這次揭發的“陳凱案”與“遠華案”有驚人的相似之處,都是不法富商把大批涉及公安、國安、政府、法院、檢察院的關鍵部門官員拉下水,形成其犯罪集團、活動的保護傘。
    
    從2003年開始,福建在全國率先建立全省農村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將家庭年收入低於1000元的農村貧困人口全部納入保障範圍,確保他們的基本生活。目前全省農村享受低保的人數逾75萬,約佔農業人口的3%。每年財政支付農村低保資金3億多。
    福建的財政不寬裕,嚴格說來還沒有條件做農村低保,但福建不僅做了,而且走在全國的前面。決策者以人為本的講求務實的執政理念,在實踐中得以體現。
    
    農村低保只是福建建設農村社會保障體系的第一步,本著“少一點錦上添花、多一點雪中送炭”的務實精神,福建開始探索建立農村居民醫療保障制度、養老保險制度和貧困家庭子女就學補助機制等,逐步將城市各項社會保障推向農村,惠澤農民。
    讓福建農民受益的,還有盧展工極力倡導的福建“六千”水利工程。
    2004年1月,為解決福建省農村最緊迫、農民最關心、農業最需要的水利問題,時任省長的盧展工提出了加強農村基礎設施建設,分五年實施千萬農民飲水、千座水庫保安、千萬畝農田節水灌溉、千萬方山地水利、千萬畝水土流失治理、千里河道清水等“六千水利工程”。隨後,省委、省政府把這個“六千”工程列入當年為民辦實事項目,採取資金捆綁扶持的辦法推進工程建設,計劃在2004至2008年5年間,為此投入64億,其中省級財政補助11億。
    
    官員要當人民的保姆
    
    人們記得,在2002年那次決定盧展工擔任福建省代省長的省人大常委會會議上,盧展工把為官與保姆的概念“緊密相連”。
    盧展工在就職發言中談“怎樣對人民負責”:作為政府官員,要為人民做事,也要接受人大的監督,其角色類似“保姆”。但我們這些“保姆”都由人民來選。“保姆”幹什麼呢?就是做事情,幹工作。深刻地體會了“保姆”的內涵,盧展工任省長後,第一年作的《政府工作報告》是“建設對人民負責的政府”,第二年是“建設對人民負責的政府,重在落實”,第三年,他當省委書記了,但他在政府強調,“建設對人民負責的政府,關鍵在責任”。
    而在2004年的一次省委常委擴大會上,盧再談“保姆觀念”。他問:“各位是如何選用自家保姆的?”他自問自答:“我想,大家肯定都是要選勤勤懇懇的,吃苦耐勞的,艱苦樸素的,在採購東西時能夠替東家著想的,而不是去選一個大爺,反過來還要你去侍候他。”
    盧展工說,福建要發展,首先是幹部要走在群眾前面,要盡心盡職地為人民服務。我們在選人用人上,在保證政治水平高和工作能力強的前提下,就要像自家選保姆一樣。要形成這種導向,我們的事業才有希望。
    “我始終記住這兩條:一是不把自己當官兒當領導,二是時刻想著怎麼樣為民做事。我們黨的本質就是執政為民。”
    正因如此,盧展工時常強調,對領導幹部的所有要求,最終都落實到“責任”兩字。考察檢驗幹部的最重要標準,就是看這個幹部有沒有責任心。
    盧展工主政福建的時候,福建還未從廈門“遠華特大走私案”的陰影中徹底走出,“明哲保身”是當時的“官場文化”,工作中多數人表現出“不作為不出錯” 、“害怕出事不敢做事”的心態,誰也不願承擔什麼風險。
    盧“對症下藥”。他指出,風險亦有為公為私之別。有些同志把個人的風險看得比天還大,見到風險就躲,遇到難題就避,唯恐一有閃失,丟了自己的烏紗帽。古人云:在其位謀其政。盧的理念是,職務就是責任,責任就是要有所作為,為民謀利。
    
    宋德福放手了也放心了
    
    2004年12月12日下午4點,福州西湖賓館貴賓樓。福建省召開幹部大會,中組部分管地方的副部長李建華宣佈中央決定的福建省委書記和代省長推薦人選。
    一個小時後,沈寂的貴賓樓外初聞人聲,盧展工首先走了出來,中央已任命他為福建省委書記,此前他是福建省委代書記、省長。省長職務,將由原常務副省長黃小晶接任——黃是中央決定的代省長推薦人選。
    在2004年初被任命福建省委書記前,中央找盧展工和黃小晶談話,次日,兩人同往,在京看望宋德福。宋平靜而欣慰地說:“我對福建有感情,病後對福建的牽掛經歷了兩個過程,一是宣佈你為代理書記後,我就放手了,我的責任就輕了;二是宣佈你為書記後,我就放心了,不要再過多地牽掛福建的事了。”
    事後,盧展工坦承,中央這一決定“確實是有利於德福同志能安心恢復健康,另一方面,又體現了對福建幹部的信任”。當時,全國有幾個省的班子變動,基本上都是異地交流,只有福建是從內部產生,中央的決定顯然是考慮了福建的綜合因素而產生出來的。
    盧展工和黃小晶搭班,終結了近一年的宋德福患病後留下的福建省黨委一把手位置空缺懸念。盧在福建的工作表現,充分印證了這一說法。有一個例子在福建廣為流傳,說的是他兼任福建省委黨校校長的時候,曾經騎自行車去省委黨校,悄悄地站在窗外,看教師有沒有好好上課。
    還有一個公開的說法是,在很多會議場合,甚至是關於福州陳凱案,盧展工如果覺得對方做法不對或者說法不妥,都會當場予以駁斥——以福建官場文化觀之,這似乎是讓人家下不了台。
    在福建的學術界,都會口口相傳一個經驗:在盧書記面前,不要輕易提出問題。“他也許不懂,但他會對你提出的問題一直問,一直問,直到問得你答不上來。”福建省社科院一位研究員說。
    “盧為人處事相當嚴謹,對待工作極為認真,遇到屬下不當之事,當面指責,決不顧惜情面。”福建省政府一位高層介紹說。
    但上述人士說,盧本身敢於承諾、敢於突破、勇於承擔責任,為人公私分明,屬下對其“敬怕有加”。盧剛任省長時,福建引資土地緊缺,他親自帶隊到省國土局調研,採用變通務實做法,解決了沿海城市工業用地問題。
    這又跟福建官場文化形成了鮮明對比。福建官員早前在改革開放的一些舉措上受到打壓後,加上其他諸多原因,久而久之形成了“害怕出事不敢做事”的心態。
    當時為改變這一現狀,前省委書記宋德福曾經號召重學20多年前的共產黨員老典型谷文昌。而盧展工在省長任上不久,即提出項目帶動戰略:從抓具體的項目著手,來帶動地方經濟、帶動政府的服務質量。
    
    盧黃合唱“海峽西岸經濟區”
    
    但是當時的福建如何圖謀發展,需要的不是一般的智慧。
    福建兩邊與珠三角和長三角相鄰,在兩大當下中國經濟高地的擠壓之下,福建被稱作是“杠鈴的中間”。
    
    福建的邊緣化危險。”一位接近省委高層人士說,省裏越來越意識到,外面提起福建的事情越來越少,福建可以拿來說事的不多。
    就任省委代書記後,盧展工即提出“海峽西岸經濟區”(簡稱“海西”)的戰略。這應該說不是個新的概念,早在上世紀九十年代,福建曾提出過海峽西岸繁榮帶的概念。繁榮帶主要指閩南三角和福州等沿海一帶;“海峽西岸經濟區”範圍則更廣,除了福建區域,還包括浙南、粵東等地區。
    兩個不同提法的區別背後,就在於福建官員認識到,福建不可能獨自崛起,要和兩大三角洲接軌,在裏面爭取產業分工的發言權。
    不過,接近福建省委的一位人士認為,“海峽西岸經濟區,需要得到中央部門的認可,需要得到像發改委、財政部這樣強勢部門的支持,否則得不到落實,願望變成空殼。”上述人士說。
    該人士用圍棋落空來比喻這一戰略的風險性,因此他認為,“海西”的提法,從目前來看,是“政治意義大於經濟意義,戰略意義大於實質意義”。
    一個公認的事實是,福建只吸引了台商的第一波投資,也就是一般的粗加工業,第二波、第三波的電子產業、高科技產業的台商投資都越過福建去了北部。造成這個現象的原因,在於福建的工業基礎實在太差,相關產業無法配套。
    早些年國家對福建投入太少,而且福建的重工業都擺在山區,沿海只有一些少量的輕工業,這樣的經濟結構使福建在吸引台資上吃盡了虧。
    要從根本上改變福建這一現狀,顯然要做艱苦的基礎工作,不是一時三刻就能改變。但是在這一任政府身上,似乎看出了些希望。
    一個基本的事實是,福建正在加緊進行港口、高速公路等基礎設施建設。沿海一批重化工業項目也在加緊上馬——福建有天然良港,臨海工業成為此間發展的一個重點。
    2003年,根據省統計局的資料,福建省固定資產投資增長22.8%,而此前連續四年固定資產投資增長均只有百分之三四左右,2002年才達到8.5%。
    福建省一位高層認為,這也是常務副省長黃小晶成為現在代省長人選的一個重要原因——因為除了黃小晶跟盧展工有相似的務實風格外,黃有10年多的高速公路等相關建設領域的經驗也是被看重的。
    在福建政壇上,黃小晶似乎並不很為人所知。黃小晶1946年出生,福州本土人,南京工學院土木工程系畢業。1980年代,當過共青團福州市委書記,1984-1994年在革命老區龍岩當了10年的行署專員、地委書記;1995年開始,連續兩屆當選福建省副省長,期間分管工交(工業交通)事業,身兼高速公路總指揮。
    在“閩道難於蜀道”的福建,成功地修建了一條又一條高速路,顯然為黃小晶贏得了實實在在的政績。
    2002年福建省人大選舉,新選舉了四位副省長,老一代則紛紛進入人大政協。在福建政壇新人群起的時候,黃小晶能夠愈老彌堅,2003年當選為常務副省長,進而成為中央推薦的代省長人選,不能不說是個奇跡。不過,熟悉福建政壇的人士分析,盧黃搭班,“剛柔併濟,相得益彰”,開展工作的阻力可能不會很大,有助於充分實施“海峽西岸經濟區”的藍圖。
    
    成功落實胡總指示瓦解“福建幫”
    
    2006年11月,中共福建省委選出新一屆常委,與前幾屆相比,此屆班子成員來自五湖四海,外地官員明顯獲重用,本地官員受到壓制,盧展工成功落實胡總指示,瓦解了福建官場的地方幫派勢力。
    新名單中,盧展工續任省委書記,副書記由黃小晶和王三運擔任,鮑紹坤、何立峰、陳文清、李光金、張昌平、陳少勇、袁榮祥、唐國忠、于偉國及陳樺(女)為常委。盧展工原任浙江省委副書記,後由全國總工會書記處書記任上空降;王三運係由四川省委副書記平調福建;鮑紹坤由中央政法委辦公室主任任上空降福建多年;陳文清前一個月從四川檢察長任上調升福建紀委書記;李光金原係江西省軍區政委,月前調任福建軍區政委;張昌平原係湖南岳陽市委書記,廈門遠華走私案後經朱鎔基推薦擔任廈門市長;袁榮祥原係浙江湖州市長任上交流福建;唐國忠原在廣東擔任李長春的秘書;于偉國原係前中宣部部長丁關根秘書。
    從上述名單中可以看出,真正福建本地常委只有黃小晶、何立峰、陳少勇和陳樺四人。本土勢力大為縮水,權力鬥爭自然減少,這有助於福建各界齊心協力謀發展。
    由於歷史原因,福建官場形成福州幫、閩南幫和龍岩客家幫三大派系。福州幫的領軍人物係前任省委書記陳明義和前任省委副書記袁啟彤;閩南幫則以前任政法委書記黃松祿和前任廈門市委書記石兆彬領頭,掌控福建政法系統和廈門、泉州一帶最有經濟活力的城市;客家幫來源於龍岩老革命的後代以及在龍岩工作過的官員,領頭者是現任省長黃小晶。
    這三大派系在福建政壇盤根錯節,但廈門遠華走私案後,閩南幫遭受重大打擊;福州陳凱案後,福州幫受到瓦解。幫派政治導致吏治異常腐敗,像廈門遠華走私案和陳凱案,均牽涉到上百名官員,官場幾乎癱瘓。
    鑒於此,胡錦濤派親信宋德福到福建整治,但宋因身體欠安回北京退養,任務由盧展工接完成。盧四年來穩紮穩打、重用外地官員,終於贏得今天的局面。實際上,類似的幫派政治在內地屢見不鮮,廣東也有梅州客家班與潮汕幫之爭,最後中央空降大員解決。(摘自明鏡出版《諸侯腐敗》)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12/20091203231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